所谓的关东公务游纯文字记录――第一天

从年初回日本开始就盼星星盼月亮地等待横滨地微生物学会召开。

当然,我想大家都不会误会这是因为我对知识这般如饥似渴。
出发点很单纯的在于想去横滨观光以及顺便去东京和小鼻子吃饭,看看演唱会。


提前一个多月就按照前辈的提点在网上订好了宾馆。
姜果然是老的辣,就在我磨磨蹭蹭东挑西拣的时候,就有好几家宾馆被订满了。


周五的下午,早早从实验室开溜,回家吃饭打包,结果还是比预计时间晚了一个小时才到京都站。
好不容易爬上新干线,紧给宾馆打电话要求推迟check in的时间,然后有和小鼻子重新约好见面时间。

因为是在网上预付款,因此check in的过程简单到令人发指。
报出姓名,确认入住时间,问我需不需要网线,然后就给出钥匙和网线,接着就over了 - -
整个过程不到2分钟。

宾馆房间不大,单人床,很典型的business hotel的配备。
可能因为是去年秋天重新装修的关系,整个很干净。洗澡水也够大,水温够稳定。
因为靠近新干线的新横滨站(步行5分钟),周围便利店多如牛毛。
对我来说,已经是满分的选择了。
住三天,总共日元12000出头,居住条件和国内的所谓三星级宾馆相比毫不逊色,觉得这个价格实在太GJ了。

冲回新横滨坐上JR横滨线,再换东急东横线还算顺利地来到涩谷
按照事先约定跑去找八公像,这还要感谢去年和台湾的石放看完舞台剧短暂地东京半日游,不然如此有名地目的地恐怕在东京惊人的人流中也不是那么好找。

这天晚上东京在下小雨,但是丝毫没有抵挡住欧美游人和八公合影的热情,也不知道是不是和去年好莱坞的那部电影有关。
好不容易终于和小鼻子碰到了。

一起去吃饭的地方,一路上她也问我,是不是更瘦了,来了日本以后,体重一直就在默默下降中啊 - -
后来她又告诉我,那天是大部分公司工资日后的第一个周五(大部分日本公司似乎是每月25日发薪),所以是所谓的花の金曜日(简称 花金),出来玩的人比往常更多,而且对日本人来说,晚上8点半以后才是晚饭时间,夜生活的开始。
唉,住在京都久了,越来越古人的我只能频频点头。


去到一家日式连锁料理店。
小鼻子说这地方价格便宜是“庶民の味方”,然后食物比较温和,不太油腻。

我内心凹了一下,毕竟难得外食,我是蛮像想吃点高油脂的东西的。
结果就是很不好意思连店名都忘记了。

点了小鼻子推荐的海鲜豆腐汤加蛤蜊饭地套餐,然后还追加了糖醋风味的土豆炸鸡块。
不得不说,味道真的蛮不错的。

用啤酒干杯(我大杯,小鼻子小杯)之后就开吃了,一开始,一如既往不知说些什么好。
结果半杯酒下肚,各自就开始叽里咕噜说开了。


我一直觉得这是一种魔法,可能就是小时候感情纯真的时候交得朋友才会有的,可以让你不设防的魔法。


和菅野最近的日剧一样,小鼻子的男朋友仍然在孜孜不倦地冲击国际注册会计师的考试。今年为之已经考了4年,5次。
本来说去年底那是最后一次。但是突然间今年考试变成一年两次,于是男朋友决定再挑战最后一次。
周围的人,尤其是小鼻子的父母多少都有些怨言,毕竟两人交往了8年,大学毕业了4年,那个男生基本就是靠着小鼻子在养(考试补习费用和一半的房租有男方父亲负担 - -),东方人都讲究名分的,如此师出无名的事情,做着总让人不放心。
我对她说,一定会好起来,将来一定会幸福的。

其实谁知道将来会怎么样,我只是愿意相信罢了。
而且,很慕她,至少她的未来里面,不是孤身一人。


后来,很自然话题就转到我身上。
ma~
这个年纪,不打算结婚,没有男朋友,甚至说不想找男朋友的人,不被念叨是不可能的。

我挣扎了很久,向她说了实话。

小鼻子先是略微纠结,接着反复确认,最后坦然接受。
然后还很认真分析了回国和留在日本两种选择在私人生活上的利弊。

“もしなんかあったら、隠さないでね。シュチャンはひとりじゃないよ。絶対に教えてくれって、何にも怖くない!ね~”
不知为何,两个中国人聊天,除了不时蹦出上海话,连如此重要的对白都变成了日语。

ma,虽然不是件值得耀宣传地事情,但家人朋友,对我来说重要的人们可以这么自然地就接受了这个事实还是让我非常欣慰的。


回到宾馆已经快要12点了,把从便利店里买回来的食物塞入冰箱,洗洗刷刷之后就睡觉了。
宾馆的浴衣穿起来倒是意外的蛮舒服的。

另外,那天店里的服务员一半都是中国人。
和风气保守的京都不同,首都圈地区,服务业里同乡真是比比皆是。
大家都很努力在异国他乡踏踏实实地生活着。

一年了啊

一眨眼搬到京都已经一年了。
与其说是开始习惯这个安静节奏缓慢的城市的生活,不如说是总算渐渐适应了。

我果然是在大都市长大的孩子,有时候忍不住就会那么想。

研究室的小政治也开始慢慢把握到主线条,用中国前辈的话说起来,就是――欺上瞒下。
教授大人真的是个好人,但是忙于学校的行政事务,副教授主管的研究,说实在的,进行得不算顺利。
但我,还是毫不后悔选择了京大。

在这里,我更有机会成长为可以独当一面的真正的研究者。
最近,忙到晚上2点回家的时候,身体上累得不行的时候,不知为何,却觉得心里很充实。

一如既往的家电wota,一如既往地在CP wota这条路上越走越。
但,乐在其中,有什么不好呢?

一年了,我似乎有长大了一点,或者说有老去一点?

想到在我这个年纪,我妈已经把我生了下来。
突然觉得有点寂寞。

看生于7月4日的时候,看着阿汤哥躺在床上鼻涕眼泪一把地问:“Who will love me?”的时候,确实地感觉到心脏一阵紧缩。


试着从那个人那里毕业,试着去喜欢另一个人。
但是,不顺其自然的事情,真的太难了。

心里总有一个人留在柔软的深处,也许也是一件好事。
总比让那块地方积水长霉来得好。


开始喜欢料理。
做出好吃的东西,内心愉悦。

对于人类来说,食欲的满足也许是最原始的幸福感吧?

果然,我从来不算是个努力的人。

Data Discussion紧接着是新一轮的感染试验。
这两周始终处在高效率连轴转的状态。上一周每天都弄到10半之后回家,更是有连续3天11点半,连续两天12点之后回去。
这周的开头又是连续三天11点之后回家。

成功地体验了一下最后一个回家最早一个来实验室的“喜悦感” - -
每天下午都要喝一杯咖啡,结果往往是头脑很清新,身体却已经累得不行。
想想再过不到两个月,就正宗27岁了,生理机能果然是要走下坡路了吗?

很想说长这么大,从来就没像现在这么用功过,结果,前天和病毒所的博一聊起来,我才发现,我现在的状态只能叫做勉强做好本分,远远谈不上努力用功。

病毒所某助教,每天10点上班,凌晨3,4点回家。常年如此。
博一效法之,结果不到一周就病倒了。

我心想,换作我,连效法之的念头都不会起 - -


想当年高考,熬夜通宵从来没有,周末除了学校硬性规定的补课之外从来没想过给自己加餐。
一直都对一年365天几乎天天不间断上学补课的同学表示不可理解。
到了大学,反而感激起这样的学生,不然打工收入如何得以保证呢?

不知道是不是自由散漫惯了,在家里又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现在半夜三更回到家里,茶泡饭或是お好み焼き下肚,就算解决问题了。
站在阳台上抽烟的时候,会有点想不通自己干嘛要跑来受这个洋罪。

但是要说,真的后悔辞掉混得怡然自得的工作来拼一个学位,却也并非如此。

至少,现在的生活总算有个奔头,有个让我说服自己做一些从来没有试过的事情的理由。
总好过浑浑噩噩,然后心中总有种隐痛。


人身苦短,过了20之后,越是觉得日子过得飞快。
其实,怎么样都是只有一辈子。

暂且,在我还跑得动的时候,让我尽情地狂奔一段吧。

Live Traffic Feed
月別アーカイブ
リンク
ブロとも一覧

Artemis' Palace

WiiちゃんのHAPPY部屋

Sleeping Child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この人とブロともにな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