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er Rookies "S" 参上!!

纯粹是满足虚荣心外加自我安慰的标题。

是说京大的研究室,每周的学习会有三次,基本的构成是周二早上的Seminar(介绍Review,范围不限),周二晚上的Data Discussion(本人实验的进展)或Journal Club(拿不出实验结果的时候就讲一片和自己的研究有关的最新论文)以及周五早上的Journal Club。

是说,我来了快一个月,这边基本上已经一圈轮完了。
正在我寻思着是不是上京之前会轮到我的时候,今天副教授来找我。

于是,很妙的,五月份一上来的周五JC和周二DD我都屏雀中选!!
就算要试试偶的实力也不是那么高密度的吧?这和整人有什么两样?

也就是说,我要在1周内找到一篇相关论文,然后熟读,顺手还要再查查相关论文,做成PPT,最恶心地是要用英文发表。这边两个马来西亚和斯里兰卡来的留学生的英文可是让我深深地感到自卑啊――转念一想,还有因为更懒的一众日本人+各方面都让我对国费生感到绝望的同胞学姐,所以发表本身要混过去并不难。
问题在于后面的提问环节,高级的同志问的问题我怕我回答不出来,低级的同志问的问题我怕我听不懂 = =
说来说去还是学业不精,需要反省。

但,这在去看东京爱丽丝之前的活动倒还好,最可恨的是看完回来还要做研究题目的汇报。
这不是存心和我过不去吗!!
(是说也没人知道我要跑去东京看小两口,我也没贱到把这个都捅出去 - -)
真伤心,我要一边听小两口love love的talk show一边构思结核菌分泌的蛋白质对巨噬细胞的影响 。


总之,这条路是我自己选的,只有硬着头皮走下去,而且还要高效地笔直地走下去。


松本聖香ちゃん達

在日本,时局好像总是很乱。
每天的新闻节目都可以看到一群现场主持喘着气地跑来跑去,表情严肃沉痛。

但是在一个中国人看来,日本实在太和平了,真是屁大的事情都可以拿出来做文章。

最近要不是猪流感时间,估计电视上颠来倒去地还会是SMAP的草同学和大阪的松本小朋友的事件。
草同学太出名,而且这事情实在不值得一提。


我想说一说的是松本聖香小朋友的事情。

住在大阪的聖香ちゃん今年9岁,预定在4月开始上小学4年级,然后在3月底的某一天开始她便不再去学校露面,终于4月初,母亲报告了她的失踪。
电视台播到她的母亲,一个脸色阴郁,头发蓬乱的中年女人。眼底里丝毫没有失去亲生骨肉的失魂落魄,我开始觉得大事不妙,这个世界向来比电视剧要跌宕起伏。

果然,几天以后,调查的结果出来了。
聖香ちゃん在4月6日当天被杀害,并被埋到了奈良的郊外。参与者是她的母亲,母亲的情人以及情人的朋友。
4月7日那天,也就是案发的第二天,这个三人集团,参加了情人长子的开学典礼……
聖香ちゃん的死因尚未查明,验尸官说:完全无法想象一个九岁的孩子会痩到这样的程度。

在日本,几乎每天都回听到孩子被弃置而死的新闻。很多年轻的父母表示完全不知道该怎么抚养孩子。


电视的回放录像里有温柔地看着聖香ちゃん的妈妈握着聖香ちゃん的手参加幼儿园的画面。

一切只是因为父母的离婚而改变了,或者说,一切只是因为母亲爱上了另一个男人而改变了。



我一直嫌小孩子麻烦,但内心深处还是觉得天真无邪这个词用来形容小孩是再好不过。

无法明白为什么会有人能够对自己的孩子痛下毒手?

因为不知道该怎么办?
因为已经不再爱曾经的那个人?


这算什么理由!!

每天一雷,身体健康

话说,上上个礼拜,我研究室的尼日利亚国费生大驾光临


还没有来之前,据说因为受教育年限的问题,不能考博士生,要考硕士==
个么,京大医科的博士赔率大概1.5:1,硕士是10:1
所以压根不知道是不是考的上

第一天来学校,据说因为电车坐过站,结果迟到了整整3个小时
那天秘书让我们陪新同学一起去吃饭,所以等我吃到午饭的时候已经是下午2点半了 - -

接着上周五BBQ欢迎会的时候,她说她两个月前刚结了婚
大家也就很自然地恭喜了一下
据说是国费确定了以后决定结婚――这个逻辑倒也可以理解,虽然要拐一下弯

最后,今天上午有点うざい的秘书小姐跑进来跟我们说
非洲同学昨天去医院检查,已经确定怀孕1个月了
汗,我顿时觉得下巴关节一松

然后秘书小姐就在那里一通抱怨
说她迄今为止仍然经常电车坐过站――虽然考虑到人家压根不会日语,可以谅解,不过还是很汗的
然后接下来要办国民健康保险,母子保险等等

但是,问题在于,因为不能确定她是否能够考上硕士
所以能不能在日本分娩也就无从得知了

如果上的话――考试在8月底,9月份出成绩,12月预产期
那么,她老公,老妈都要来日本
然后她现在住的单身寮,到时候肯定要搬出来

还要在外面借房子,不会日语,自然少不了一通折腾
会日语都折腾好久 T T


但,这一切的一切都是未确定……


秘书小姐在那里大吼:もう勘弁してください、頭くるぐらいよ

不过,最后总结是:皆さん暖かいで見守ってください

時々ね、真っ黒にしか見えなくなっちゃった

金曜日の夜、母ちゃんと電話した。

まだ、胃の調子が悪くなってしまったって母ちゃんがそう言ってた。
一瞬、凄く泣きたくて、心が痛かった。

夢と言うより現実はいったいどんなものがよく分からないよ。

母ちゃんは入学式の時撮った写真をプリントするつもり。
だって、これは親としての誇りだよってそう言った。

誇りと幸せは同じ者でしょうか?

今のうちは、こんな意味もワッカナイものしか親にあげられない。
実はツライ。

周りの人は、うちの事どう思う?
凄い決断?頭いい子?はっきりできる人間?

でも、一番分かってのはやはりうちだ。

うちは、只の未熟者だ。
心も、体も。

そして、臆病者。


今、考えすべきのは頑張って学位を取る事しかないのに、その後はどうするつもり?

もう本当に分からなくなってしまった。

日本に仕事を探すも、上海に戻るも今のうちとしてはそんな大事な事じゃないと思う。
ただ、この世界に唯一うちを愛する両親を幸せにあげたい。

でも、こんな大事な人達が亡くなったら、うちは一体何がすればいい?

ああ、本当に真っ黒しか見えないよ!


っで、こんな超ローテンションで日曜日にまだ研究室に通った実験をしましていた。
なんか、不思議なことだよね、一人の研究室に凄く落ち着くなれた。
実験の操作も楽しかった。

考えすぎたら、負けるよ。

同人小説の中に梨華ちゃんがよっすぃ~への台詞だったけど、一理があるよね。


Grace Tanaka 发现!!

到京都已经大半个月了,最大的感触是这里的物价,明显地比神户要贵!!
怒!


而且,我热爱的布丁们也基本消失了 - -

上周去剪头发的时候,小哥向我推荐了一家叫做Grace Tanaka的超市,说那里的肉啊鱼啊比较便宜。
这家超市之前看到过很多次,每次都因为暖色调灯光氛围总让我以为是个很贵的地方――需要反省啊~

于是这个周末,从研究室收工回家,就顺便去了一下。

啊啊啊!
这超市太妙了!
瞬间决定以后的每周食品采购要在这里解决。

居然看到45日元每100g的鸡肉,激动得要流眼泪了~
虽然蔬菜价格没什么大便宜。但是切片面包和鸡蛋要便宜不少。

最最关键,我居然看到了Kobe Chief系列和Klim的焦糖布丁!
我的大爱呀~~

再见了Izumiya――不过部分饮料只有那里有。


这日子真是过得越来越家庭主妇了。


顺便,之前看到某国费生的便当内容是――只有几根菌菇的炒饭+小手指一截红薯
顿时觉得我的伙食很奢侈了

顺便,本周的菜单是――早饭,烤切片面包加花生酱×1+Calpis250ml
晚饭,白煮蛋×1+小黄瓜×1+绿茶250ml
唯一正经吃的只有午饭,除了主旋律的白米饭,菜单基本两天一换
周六,周日:牛肉咖喱饭+ほろよい水果酒350ml
周一,周二:红绕肉炖萝卜+绿茶250ml
周三: 韭菜炒蛋+绿茶250ml
周四,周五:微波鸡翅+炒豆苗/豆芽+绿茶250ml

以上,营养充分啊,难怪痩不下来

不过那个级节俭的姐姐也完全谈不上苗条 - -
看上去也没啥兴趣爱好,衣服只能用很朴素来形容――连我都觉得很朴素,可想而知了。

真不知道,她的钱是用来干嘛的?


遥远的远方传来老妈的声音:你就不知道存点钱以备不测这种基本常识吗!!

好吧,老妈,我错了 - -
我昨天刚订了一年份的Tarzan――我家少爷爱读的健身杂志 ……

实感

虽然已经是京大的人了,但是没有证件,没有仪式,就是没有实感啊。

这和结婚是不是一个道理呢。

终于昨天终于,拎了证
Student Card

办了仪式


于是心里终于踏实了!!
可以名正言顺高喊一声,偶是京大的医科博士生!

ハンアンの人形劇萌え過ぎの件

HANGRY&ANGRY @ 「Sakura-con」 Episode 0


嗯嗯,不愧是公开卖腐团,未免可爱过头了!
憨憨的声音怎么可以这么正太,对安安的态度怎么可以这么迁就~~
安安的anime声真是太有发挥了,状态一如既往随便,倒也蛮符合原来这只猫的性格的 - -

顺便,汗一下两只手的颜色对比呀,我要喷笑了……

安安小姐说要在西雅图的舞台上爆发,内容是保密,俄~请不要做出让我过于激动的事情,鼻腔正处于极为脆弱的状态中

止不住的鼻血

请注意,这不是一篇花痴文。

昨天晚上回家的路上,穿越过一个信号灯,企图斜向由车道骑回步道的过程中,由于车速过快+对日本人行道段差的估计错误,于是很华丽很切实地连人带车以狗坑泥的姿势摔倒在步道上 - -

整个左脸ぴったり地贴在水泥地上之后,还不等我把耳机线拉开,就有两个年轻上班族冲过来把我和车扶起来~
都说京都人冷漠,看来还是要好过传说中的关东人吧?

身为一个穷人,我第一时间的反应是,眼镜有没有碎?裤子有没有破?自行车有没有故障?
各位同学千万不要学我啊,真是太悲哀了。

完全没有理会好心人在说些什么,低着头检查了家当以后,突然觉得鼻腔里水流阵阵 - -
虽然,理性告诉我是流鼻血了,但是感性上完全是清水鼻涕淌下来,一直到暗夜里看上去飼不溜秋的液体啪嗒啪嗒滴在水泥地上的时候,我才想起来急忙掏出手绢来堵。
鼻血来势凶猛,记忆中虽然自己很顽皮,又酷爱挖鼻孔,小时候打架之类鼻子受冲击的次数不胜枚举,但是流鼻血的经验是一只手也数的过来。对于流鼻血,明显心理上准备不足。

晃晃悠悠企图站直身体,果然还是太过勉强,揭开盖在鼻孔上手帕,鼻血像坏掉龙头的水管一样,汹涌而出。
一瞬间头有点晕。

上班族说,还是休息一下比较好,然后抚我在电线杆旁坐下,将自行车推在路边,再三确认我没有大碍,这才走人。

我靠在电线杆上,大口喘气,鼻血很快就浸透了整块手帕。
因为完全没有疼痛的感觉,我开始怀疑是不是鼻梁骨折了。接着就想到国民健康保险还在神户没有转过来,要是去看病估计会贵到吐血。
抬起头企图止住鼻血,结果却是全部流进喉咙,满满的血腥味呛得我想吐。

大概过了5分钟,正在我酝酿着要如何带着这个坏掉的鼻子去医院的时候,鼻血居然奇迹般地止住了。
不过,我的手帕也已经彻底报废了。

慢吞吞从地上爬起来,严重变形的眼镜自然是没办法再戴了,于是推着自行车开始回家。一路上经过两个便利店,本来想进去买面包的。但是越来越胀痛的鼻梁和手上那块浸满鲜血的手帕提醒我现在的形象估计极为惊悚,于是就放弃了。

京都的夜晚真是XXX的冷啊。

顶着寒风慢吞吞走了20分钟,终于把剩下的一半回程路走完。
觉得自己的大脑大概是有点问题,居然还记得开信箱检查邮件,结果就看到了WEZARD的退款通知和M-line的会员号更新通知 - -

基本是连滚带爬地进了房间,隔壁新搬来地小朋友来敲门,我于是继续一副见不得人的样子接待了她,顺便拿到一盒点心。

接着迅速换衣服,检查膝盖上的擦伤,然后就是照镜子。
啊啊,我引以为傲的鼻子,整个鼻梁肿的油光发亮,皮肤都被撑开,绷得紧紧的。
左侧的皮肤被眼镜的垫片划了几个口子,眼镜自然也是阵亡了。

一边祈祷,一边小心翼翼地清理鼻腔,忍着痛把左侧鼻孔附近一条看似毛细血管断片的物体拔出来。估计满满一手帕的鲜血都是从这里头来的。
鼻梁连带着脑袋越发胀痛。

但,肚子很饿,于是先拿出冰块镇痛顺带收敛伤口,接着淘米煮饭,热菜,煮面条,烧味噌汤。
终于把自己填饱,顺带搞定午饭以后,决定放弃危险系数太大的清洗步骤,下楼试了一下自行车,确定没有问题之后就草草刷了下牙爬上床睡觉了。

躺在床上,不知道是身体那个应激环节的问题,觉得巨冷无比。
脑袋的胀痛,被刺破的左手掌的钝痛加上膝盖的刺痛,一期袭来。
挣扎在浅水滩上的鱼一样,张着嘴巴拼命呼吸,很快就口干舌燥起来。

冰镇的时候,鼻子还在隐隐约约地流血,尽量不去想这些,好不容易睡着了。

凌晨4点的时候鬼使神差地醒过来一下,接着又昏睡过去。
闹钟响了以后彻底捏断,再醒过来就是9点20了!

很想请假一天,但是又想早点把资格外活动的证明拿到手……身为穷人的可悲念头。
于是一咕噜爬起来,洗澡刷牙,顺便感谢隔壁小朋友的点心,带着大包小包的垃圾出门。

鼻梁已经基本消肿,基本可以排除骨折的可能性了。
只不过,鼻血还是没有很完美地止住,断断续续又来了几滴。无视之。
找到备用的眼镜,不知道是血肿残留的鼻梁导致镜片和眼球的距离不协调还是左眼少了25度散光的问题,真个视野显得颇为奇特。

慢悠悠骑车路过昨天的事发现场,几小摊暗红色的痕迹还健在。


新学期才开始第二天,居然就血光之灾,感慨自己太倒霉之余,估计接下来的一年大概也会因此顺利起来了。
总之没有骨折,不用去医院,就可以了。

不过就是流了点鼻血,估计损失也就不过是一次生理期罢了。
平気平気!

50%复活

不能上网的日子,真叫一个煎熬啊

终于,今天开始去研究室晃悠,至少可以在研究室上网了。
不过,家里的,仍然遥遥无期中。


忘了带皮夹出门,结果就是冒着大雨回去拿,为的是早一天拿到4月份的TA补助。
最最倒霉的是,落汤鸡一样骑回家,被隔壁正在搬进来的阿姨拦截 - -
湿答答地寒暄了半天,真是没想法呀――最可恨还以为我是在日韩国人,什么眼神啊!


不过,签证,登陆证,银行帐户都搞定了――顺便怀念一下三井住友地小鹤小姐呀,三菱东京UFJ的效率很令人发指 - -

明天要解决的是学费减免的申请,资格外活动证书的申请。
下个礼拜要把奖学金的申请丢出去,两片小文章还木有写
明天开始可能要做实验了,需要看的论文茫茫多,头晕!!


突然想起来,今天是我来日一周年纪念!
时间不等人啊~~

Live Traffic Feed
月別アーカイブ
リンク
ブロとも一覧

Artemis' Palace

WiiちゃんのHAPPY部屋

Sleeping Child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この人とブロともにな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