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神户

今天是在神户大学的最后一天。

经过京大5个小时的折腾以后,回到研究室已经是下午5点多了。
和中国前辈的博士后做完最后的交接,向教授大人道别之后,和两个前辈一起去吃了饭。

席间,博士后说刚才做实验的时候,想到我和另一个前辈明年都不在实验室了,心里好难过。
博士后是个很感性有非常认真的人。
我连忙安慰她说还会有个前辈继续留在研究室的。

不过被她这么一说,本来满雀跃的一颗心,突然有点沉重起来。


我喜欢神户这座城市,气候宜人,城市开阔,人情简单容易沟通。

研究室虽然有些破――好吧是很破;教授和下面的人的关系也非常紧张――这和副教授在兴风作浪是脱不开干系的。
但是,总体还算太平。

教授是个不苟言笑,认真过头的人。
但是老实说,我一点也不讨厌他。毕竟要做到这么一个程度,没有那么一股子拼命钻研的精神是完全不行的。何况,老人家又是那么身体力行――是说日本的团块世代真的太令人佩服了。
至于现在的日本年轻人,的确有认真到令我吃惊的存在,但大部分,真的满混的。

上周研究室组织打网球,最后10分钟,教授特地和我这个超级门外汉打了一会儿。
害得他满地找球 = =
那天我还第一次玩了Catch Ball,第一次戴上正宗的棒球手套。非常非常愉快的记忆。

神户留给我很多愉快的记忆,我想说,我爱这座城市。


回寝室的路上,胡思乱想之际,车已经过了神户大桥。
连忙回头看看神户港的夜景。
因为没时间,也没有钱,来了一年从来没有爬上过摩耶山看看日本三大夜景的神户港。但是透过车窗看到的神户港,还是一样的漂亮。


神户只是一个中转站,人生的道路还要继续。


虽然造了一点,但是。

再见了,神户!

居然

WEZARD寄来的2009 ZARD live的抽选结果明信片今天到了。

居然是――落选!!

思い切り「うそ!!!!!」っと叫んだ~

过于气愤,顺手就把这张也许是值得纪念的明信片给撕掉丢进垃圾箱。


那么,我可以理解为某人过于体贴,给我提供一部分去东京看少爷少奶奶舞台剧的路费吗?
啊?

想到这是三场live中唯一一场在休息日的,所以竞争比较激烈。
但还是忍不住上火呀!


总之就是,继续抽奖运不佳的传统――帮人家一起抽的石吉舞台剧倒是三场全中 = =

夢見る少女がいらない

写下这个标题的时候,自己都觉得好笑啊。
我这个年纪无论怎么算都轮不上少女两字的称呼了吧?

最近忙着搬家,退学入学手续,免不了的就是填写一张又一张的表格。
每次填到“满_岁”这个部分的时候都要停顿一下,掰掰手指头算算自己的年龄,然后战战兢兢填上25这个数字。
潜意识里我已经开始逃避年龄问题到这份上了吗?


不过,做白日梦固然不好,没有梦想更是雪上加霜。

回忆我还是个小屁孩的时候,看了基本类似于十万个为什么之类的科普读物就不知道天高地厚地高喊“长大了要做科学家”之类地口号。
期间虽然阴差阳错的一门心思想要做个妇产科大夫,但是转来转去居然又给我转回“科学家”这条道道上。
只不过,我沮丧地发现,原来以为博士毕业就算响当当的一枚可以独当一面的研究者,结果现实告诉我,博士学位不过是研究者的菜鸟级敲门砖罢了。

顿时觉得自己真是贱的可以,居然如此酷爱折腾。


好吧好吧,和大多数连自己小时候喊过什么口号都忘记的人比比,我已经是很受上天眷顾的了。


这几天很受打击的发现胃口变差了。
消化能力衰退中。
不知道是压力太大――容易想太多,还是就是单纯的衰老了――虽然人时时刻刻在衰老。
一向对自己的肠胃功能相当自负,对我来说这变化相当伤自尊。

下一周活动多多,周一要做最初也是最后的论文轮读发表,周三的小型讨论会我又被轮到。周四是研究室传统的网球比赛――老娘我活了这么大岁数还从来没摸过网球拍,明显就是去捡球的。晚上还有欢送会,作为欢送对象可以不用出钱,这点颇感欣慰。周五还有神户大学的留学生欢送会。
可惜胃口不佳,连带着对这些送上门来的白吃白喝的机会兴趣缺缺。


站在阳台上抽烟的时候容易胡思乱想,突然就想到某人的死因。
老妈听到子宫颈癌这个词汇时惊讶之余无法掩饰的鄙夷眼神。

虽然不敢说,她是我心目中的女神,但对于这个死因,我心里还是有小疙瘩的。

不过那又如何呢,人生并非100%自己可以选择的。
有些事情有心也好,无意也罢,摆在自己面前就必须扛下来。

所以,我释怀了。

年纪大了,变得容易原谅,容易理解。
事情就是这么简单。

强迫性减肥

回日本一眨眼就是一个月过去了。

是说觉得最近特别累,不知道是不是回国半个月日子太舒服所致。

研究室的一年级修士在忙着就职活动,二年级的修士和四年级的博士忙着毕业发表。
于是我这个明显应该最轻松偷懒的研究生――何况下学期还不在这里混了,居然是整个研究室试验做得最多的人。
这就是所谓的劳碌命吗?

以往一个不小心就堆积如山的wash room里面的试验器具也变得稀稀拉拉。
也好,这周值日,可以少洗一点瓶瓶罐罐。

京都来来回回去了4次,终于把房子的手续都办了。
虽然说房子本身我很中意,但是一想到还没落实好的TA经费以及学费减免就头痛起来。

最近体重悄无声息地慢慢往下掉。
洗澡的时候注意一下自己的小腹,居然小了一圈。
虽然这应该算是令人庆幸的事情,但是连带着洗澡都渐渐觉得有些吃力,我就实在是乐呵不起来。

连着两天休息日都要打工,回到寝室腿都发软。
下周还被烦死人的助教安排论文轮读的发表,真是存心给我添乱。

老妈跟我说不要把自己搞得太累,钱不够会想办法解决。
拜托,哪有让两位老人家拼命我在日本过闲散“奢侈”生活的道理。
何况,我还有些要不得的追求。

睡眠不足,睡的开始越来越早,但还是觉得腰酸背痛。
研究室的修二女生,某天开玩笑的给我揉肩膀,对我的肩膀如此僵硬惊讶了一番。

这个月厨房不能用,所以吃东西会变的更加简单了吧?

好吧,我不是存心要“香蕉减肥”的,可是貌似也没有什么比香蕉更便宜而且能提供热量和维生素的食物了。

一直以来,压力对我来说就是最好的减肥药,回想起当初找工作1个月里掉了5kg的事实,有点后怕 = =


啊~凡事都要向前看。

所以,学费减免会有的,TA的钱会多的,还有那个莫名的和CCTV有关的奖学金也会中的。

看了一篇石吉同人,突然想起自己当家教的一些事情。
不知道那个在我鼓励下表白并有惊人之举的男生的初恋是不是还顺利。
也不知道那个号称要在国内读完四年理工大学以后去美国深造,目标直指行医执照的女孩子有没有向自己的梦想靠近一点。


YMCA的歌词说,趁着年轻,想做的事情就一定可以做到。

我在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但是,真的好累啊~~~

Live Traffic Feed
月別アーカイブ
リンク
ブロとも一覧

Artemis' Palace

WiiちゃんのHAPPY部屋

Sleeping Child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この人とブロともにな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