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QUOSを買っちゃった~~

搬家之前终于下定决心要买台电视机。
一方面是想给笔记本当显示器用,另一方面以后没有地方蹭看电视了,还是要自己有一台才好。

加上2011年日本要结束模拟电视的放松,全部改成数码放送,那目标就变得明确起来了。
20寸左右,内置地上デジタル频道,接口全面(电脑的DVI接口,以后可能需要的蓝光HiDM接口),最好可以是Full HD分辨率。

在kakaku上以便宜的Panasonic为目标,找了半天都没有找到符合条件的,正在想要退而求其次的时候,突然发现的Sharp的LC-22P1。

22寸,最大分辨率1920X1080,支持电脑的dot by dot显示,地上デジタル、BS,CS频道一应俱全。
电脑房面的接口,D-sub是不用说了,DVI也支持,HiDM有两个接口,D5端子,模拟色差一个不少。
最可贵的kakaku上最便宜的68800日元就可以到手,虽然略微超微预算,但是在是太附和要求。
这个尺寸再也没有第二台Full HD了。

加上对AQUOS的憧憬于是二话不说,出手买下。


结果,在网上晃了一圈,才发现这电视的第一版有固件BUG,电脑dot by dot模式下,最大分辨率时,会出现高对比字体间白线现象。
虽然可以通过升级固件解决,但是必须经过Sharp的维修人员上门完成,真是一个非常冲击的事实。

但,手续已经完成,只能机器来了。


周日的一大早,突然被快递叫醒,心里暗骂,我不是定了下午送货的吗,结果开门一开,是我买的U盘到货了 = =

SONY的8G U盘。接口采用push式,小巧快速,和我家的小白当然很般配。



经过这个插花事件,我彻底没有了睡意,在煎熬中等到了下午两点的到来。
比想象中要大只,费了点劲终于弄进房间了 = =

锵锵,开箱正面照


背面,丰富的一塌糊涂的接口


附件,说明书,遥控器,IC卡钥匙(没有这个不能开机的 = =)


和小麦接上以后,第一件事情是检查固件,结果是已经升级的新版本,没买到库存货真是太庆幸了。
1920*1080下的LIVE,看到如此清晰的少爷少奶奶真是感动。


用它看图又是另一种爽快――据说AQUOS的AVS屏的静态较好,动态则是IPS屏比较好(VIERA)


很奢侈的桌上配置 = =


接着试着装了室外天线――我有多了项技能。
终于同步看到了日剧 = =
本季最爱的Triangle――高清是皮肤不好的演员的噩梦~


最后,很贴心的画中画功能,可以一边上网一边看电视
据说相比其它型号,这款的画中画比例较大~~



总之,现阶段对电视机是100%满意,毫无怨言

買ってよかった!!

滴草由実VS上木彩矢

很久没有关心的滴草由実小朋友,似乎突然有了发达的迹象。
去年底发了新专辑,还上了Music Japan。一跃而成有望在09年大Break的新人。
只能说,Conan的Tie Up还是有些作用的。

虽然一直觉得玉米小朋友如果唱摇滚的话,会非常的棒。但是,看了她的现场,不得不说她真的太适合Soul和R&B之类的飼人曲风了(是说,我一直都怀疑她是飼人混血来的,英语又好~~)

不过,玉米这孩子还真是没有什么变化,镜头前的紧张感,说话的时候不契合的微妙表情。
想到泉水姐姐当年唯一一次空降Giza Hill's,是不是就在这小孩的身上看到了当年自己的影子呢?

但滴草的现场还是要推荐的,这么一副好嗓子。
03年的Without You和去年的新单曲C/w

http://www.youtube.com/watch?v=KD8CSxO8B8A
该视频禁止嵌入 = =,请点击链接,绝对不会有损失的。



然后发现了有人做了ZARD的OPV,用了玉米的歌做背景,意外得合衬。
也许这两个人真的有相似的地方。




然后又看了GIZA现在唯一一个唱正统摇滚的孩子,上木彩矢.
其实,我一直都不是很中意她的演唱,但是这年头唱如此正统的Girl Rock的歌手不要说在Being就是整个日本乐坛也屈指可数。
她的歌还是很喜欢的。

和玉米不一样,虽然出道略晚(算上Indies时期的话则微妙 = =)
在现场很有张力的一个人,看了她上Hey3,やんき得很,一瞬间想到我家少爷。

Being对她可谓花了大心思,还搭上B'z这样得超级顺风车。
可是,总觉得作为摇滚歌手,还是少了点什么――对于她Cover的「愛は暗闇の中で」实在是颇为不满。

放段现场



不过,想到Being创业的初衷――即使是B级艺人,也可有一席之地――还真是觉得有滴草和上木是投对胎了。
内心顿觉欣慰 = =


突然想到,当年如果老大的那张翻唱专辑没有上木还真是有些可惜。

于是穿插一下题外话,之前复习这张翻唱专辑,发现上原あずみ的声线以外的和少奶奶很接近,尤其是高音。

(这视频有些穿越,而且声画不同步,主要听声音即可 = =)
基本就可以理解为不走音稳定版的阿飼进阶态 = =
所以,就算是石川这样的Anime声,其实也是可以唱好歌的。

顺便,SPEED的今井絵里子,声线和少爷也很接近的。
以前没发现,是应为我还不认识阿吉 = =

最悪なバレンタインデー

今天是情人节。

众所周知,在日本这是个女生送男生巧克力的日子──啥,还有其它活动,那关我屁事 = =

我们研究室当然是不能免俗。
于是我早早就付了750日元参加了研究室全体女生的巧克力资金募集活动。

然后,非常非常不幸的,在昨天抽中了代表研究室送给教授这张下下签
T T

今天在便利店奋战6小时以后,去研究室第一件事就是把这炸弹投出去。

然后发生了如下对话

(教`_´):为啥是須さん被选中啊
(S;´▽`):抽签抽中的啦
(教`_´):啊,那是觉得很幸运,还是很不幸啊
(S;T▽T):当然是很幸运噢(我呸,哭还来不及呢)
(教`_´):是吗,实验室的大家都参加了吗
(S;´▽`):是的,所有女生都参加了
(教`_´):嗯,那就好。我可不想回礼的时候白送给人
(S;=▽=):哈,哈哈哈~ 不会的啦

教授太妙了 = =
我彻底没想法了


以上,就是S在日本度过的第一个情人节

坚决地住进富人区 = =

今天的主要任务是去京都看房。

于是老大清早起床,第一站是在阪急京都线西京極 的某留学生的房子。

因为这几天实在太累(春节过的太舒服,回来有点不适应 = = ),结果居然在电车上睡得昏迷,坐过了一站。
比预定时间晚了15分钟才到。在电话指示下走去此人住处。结果这个睡得一样稀里糊涂的姐姐完全低估我的步行速度,害我又浪费了一点电话费。
进了们,第一反应,采光真不好 = =

虽然有两间房,但都只有4,5个平方的样子,合租的话还行,一个人住,感觉颇为不体贴。
有心要让房子给我的姐姐是北京人,一口京片子和发音奇怪的日语,泡给我喝了杯红茶之后就站在厨房里一边抽万宝路淡薄荷一边极力想推销这房子给我。
都说女生来了日本容易学会抽烟,看来的确如此 = =

房型不太满意,离京大又远,要倒车,颇为不便,加上房租也不算便宜,于是内心盘算好只要些家电和家具就走人了。


然后坐了车去京大附近的不动产商那边问一套我已经看中的房子。路上还顺便传说中的熊野寮惊悚到。

结果是,周一才挂出来的房子,居然已经被订了 = =

同学们,萨叫价廉物美啊!
就是是个人都会看中的东西 = =

随便填了张表,说了下自己想要的房型,再三强调我一定要能放洗衣机的──可怕的执念,特别是昨天又被无良的某国留学生刺激到。

然后就告辞,准备先去平安神宫晃一圈,再去看另一套留学生的房子。

没想到,还没走出100米,那个店就打电话给我,说刚才店里人太多──大学旁边就是生意好做──现在空下来了,有专人来接待我……
时间尚早,我就折回去了。

于是一个长得颇不错的男人接待了我,推荐了好几套房子,我都嫌贵而且房型看不上眼,毕竟要住4年来,要是勉强住进去不称心要搬家,那是多么折腾的一件事啊!~
对于搬家,我是深恶痛绝的 = =

结果旁边一个姐姐确认了我非要可以放洗衣机不可之后,推荐了一套房子给我。

同学们,萨叫一见钟情啊!
就是看了图片以后就已经决定咬住进去= =

帅哥同时还推荐了我另一套房子。要便宜2千日元,但是杂七杂八的礼金等要贵5万,跪~~
为了给他个面子,我答应两套都去看一下。

结果就是看了实物以后,更加坚定了我的决心。

房子位于京都的富人区下鸭(号称爸爸是广告公司,负责花王广告的帅哥介绍的),周围到处是高级的独门独院。环境好的没话说。
这小公寓,上下两层,楼下是房东的亲戚大妈,但我没见到。
楼上四间房,全部属于受欢迎的角部屋。
防盗密码总门,房间还有两把锁 = =

这安全性做得太到位了~

朝南,一进门就觉得明亮滴很,采光是没话说了。很大一个押し入り,可以在里面睡觉了 = =
虽然厨房没有们可以关起来,有点稍稍不满,但是考虑到其实我做饭的频率其实还是不高的,加上料理台很宽敞。所以就pass了。
浴室很少见的还有一扇朝东的窗子,真是美好的设计──不然浴室很容易长霉,头大。
木头地板,阳台很大,晒晒被子绰绰有余。

500米有个lawson,1000米有大型超市イズミや和一个Shopping Mall,骑车去学校只要10分钟,沿途是下鴨川风景八错。
世界文化遗产下鴨神社就在隔壁 = =

虽然要交10万的保证金,但是搬走的时候可以全额退还。
限定女生居住,所以楼道之类也很干净。

实在理想的没话说。


之后完全是心不在焉的状态下看了另一套房子,然后就会店里商量合同,保证人,签约金等事宜了。

同学们,萨叫雷厉风行啊!
就是在1个小时里听人家介绍了5套房子,看了两套实物,然后搞定。

贴一下房屋介绍图,这是隔壁房间的图片。
物品位置略有不同,而且没阳台 = =
但大致感觉差不多。




最后就是在号称全日本最破烂的大学寝室──吉野寮门口等一个文学院的前辈带我去看他的房子。

离京大非常的近,步行10分钟的距离,其它就毫无优点可言。
最主要在于,它朝北。

二医大的朝北寝室住了3年以后,我是打死也不会要朝北的房间了。

加上这位仁兄要在4月中旬才搬家,那这半个月时间,我要喝西北风了 = =
所以敷衍几句,立刻就撤退了。


最后,贴两张吉野寮,大家开开眼界 = =


She's So Faraway

如果没有遇见她

我想我一定会是一个和现在截然不同的人吧?

当她的生日不再意味着她又在这个世界上欣赏过一个春夏秋冬的时候,当她的生日仅仅意味着,曾经,她在这个世界存在过的一个的纪念。
我依然听着她的歌,为她的声音,为那些旋律,为那些简单却又直接了当击中我心灵的歌词动摇。

5月的时候,又可以去看她的film concert了。
虽然,再也无法和她存在于同一个时空中。

ZARD的歌曲依然是她的宝藏,留存在每一个曾经,现在或是将来被她们深深打动的人的心里。
而我愿意和那些人在同一个时空中分享这些喜悦,分担那些伤痛。

她应该看的见吧?应该听的到吧?

不论时间如何流逝,对我而言,她都将是一个闪闪发亮的存在,是一生憧憬的梦幻。

泉水姫、お誕生におめでとうございます。

What ever happened, you would be in my heart, FOREVER.

回到轨道上的生活

懒散的日子似乎永远过得很快,比如春节探亲这件事情。
跑动跑西,理发,见网友,见同学,见曾经的同事,见亲戚长辈,感觉也没和我爸妈好好说过几句话就这么又回来了。


虽然和之前作息被打乱有关,但是回日本的那天晚上,我居然兴奋到无论如何都睡不着的程度。真是太可怕了。

细想起来,与其说是兴奋,不如说是不安。

明显的感觉到父母都老了。
尤其是要独自撑起全家经济负担的老妈。当中还发生舅舅又心脏病发作送医急救这种折腾人的事情,感觉她真的是不折不扣地劳碌命。
所以她很体贴地安慰我的时候,真是让我连去死的心都有了。= =

大概,我可以给她的,给我爸的就是一个响亮的名头而已。
华丽的收入啊,幸福的家庭啊,全部都是浮云。

回来之后,主要就是在倒时差(确切说,是生物钟紊乱),周一去打工,却死活都睡不着啊。
早上爬起来照镜子,脸上的毛孔都开了,可怕 = =
下午做试验的时候,觉得整个人在摇摇晃晃。
年纪这东西是非常确实的存在的。

看了宿舍退宿条件,需要在2月25日之前搞定下一个住处和搬家地点。
于是手忙脚乱地开始找房源,找二手家电。
总算是小有眉目了。
周日要去看房──其实很讨厌之类的活动,想起又要没有懒觉睡了,觉得太阳穴都在隐隐抽痛。

总之,有规律的生活又回来了。
做试验,打工,看各种从网上拖下来的东西。
彻底地又宅又干。

5月份打算去趟东京,去看石吉的舞台剧。
既然少奶奶你已经主挂了,那么,少爷说什么都应该要演理央的啊!
不然,完全失去石吉同台的意义。

啊,石吉,简直就是我生活中唯一一盏明灯了~~

在地铁站等车的时候,看到倒映在飼漆漆的防护门玻璃上的自己,啊,少爷,我再也不批评你的坐姿有问题了 T T


Live Traffic Feed
月別アーカイブ
リンク
ブロとも一覧

Artemis' Palace

WiiちゃんのHAPPY部屋

Sleeping Child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この人とブロともにな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