よっすい~泣くなよ~

昨日、シャーワーを浴びてきた後、とんでもないことが起きた!
よっすい~はガリベンで泣いちゃった!

最初ただ画像を見ただけが、すでに一発でうちを撃沈した。

えぇぇ~~って!!何でだろう!
何があったの!!
普段決して涙を見せることがないよっすぃ~は何で?

うちは母性大爆発状態でもらい泣き寸前だった。


もう、綺麗に大きな目が真紅になっちゃった。
すっげぇ~悔しかっただろう。中澤さんに成功させたかっただろう。

よっすぃ~はさあ、おっちょこっちょな子なんだけど、周りの人に絶対面惑をかけたくなくて足を引っぱりなど大嫌いだ。
つまり、連帯責任など凄く気になるタイプだ。

自分なことがどうでもいいけど、集団活動なら、絶対にマイペースがしてない。

この点はいつも真面目な梨華ちゃんと同じだろう?


この後凄く悔しかった、謝り連発のよっすぃ~も可愛くてカッコよかった。
いつも人の前に男前を振りをして、実は本当に繊細に敏感なよっすぃ~だよね。

最後は突っ込まれっちゃた、ちょっと怒った様子を見られたけど、すぐ謝った。
いい子だよね、流石プロだ!

よく頑張った!
次回、リベンジしよう!ねぇ~よっすぃ~泣くなよ。
梨華ちゃんに言ったでしょう?


って、梨華ちゃんと言えば、前石橋の番組で登場しましたよ。
相変わらず不機嫌の顔をしちゃったーー下ネタに対する真面目な梨華ちゃん。


でも、うちはこのような梨華ちゃんが好きだ。
バランティー番組が似合わないって言われてもいい。此れは梨華ちゃんの正直な性格だろう。
下品のことは下品、アイドルはいつも清しく美しく正しいだよ。

確かに体はエロいだけど、谷間にしか集中しないなら勿体ないよ。

女王様な梨華ちゃんは一番いい!

クリスマスケーキ

一直以来,都很喜欢圣诞节,虽然这似乎是个和我毫无干系的节日。
总觉得,圣诞的氛围温暖又充满奇迹发生的可能性。

和春节的压岁钱相比,我也更喜欢长统袜或圣诞树下的礼物带了的惊喜感。

其实憧憬和喜欢的人共度白色圣诞之类的想法由来已久,不知道是我内心“少女”的那一面发作,还是当年玩心跳回忆的后遗症。
打工的店里,最近成天地播放着圣诞歌曲,结果我开口唱的出来却是“Last Christmas”这种悲伤的圣诞歌。


昨天因为要回去拿到付的邮包,于是早退,路过便利店,看到做圣诞老公公打扮的老板和老板娘在门口卖蛋糕。打了个招呼准备闪人的时候被老板娘含住,送了一块蛋糕给我。

呵呵,圣诞节果然是有惊喜的日子呢。
不大的一块蛋糕,却让我很快乐,味道也是最爱的巧克力。



过了一会儿,台湾和山西来的舍友回来,在外面捣鼓做蛋糕,于是我上去掺了一脚。
蛋糕的生地是现成的,奶油是自己做得──搅得我手超酸。然后抹奶油,裱花,贴水果,核桃仁之类的技术性活动也基本是我做的,虽然实际成品看着有些恶心,但照片效果还可以。

最最关键,味道很不错噢!






圣诞节果然很棒啊!!

这个冬天不太冷

按照国内的气象学定义来看,神户这边应该说还没有入冬,虽然从时间上来说,怎么都应该叫做冬天了吧?
带来的厚大衣完全没有用武之地。最高温度只有短短一天跌穿到0度以下。
上上周日,我居然可以只穿一件短袖T站在阳台上抽烟,阳光照在身上,暖烘烘的。


摊牌决定去京都大学以后,这边的教授对我更加的不紧迫了,实验的进度不怎么理想,我也可以心安理得地8点就走人,
这个世界,大家都很势力的。


便利店的工越来越顺手,老板娘几乎每天都会买咖啡或其它热饮料给我喝,周六时间长的话还有炸鸡,泡芙,薯条吃。
啊,我果然是阿姨之友 = =

下周是年末年始长休,但我要连续打五天工。
最长的一天10个小时,最短的一次7个小时,严重地违反资格外活动条例。
管它了,虽然觉得有点折腾,但是算了一下,一周就是一台PSP3000,超想要的,所以,拼了!!


昨天一边看H!P的演唱会一边给爸妈写了封信。
有些问题需要开诚布公地好好谈一下。
尽管父母似乎默许我这样的状态,但我还是觉得,有些事情应该要说清楚。但是面对面心平气和地谈对一家子急性子来说实在太难。
而我其实是个胆小鬼,所以有很多话只有写在纸上才有胆量表达出去。


一边写,一边流眼泪。对父母,我这辈子都充满愧疚。
但是写完以后很自然地觉得轻松了很多。
隐藏或躲避还是必要的,但在至亲面前,我终于可以不用扮演不必要的角色了。


人生不圆满,很多自然而然的事情我都无法做到。
然而,也许我被上天无情的选中,就是为了节约这些精力去做一些常人不会去做的事情。

Next Stop

只隔了一天,通知书就寄到了 = =
有一种浪费了钱的感觉,啊啊,交通费好贵的。
合格通知

结果就是这么薄薄的一张纸,承载了沉甸甸的梦想。

貌似急性子的京大教授当晚也邮件通知了我,还让我及早和神大的教授说明。
原本打算等下周教授出差回来说的,但是昨天在研究室和博士后讨论了一下之后,决定还是尽快解决这问题来得好。

硬着头皮去了教授的办公室,态度亲切的老人家让我有些不知所措。
结结巴巴地说明了自己的来意。老人家果然是见过大市面啊,丝毫没有动摇的样子。
只有我像个傻瓜一样解释了一大通。不过他还是说又被人背叛的感觉──ma,这种感觉我很了解,对不起啊!

不过,没办法,我要去的是京大,对方教授又是京大医学院的院长。
这是没有办法的差距。

说清楚了,感觉轻松很多。
一桩心事终于了解了。


啊,在神户的生活看来么上要告一段落了
一年时间,算是长还是短呢?

人生的下一站,是京都。

那么,再下一站呢?

京大合格!!!

这次我是5502号~~
京大合格

距离京大大门10米的时候,我体会到了什么叫做心臓爆発寸前。
看着蓝天下映衬着的红砖墙,一瞬间我想,这不会是我最后一次看到她吧?

不会的,不会的,这一定是一个新的起点。

然后进门,走向公告栏,太兴奋,人在打飘。
深呼吸,看向那张纸,然后看到了我的准考证号码。

年纪大了,所以没有兴奋的跳起来,只是握拳做出勝つポース、脸上爬满笑。
手抖着掏出手机,拍下这照片留念,玻璃上隐隐约约倒映出京大的校园。


夢みたい。

真的好似做梦一般啊。

京大啊~

回去的路上,无限repeat “Today Is Another Day”
有点想哭,但是更复杂的感觉让我哭不出来。


于是我在考试费这方面继续走着高效率路线~
oh yeah~

好きという気持ち

此篇文章只限博客好友,或者知道密码的用户才可阅览
输入密码
博客好友申请

給料日!!

今天终于拿到了打工的第一笔工资,18640日元,11月11日到30日的部分。
Oh Yeah!

数目不大,但也好歹是我来了日本之后的第一笔收入,所以内心还是狂激动的!
毕竟25岁的人了,居然要靠家里人省吃俭用东拼西凑来供我读书生活,实在是一件让我很难受的事情。

年末年始的时候,店里好像很缺人手,今天已经被老板娘──其实就是先前那个啰嗦的阿姨啦──问了有没有时间拉长时间。
有有有!
反正研究室也会休息,照现在进度看,也不用加班加点做试验。
那么就辛苦点去赚点钱咯!

下次的給料日不知能不能薰上回国探亲捏,我想有丰富点的预算买お土産回去啊。

Training終了

便利店的打工进入第三个星期,不知不觉中似乎周末变成必然要去一次的样子。
不过也好,一来我的live日程马上就要告一段落,二来有钱赚是幸福的!

今天收工的时候,负责带我的阿姨跟我说,下周开始我就可以把那块“训练中”的牌子给摘掉了。
“俄?已经没问题了吗?”
“嗯。我觉得已经没有问题了。”

是说,被人认可的感觉永远是好的,不论是什么方面。

想说,如果有一定时间打工,日本要比国内容易活下去的多啊。

I Hate Party!!

是说极品这种生物的存在果然是超越时空的存在啊~

昨天一回到宿舍,就发现整栋宿舍几乎所有的单身非亚洲籍留学生都聚在我单元的厨房兼餐厅聚会(内含孟加拉国人一枚)。
人声鼎沸,音乐从厨房的门缝里倾泻而出。

心里暗骂了几句,进了厨房,见缝插针地从人堆里摸出我的抹布和洗洁精,在寝室厕所里把我的便当盒洗了。
寻思着明早继续要早起打工,就飞快地泡面,洗澡,然后转进被窝,看完一集Scadal居然就已经快要12点了。

对门的那群洋人似乎没有歇手的意思,反而tension是越来越high。
硬着头皮脱衣闭眼睡觉,结果原来只有音乐的声音突然变成了大合唱。

靠!
这是故意不想让我睡觉是吧!
我说这也太过分了点吧?

打了个电话给台湾舍友,结果果然她也睡不下去。
说着说着,心头的怒火就煽起来了──熟悉我的人都应该知道,我一冲动,是菩萨都拉不回来的人。

于是快速抓上衣服穿上,戴上眼镜,冲出门去。

恶狠狠地砸了几下门板,就拉开门把了。

一群洋人很莫名地看着脸部表情很僵硬的我(不用照镜子,我也知道一定很难看)。
于是近20多年的英语教育终于在我有生之年真正地派上了一次用场(平时无聊的所谓友好交流有个屁用!)。
“Do you know it's 12 o'clock?”
什么语法啊,礼貌啊,语音语调啊,统统给我见鬼去吧。
“I must wake up 5 o'clock tomorrow.”
对面的一群个个比我高大的洋人,用“so what”的眼神看向我。

“So,finish your party.”懒得加please,却加了个“Right Now!”

一个不知道哪个欧洲国家男人叽里咕噜一串,意思是干我屁事。

很好,迅速想起厨房冰箱上贴着11点后禁止喧闹,不然居民曾经投诉过警察的通知来。
“If you don't, I'll call 110.”
"110? What's that?"刚才那白痴一副要摞袖子的架势。
“OK,I'll let you know, if you really want.”
说完我就决定回房间打电话了。

此时同单元的澳洲人马上出来阻止:“Ok, Ok. We'll finish soon.”
"Not soon, I need you finish it right now."
说完转身,甩门,走人。


偷偷从寝室探头出来张望的台湾舍友立刻打了个电话给我手机。
“你刚才太帅了!”
“我累死,睡觉了。”

于是挂断。

事情的结果就是我凭着初中(或者小学)的英语词汇量,把近20多个洋大人在10分钟内统统薰回自家寝室。


不过,其实还是一肚子的火,你说怎么有那么不识相的猪头的呢!
啊!?

结果就是一大早精神不振地打工,接连两次在拆零钱包的时候搞得天女散花。
真背。


从此,我更加坚定了宅化的决心。
至少,宅人不会给人添麻烦。

让Party什么见鬼去吧!

我果然和西方文化八字不合 = =

Live Traffic Feed
月別アーカイブ
リンク
ブロとも一覧

Artemis' Palace

WiiちゃんのHAPPY部屋

Sleeping Child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この人とブロともにな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