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庆幸自己的鼻腔毛细血管很强韧

昨天憨憨和安安的首次LIVE在涩谷的CC Lemon Hall展开,虽然只演唱了一曲,但已经足够high翻过去了。


wota的现场Repo中令人浮想联翩的安安对憨憨使出咸猪手,ス~地摸下去的画面,啊啊!
我顿时忍不住跟着现场的wota一起狼吼起来,接着,下意识地摸摸自己的鼻子,有没有兴奋到流鼻血 = =
瞬间被击沉了~~

Live之后,Oricon的Blog也迅速更新,安安的好朋友喘的那叫一个厉害啊。不过那么激烈的摇裙子,能不喘么!

能够顺利完成演唱已经很出乎我的意料了──你对她俩的要求还真低啊(ma,家长心态啊~)
果然,台上虽然是h&A,台下立刻又会到石吉的状态,少奶奶伸手把少爷拉回来的动作真是太有爱了!
少爷已经high的有点没有方向感了 = =

不过那个标题是怎么回事?

顺便,现场的女生好像很多的样子啊──都是少爷的后宫吗?
是说这样我可以不用担心下周的音GA con的live house的环境……

属于曾经是少女的人们的梦想──宝冢观剧repo

来关西不久就筹划去看宝冢的表演的。近水楼台么。
但是,实在是没想到,会有那么多插花的演唱会更吸引我 = = 本着错过今次就很说会不会有下一次机会的原则,于是就挨个都去看了。

结果就是,非要动用到学校的留学生见学旅行补助不可。

照理秋天是日本赏红叶的日子,也确实的考虑过当天先拐去京都看看红叶,偏偏天公不作美啊,下雨 = =
于是就直接吃了午饭从寝室出发,奔向宝冢了。

从神户去宝冢其实很方便,在三宫坐阪急,到了西宫北口换一下车就ok了。全程大约1小时。
出站的时候,有看见三个宝冢音乐学校的学生,姿势叫一个挺拔啊。上下级生关系一如传说,一目了然 = =

出了站,往左一拐穿过宝冢大桥,就到了。

Gekijyo and school from bridge
站在大桥上看到的宝冢大剧场(左侧)和宝冢音乐学校(右侧)。

Gekijyo from bridge
单独拉一张剧场


过了桥可以看到手冢治虫的纪念馆。因为我对老人家没多少爱,在加上下雨天实在懒得跑来跑去,所以就很随便地无视了。


剧场正门,其实挺气派的,但是撑着伞拍照,姿势就很窘迫,所以 = =


宝冢现有的“花”、“月”、“雪”、“星”、“宙”五组的logo,感觉老赞的。
我这次看的是“月”组的公演。Top是瀬奈じゅん。

Revue Shop
走进去就看到成群的阿姨,要不就是稀稀拉拉陪着老婆来的大叔。总之很妙的立刻又觉得自己来到了一个不同的世界──和H!P的那个世界简直就一点交集也没有。上图的卖店本来以为是公式写真之类的,结果居然是土特产 = =

公式之类另有邮局一样的地方出售,还有每场公演不同的纪念Goods摆出小摊。
手上提得东西太多──主要是一把长柄伞很讨厌,所以没有一一拍照。


猜猜这里是干什么的?


嗯,就是穿上宝冢的舞台服装留影的地方,研究室有个家里很有钱的女生说她干过。
我不由自主地YY阿飼阿吉穿上 2-shot的话会是怎样的效果~~


不过,看看价目表和需要花费的时间,就觉得这挡子事情实在不好玩~


宝冢大剧场的坐席料金表,有兴趣看的人可以参考一下。
我这次坐在1楼A区最后一排的91 = =
票子要提前很早才订的到好位子,抢手啊~~

Post 1
这次看的正剧──源氏物语改变的“夢の浮橋”的海报

Post 2
海报另一张,我喜欢这张的感觉,真是清峻啊~~
其实演薫的男二号脸和唱我觉得都比Top得我心,但个子好象真的不够高。Top169cm,她要比Top明显矮 = =

Oubou CM
公演海报旁边的宝冢音乐学校募集广告。
想说,考得上宝冢超超超难的,压根米必要这么大张旗鼓吧?

sky stage 1
另外一边是宝冢的收费频道的广告,针对主妇群为主要核心消费群来说,真是太聪明的举动啊。看上去生意不错的样子。

Sky Stage
凑近拍一张,左上的屏幕正在播放这次公演的剧目。


好不容易终于走到剧场前厅,结果是到的太早,还要等待。摇摇晃晃中拍了一张~~

大厅里有宝冢标志性的2层大楼梯,铺着红地毯,走下来的感觉大概会很公主吧 >.<
不过因为我误以为禁止摄影,所以错过了拍摄的机会。


终于进了剧场,位子虽然偏右,但感觉离舞台不是很远?


常年赞助宝冢的资生堂,堂而皇之的广告──这幕布感觉哈高级~~

表演开始前会有Top广播注意事项,虽然是老生常谈,不过Top的声音貌似听上去更有说服力──其实觉得这声音听上去蛮治愈的,囧~
宝冢的舞台非常非常豪华,宽倒还好,但纵深拉得很开。其中旋转,升降,多层立体,镜面运用都十分顺滑和熟练。绝对不会有多余或者莫名感觉,整出剧的过渡也因此变得很平稳。

虽然说是演“源氏物语”,有看过原作,但毕竟那是中文版,而且想想日本的文言文 = =
总之基本就是有看没懂──大致情节当然是明白的,

不过这并不影响我欣赏色彩斑斓的舞台效果和服装。

题外话,月组的这几位,唱功都很不错,真不明白,啊,那个,飼木阿姨啊,是怎么回事……

正剧结束之后会有大约15分钟的休息时间,台湾舍友出去买了甜食,很无耻地蹭了一半,味道很不错~越来越爱甜的东西了 = =

Dance show
第二幕开始前的幕布。
其实是不可以拍摄的,我犹豫了半天,看到旁边那个始终保持在高度兴奋的少女状态的阿姨掏出手机之后,也大着胆子来了一张。
幕布上了字母其实一直在变色,从暖色调渐渐变成冷色调。


第二幕的歌舞秀只能用豪华来形容,太豪华了!
尤其是最后谢幕的时候龙套们手上拿着的扇子啊,装满了灯泡!
闪烁的一塌糊涂。

Top同志也是魅力全开,简直就是舞台的皇帝啊!
男役最不缺的果然就是魄力啊!
完全被怔住了~~
隔壁的阿姨照例是紧盯Top,小小的望远镜始终死死握在手里,即使要拍手也是在0.1秒内重新举起来举到面前。

想说,其实不太明白什么时候要拍手,貌似Top登场,开口的场合 = =


最后离场,我刚和台湾舍友说我们快点出发好坐到电车的座位,就已经有好几个主妇飞奔而出。想说,电车应该也不是那么难坐到的吧。
结果出了场才知道是铁杆粉丝去出口候场等待演员们出来 = =
有好几个还统一服装的说!
惊!


看完的感想?
除了华丽到震惊以外没有太多的想法。
不过,很能理解,为什么说这是曾经是少女们的阿姨们的梦想这一说法。

嗯,以上。

バイトが始まるゾ~~

先週の水曜日からコンビニのバイトが始まりました。

月曜日から金曜日まで毎週三回の朝の6時から9時までの三時間です。
うちはかなり朝辛いだけど、研究室のルールによってやはりその時間帯以外は決められない。
けど、年がどんどん取るかな?なんか先日4時50分で起きたときは、そんなに辛くなかった。
2400円をゲットできるよっと考えたら、なんか一気に気合いに入れた = =
お金って本当に凄いっすね~

コンビニのバイトの内容がかなり複雑だ。
上海に居てった時も、一晩限定のコンビニ経験があったけど、日本のコンビにと比べったら、さすが言えないこと。
因に、今バイトしている店は上海と同じのファミリーマートだ。

ドラマのようなキャラがかなり強烈な皆さんが店にいる。
「何でも良い」な店長様、いつも笑顔にしてくれてたおじさん何人、あんまり話しないおばさんひとり、そして絶対不可欠な厳しくてうるさくてしかし実は本当にいい人の関西弁おばさん(まぁ~こっちは神戸だから、関西弁なんか、より当然なことだろう。)

普段いつもニャ系なうちなんだけど、仕事するとき、若しくはお金に手をかけたとき、何度なく緊張になって、顔がブスになっちゃた。
スマイルよ!ス・マ・イ・ル!
かなり意識して、自分を注意させたことも多かった。

しかし、このバイトは本当に勉強になるよ。
かなり
日本語の聴き話すのはもちろんなことで、コンビニで出来ることも一杯分かって行った。
日本のコンビニって本当にめちゃくちゃ便利な存在だよね~

因に、ケイタイの支払いなどもよく見える。
そのアプライが申請したけど、一度使うことがなかった。
今回挑戦したい。

ってICOCAを買った。
明日から、関西圏の私鉄をよく利用してきたから、そっちの方が結構だ。
運賃表など見なくてもいい、改札に通行する時もただタッチしてもOKです。上海の交通カードにかなりなれるから、日本に来たら、その不便さにかなり面惑をかけられた。
しかし関東圏のモバイルSuicaのようなサービスがない。
ICOCAの利用エリアが通用できるけど、Pitapaの利用エリアで使えない。
残念,阪急阪神など利用できない T T

热烈祝贺公开卖腐团CD Debut!

从周六2ch上开始有wota收到搞错发货时间的「Kill me, Kiss me」开始,就无意识的不停刷新自家的邮箱,等着TSUTAYA的发货邮件。
终于,在昨天的中午陆续收到了两份邮件以后决定尽快结束实验然后早退冲到TSUTAYA去拿。

网上有看到wota们po了东京涩谷和新宿的TSUTAYA店头照,可惜神户三宫的没有设专门的corner,我还两次搞错网上订货的收取柜台 = =
不过,有看到店头预约的地方对了四个便当盒 ──总算在这个城市里,有我这奇怪爱好的人不是一个啊──废话 = =

抠门的店员原先打算把两个大盒子强行塞进一个塑料袋里,我实在看不下去,阻止了。
结果就是我拎着两个超大的印着TSUTAYA名字的袋子传过神户最繁华的马路,这广告效果应该很不错吧 = =
顺便,如此黄金的时段(晚上8点半),三宫的行人也很少啊,难倒是冷空气忽至的关系?

回到寝室,连忙拆包,拍照,丢进台式音响里先放了一遍──啊啊~~CD真好~~

CD Front

然后就是转进iTunes,上传,po图,一连串动作下来居然已经11点半了,连忙刷牙洗澡睡觉──今天早上4点50就起床,摸飼去打工了,貌似现在感觉早起没那么痛苦了,年纪大到如此程度了吗?

总之总之,热烈祝贺小两口Duet出道啊。
限定也好,其实是做做服装推销也好>.<,反正你们是公开地混在一起卖腐了。
2ch上多少CP放等这一天等了8年了啊,当中还受尽种种煎熬,冲击,嘲笑,不容易啊~~
幸亏我萌得晚,萌得很是时候,吼吼~~


还有,大吼一声,石吉的声音超和谐啊啊啊!
完却没有違和感!!

万岁!
神曲无限repeat中 … … … …

There is no time like the PRESENT

忙着做试验,忙着考试,忙着找地方打工,忙着关心两个小朋友的时候,信箱里的那个青色封筒的到来居然显得有些突然。
我已经彻底地忘记了WEZARD会报的事情了。

但是,也因为此,取出这封筒的时候,居然觉得很有分量。

明年WEZARD要更新会员证和入会特典,不怎么意外的,向来很厚道的FC对老会员自然也是免费提供Renew服务。

非常喜欢新会员证的设计,当然,原先的也喜欢。
WEZARD new member CARD

看着会员证上泉水姐姐手写的那一行字,心又再一次地抽痛起来。

There is no time like the PRESENT──此刻无可取代(自作主张的翻译 = =)

感觉和Today Is Another Day异曲同工,一脉相承。

其实,某人是个很现实很强调活在当下的人。
未来固然值得期待,过去也许充满留恋,但我们却只能活在现在。
所谓迈出新的一步,或者奔向未来之类的,其原点却永远是当下。
再后悔不舍,已经发生的终究不可挽回,而对于未来,雀跃兴奋也好,彷徨不安也好,在它到来之前,我们永远无法预测。

我们可以做到的,只有是在今时今日,在此时此刻。
全力地投球,不要把悔意留在过去,不要把将来做为借口。
尽情地享受当下的人生。

这就是我对“There is no time like the PRESENT”的理解。

ZARD留给我的东西,会永远伴随着我的此刻,永远无法被取代。

坂井さん:
私ね、今本当に頑張っているんですよ。
だから、ちょっと見守ってくださいね。私の思い切り全力投球の姿。
憧れな坂井さんの様なカッコいい女、すてき女性になる!

好花不常开,好景不长在

连续的两场秋雨之后,神户的最高气温迅速地下滑到了13度,阳台外的风景中的色彩顿时变得丰富起来。
满地的秋叶却又清楚地表明,很快肃杀的景色就将取代现在的秋色。






上周曾经有想过趁着天气晴朗去大仓山拍几张照片。
但因为考虑到结下来的一个月可能都没有休息日,精神上的疲劳使我决定偷懒一下。结果,秋日下美丽的日本今年估计是拍不到了。


刚才在MSN上遇到母亲,照例就是她说明家里的经济情况恐怕无法负担我明年的生活和学习。

其实我一早就打算过,如果明年拿不到奖学金就选择放弃学位,痛痛快快回上海然后死皮赖脸地回KCRC。
所以,干脆地告诉我的决定以后我就下线了。

无法兑现的承诺一开始就不要给的话比较好。
当然,我自己也没有充分地认清形势,考虑到种种可能也是个不争的事实。
有些话,说出来很难听,但是却被无数次证明是不可推反的真理。

我想要博士学位,我想要留在日本。
但如果需要付出太大的代价,而这代价又需要父母做出额外的牺牲的话,那我可以放弃。

后悔什么的,肯定会有。
但,我恐怕自己也担不起更多的负担。
毕竟,在人生的道路上我已经需要比所谓的normal的人多背一个十字架匍匐前进。


当然,一切都还没有定数。

总之先提醒自己做好心理准备。

不然,我怕自己会被压垮。

以上

石吉是石吉,HA是HA

小的时候总觉得这世界上的事情是绝对的,非飼即白,不容置疑。
可能或者不可能,极端地这么思考着。

不过,事实教育我,这是个极为错误和愚蠢的想法。
就好像,一早认定石川和吉澤是绝对不会组二人团这样的。

结果,现在不但有了hANGRY and ANGRY,连PV都在公开卖腐 = =


真是做梦也没有想到,石川会用这么邪恶地姿势顺着吉澤的身体线条一直摸到胸部……
最糟糕的是吉澤还要闭上眼睛摆出一个逆来顺受的姿态。

当然,从一开始,这个团就是在走卖腐的路线吧,从那张kiss寸前图开始,想用到石吉来卖这品牌,两人本来就暧昧的关系应该是那个设计师看中的一部分。

其实,我不喜欢这样的石吉,从这个团出来开始,我就这么说着。
如果真是有那样亲密的关系,8年来不曾改变的关系的话拿出来作为商品,实在是一件令我无论如何也开心不起来的事。

不过,看到Oricon上私下的comment采访,突然间就释怀了。



石吉还是那对暧昧的笨笨的CP。
HA是HA,那只是两人出演的角色而已,如同一直以来就很认真尽本分做好idol工作一样。
现在正在认真地努力摆脱idol的框架,跳入一个更广阔的世界。
明年的世界进出,希望可以一切顺利。

新的FC分割后,很庆幸两人依然在娘OG这一组里。
虽然娘OG可能会是一个很大的包袱,但同时也是一顶不小的保护伞。

期间限定也好,品牌策略的一部分也好,能不能摆脱H!P的负面影响也好,这些究竟是不是最重要的呢?
不管怎么说,HA给了两个人继续作为歌手活动的平台。

而Gatas和音楽ガッタス似乎也将继续存在下去。

所以,无论怎样,HA和石吉都是一如既往地令人期待。


最后,小声说一句,二位请努力练习吉它弹奏,你们两摆出来的pose我实在是要看不下去了 = =

京大院生入学考纯文字记录版

是说我其实已经对这考试半放弃了。
一方面是因为越复习越觉得自己像个白痴,另一方面是我家那两只时不时就要跳出来惊吓我一下,搞得我注意力涣散。
结果昨天晚上靠在床上背书,实在累得眼皮打架──做了整整一天实验啊──于是想小眯一下,最后就是到了凌晨4点钟醒过来 = =

连忙爬起来刷牙洗脸洗头洗澡,弄早饭,一罐咖啡下肚(早上喝Asahi的Wonder效果真的很明显~~)终于薰在5点45分离开寝室。

已经是三度远征京都,原来以为熟门熟路没什么悬念,结果不知道是自己太兴奋了还是集中力不够,先是阪急京都线少坐一站,还好有地下通道,硬生生走了一站路,接着就是京阪线错上了特急,就一站不停,偏偏就是我下车的那站。
是说,我明明问了车站大叔,居然被骗了!!
不过,拜大叔所赐,头一次坐到双层车厢的地下铁噢~
结果京都又要比神户冷很多,害得我肚子痛,冲下车第一件事就是钻进车站厕所──真庆幸不是在上海,不然要憋出人命来了。

如此跌宕起伏的,总算是在规定时间到了京大,看了看揭示板的考场安排,顿时又傻眼了。
教授明明跟我说应考的人不多,只有太差得人才考不上,那这200多个考生是怎么回事?明明只录取141个人,也就是说会有1/3的人会被刷掉 = =

一边在心里骂了几句,一边薰快冲进考场。

结果发现,留学生的准考证号码和日本人是有区别的,座位表也有特别著名,莫非录取也走不同通道?
不过,京大的医学部外国考生好少,和基本只招得到外国人读博的神大果然档次不同啊。

等着发考卷的时候,一颗心都快要跳到嗓子眼了──貌似从订下要来日本时候就从来没这么激动过。
英语考试一帆风顺作了下来,交卷的时候看了一眼旁边的貌似同胞一枚的卷子,突然意识到在这个考场里也是有所谓傻瓜的存在的 = =
接着就是专业问题,想说大学以来压题不准的宿命居然到了日本也没有丝毫改变的样子,绝望的扫了一遍题目好歹算是找到三题可以编一堆的出来──学姐的教诲要听,大学五年的经验也很管用 = =
总之拼死拼活在答题纸上涂满答案,估摸着大概也有一半的分数就义无反顾的提早交卷走人了。

出了考场,第一件事情果然还是找厕所──没办法两场考试加上等待候场的事件已经过了快4个小时了 = =
结果,七弯八绕居然一个不小心就摸到微生物的研究室那里 = =
跑进厕所一看,差点忍不住叫出声来。

我被京大华丽高档的厕所给彻底击倒了。
TOTO的电子马桶撇去不谈,一次性清洁坐便圈的湿纸巾,洗手液,护手霜,毛巾纸,普通纸巾一应俱全。灯光柔和明亮,气味清新宜人(怎么感觉用在这里有点恶心呢>.<)。整个就是星级饭店的档次啊~~
回过头来想想神大那个公墓公厕级别的设施,真是热泪盈眶啊 T-T

接着就是去看揭示板上下午的面试安排,于是惊喜地发现,我这专业我又是独苗一棵噢!
于是中标率瞬间从微妙怒升到有力~
Lucky!

然后饿到七荤八素的我──距离我吃万早饭已经有7.5个小时之久──顺手抓了个路人问她那里可以吃饭,于是客气的一塌糊涂的日本姐姐领着我去了生协食堂。
想说,京大的食堂比神大贵 = =

吃了饭,又灌了一罐咖啡下肚就向面试的芝兰会馆移动。一路上洗过一样的蓝天下充满了红砖房和这个季节特有的颜色层次丰富的树木的京大校园真是漂亮的没话说了。
不过,没带相机,户外又冷,所以懒得拍照留念了──想说也许以后还会有拍照的机会吧 = =

面试前的待机时间一直在check小两口的讨论串,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冲进来一个男人说这个房间有活动要用,教我们直接去地下面试房间们口等 = =
唉,这会馆的椅子超舒服的,我正想稍微睡一下。

无奈地跑到面试区后,很快就发现了一个悲惨的事实,虽然我这组面试的人最少,但貌似那几个教授正好都是话痨,看这人家的房间里进进出出3,4个人了,我们这里都还没动静。
结果等我进房间的时候,别间的面试都已经结束了 = =

面试果然还是那老一套,东拉西扯一通,从丙型肝炎讲到乙型肝炎又讲到甲型肝炎 = =
日本的抗生素滥用问题果然不能与中国同日而语,所以几个教授都不知道ESBL是何物,我也顺便显摆一下,哈~
最后果然还是在大家对我日语能力的交口称赞下结束。

想说今天面试的口语又是超水平,顺便谢谢少爷啊,看了一大堆早安的节目,听力有提高是自己都感觉得出来的。

归途波澜不惊,除了被京都女学生的校群长度小小惊到以外(神户流行长裙,京都则走关东超短线路)。


想说,能不能考上京大真的已经不是很重要了。
从折腾着报名开始,我做了很多自己连想都没有想过的事情,也接着复习或多或少的学到了很多新知识复习了一些老知识。
如果说,有什么让我觉得自己真的成长了的地方的话,报考京大的整个过程真是让我收益良多。

也可以说,今天从芝兰会馆走出来的时候,我真正地感觉到了选择来日本留学绝对是一件正确的事情。

結婚しましたか?

昨天终于咬了咬牙,去剪了头发。

理发的大叔似乎已经认识我了。
不过也难怪,这家开在人工岛上的夫妻老婆理发店,貌似主要都是周围的大叔大伯在光顾,我在这群人里显得相当突兀 = =

结果,大叔问了一句:和平时一样吧。就自动自发地开始剪了。
快收工的时候,我才想起来之前那次剪成了游泳头,然后眯起眼睛瞄了一眼镜子──很好游泳头再次重出江湖了──我居然就要顶着这么个头去参加京大的面试 = =

只能怪自己没跟人家说清楚,很郁闷地坐在那里看大叔给我吹头发。不清不楚地看到镜子里的大叔正把我的鬓角努力往后吹,连带着刘海一起往80年代结婚照的那个方向靠拢,不由暗自寻思大叔你是不是哪里搞错了啊?我可没说我是要去教堂接新娘子啊。
正在我内心翻腾不已的时候,大叔突然问了一句:「結婚しましたか?」

哈!
由于太过惊讶,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 =
于是大叔又问了一遍:「結婚しましたか?」

想说这八卦的也太厉害了吧?
我来这里剪头发也不过就是第三次而已啊 = =
日本人应该很少打听别人私事的吧?


不过,现在想想,自己的确也是到了这样的年龄了,会被长辈拉家常似地问也是理所当然的。

啊~~时间这东西果然真是一点情面都不给人啊。

11月了,完全是秋天了,站在阳台上吹风开始觉得冷了。

Live Traffic Feed
月別アーカイブ
リンク
ブロとも一覧

Artemis' Palace

WiiちゃんのHAPPY部屋

Sleeping Child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この人とブロともにな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