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想起来

最近一直有被问(尤其是我妈),去了日本怎么照片也没拍过呢!
终于想起来之前去神户动物园看夜樱,还有游览姬路城的时候被半强迫的合影过几张。

挑见得了人的贴一下 = =
想说,这也是半年前的照片了,最近3个多月没剪头发,皮肤状况一塌糊涂,实在是羞于见人啊 = =

夜樱下的China Team,觉得自己总算还是蛮青春的 = =



比我们一行人都美貌的姬路城

ハルカゼにのって

开始看H!P的同人的时间并不长,只是略长于我独自一人开始在日本的生活。
也许,这和无聊寂寞有那么一点点的关系。

喜欢MSeek的日文CP作品,包括林林总总被整理起来的仓库和作者个人的Site。
会渐渐喜欢石川,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一个叫Rink的家伙写的石吉CP文。身为一个石放,她笔下的梨華ちゃん闪耀似地讨人喜欢。
喜欢她写的文章,包括H的部分。与写了「水魚のふたり」的鱼心不同点在于,她笔下的石吉一直在成长着,有着成年人的魅力和破坏力(笑)。尽管鱼心后来所写的「トップフォカス」中的石吉也有了更多深层的烦恼。
日本的CP文最有名的大概就是「導かれし娘。」科幻电影版精采的大作,无论是人物刻画还是整个架构的完成度都令人咂舌。
传说这个作者,后来出道有拿到芥川新人赏。
虽然不能算是标准的石吉文,但吉泽那句“姫様、迎えにきております。”的台词,却是所有看过的人都无法忘怀的吧。
明明是在那一干人里最弱的吉泽,对着石川张开双手那么说道。

在CP文的世界里,同性间的感情,似乎是理所当然理直气壮的。这种天真常常会让我哭笑不得,所以看到「向日葵」的时候,居然会因为它的真实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不过,单就综合实力来说,最强的存在可能是雪ぐるま吧?
单单只是关于石吉的「愛するトメッチ」、「記憶より彼方」、「jewel of love~結晶~」、「紅のウイルス」全部都是令人拍案叫绝的神作。
与偏向很明显的Rink相比,雪ぐるま给人一种站在一个极为客观的角度,却又充满感情地观察着H!P的世界的映像。这一点,实在是令人觉得不可思议。

其实日本写石吉的作者中,男性的石放很多,所以大量的H文是不可避免的(这两者有关系么?),看到石吉二人被物化般处理,实在是让人恶心。但有个只开过一次连载的叫做黒須気的家伙,写的「星の空の下」的素エロ文,我却很喜欢(但之前的「星の悪戯」大概是只有男人才会喜欢。)H和独占欲,爱和独占欲,微妙的关系啊。

最近在MSeek活跃的石吉作者中比较在意专门写短篇的さんにんろく以及内心一定是ドS的玄米ちゃ。

现在也一直在追两人的连载。
尤其是玄米ちゃ同学,很少见的是个女性吉放(吉放这一点可以肯定,女性么是但从文字上做的推想)。

提到玄米ちゃ同学,那就不得不提她写的「ハルカゼにのって」。
因为这是我唯一一篇看到流眼泪的CP文,最BT之处在于,ドM的我,看了三次,每次都哭到不行 = =
虽然有想过翻译,但一想到我那海了去的眼泪,还是决定放弃为好。

也许,说起来也并非那么感人的内容,只是,我一直有说过对于石吉,或多或少,是我个人的感情投射,所以,有些无法承受那样的故事。

在快递社打工的吉泽,总也无法融入颇为轻松欢快的社内环境。同社的后辈松浦一直有暗恋吉泽,然而即使表白也只是换来吉泽抱歉的拒绝。
偶然间去了吉泽的家的松浦看到了放在屋子里的吉泽和一个漂亮的女生的合照,那是自己从未看到过的有着幸福表情的吉泽。
于是社长中泽告诉松浦,吉泽曾经和自己的大学同学石川是一对情侣。而石川在3年前却因为意外身亡。

对于幼年丧父,母亲在改嫁后不久为了救自己而死于车祸的吉泽来说,接受了自己,爱上了自己的石川,是唯一温暖的存在,是对陷在深深自责中无法原谅自己的救赎。而同样为了心爱的女儿,接受了自己的石川父母,更是让她重新感受到家庭的温暖。

终于,有一天,吉泽选择结束这样在无限的无法释怀的自责和寂寞中的生活。

一路上,吉泽回忆着自己与石川的相识。自己并未在意的温柔却让因为心脏手术休学一年而无比寂寞的对方感动,以至于追随她报考上一座乡下的不起眼的大学。
想要和石川永远幸福地生活下去,所以拼命的打工,想着能够在自己生日的那天送上一枚刻着《4.12 『Hitomi vows eternal love to Rika』》( 『ひとみは永遠の愛を梨華に誓約します』 hitomi向rika发誓会永远爱你)字迹的戒指。
终于,怀喘着装了戒指的精致纸盒,跑向两人居住的小公寓时,却在坡道的阶梯上看到了警察围起来的栏杆。被过路魔无差别地刺中的石川,落在地上的红伞,无情的初春冷冰冰的雨水。
“今天非去不可吗?”“我想要和你一起回去啊。”
那么说着的石川,是不是有预感呢?

当吉泽踏上大学校园旁的河堤时,原本在飘雨的天空,却突然出现了一把雨伞。回头望去,早在三年前就过世的石川正微笑地看着自己。
无法相信这一切的吉泽被告知石川即将转世,而在转世之前,她被准许和最想见的人共度7天。欣喜若狂的吉泽很快就接受了这样的说法,拉着石川坐上了新干线回到两人曾经一同居住过的公寓。
一起去海边,逛街,买3天后吉泽生日用的蛋糕,尽管有很多不自然的举动,但吉泽都选择的不在意。

生日的当天,两人坐在小小的公寓里共同庆祝的时候,门铃响了起来。
因为好几天都没有出勤而担心的松浦忍不住过来探望吉泽,却看到了倾慕的前辈白痴一样独自一人享受烛光晚餐的情形。正在两人争执不下的时候,松浦却看到了石川站在了吉泽的身后……

虽然可以和最爱的人共度7天,但是这7天能够看见自己的只有那一个人而已。所以石川才一直避开人多的地方,一直避免在公众场合和吉泽对话。一旦在其他人面前现身,就意味着这一世最后的旅程必须提前结束。
那一晚,石川要求吉泽再次拥抱自己,害怕失去石川的吉泽起先拒绝了,但最终仍然抵挡不住对方的哀求和3年来的思念,紧紧抱住了石川。
不愿睡去的夜晚,因为害怕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再也看不到对方。石川只希望吉泽不要跟随自己而死,只希望她能够等到自己转世,好让她能够找到对方。

第二天,石川约定般所说的那样消失不见。
心痛欲绝地吉泽看到了石川留下来的日记,终于下定决心好好活下去的时候,却因为连年来的折磨被突如其来的疾病击倒。
危机时刻,松浦听到了石川的恳愿,跑去吉泽的公寓叫了救护车救下了吉泽。

被医生认为必死无疑的吉泽,却不可思议的渐渐康复。与继父之间的隔阂也终于渐渐消失。
然而在医院里度过的这大半年,吉泽却明白了一个只有她才知道的事实。

当樱花再次开放的时候,吉泽央求松浦带她去产房转转。
路上,吉泽脱下了一直带着的项链上那枚没有能够送给石川的戒指交给了松浦。
“没关系,我们两是连在一起的。”吉泽说着,抬起头望向天空,脸上的表情极为精悍。

拖着仍然极为虚弱的身体,拼命在一群新生儿中找寻她熟悉的气息。
终于,在失去知觉前的那一个刹那,吉泽看到了从产房中走出来的护士,还有在护士怀里那个健康的女婴。

太好了!我薰上了!
来生,我还是成为一个男孩子吧。
我一定会把你找到的,
所以,请你稍微等我一下噢。

生日快乐,梨華ちゃん。



想说,这个作者,真的是非常的讨厌,非常的过分啊。
在没有希望的时候,给出了希望,在满怀希望的时候,又让人绝望。

一直以来,我都说觉得死别远比生离来的痛心。
因为那是无论怎样都无法挽回的。再如何不甘心,如何努力都不能改变的结果。
面对死亡,我会感到非常的无力和无望。
整个读下来,对这一点的感觉越来越强烈。

所以才无法忍受「ハルカゼにのって」这样的故事吧。

但是,有些事,也可能只有死亡可以改变或者解脱。
所以不是不能理解阿吉必死的决心。
也正因为这一点,让我更加难受。



好在玄米ちゃ同学的其他文章都很甜蜜,虽然ドS的本性放在那里,吊起胃口来实在是让人吃不消啊~~

Ice CreamとMy Pudding

最近乘着换季买了一大堆的冰激凌。
想说,日本的甜点做的真的好好吃。虽然只是超市货的减价冰激凌。

来了日本之后,迷恋上第一样东西就是在国内从来都不吃的布丁 = =
基本每个星期都会买一两盒来吃,有新品是当然不会错过的──最近出的南瓜和番薯口味里,南瓜真是超难吃 T T

人果然是会变的。

比如从来不吃的布丁,从来不抽的烟。

还有,第一次看到PV超嫌的「愛すクリ~ムとMyプリン」

结果在H!P2007年的冬控上看到之后,成了最喜欢的美勇伝的一首歌


当年看DEF DIVA唱「好きすぎでバカみたい」的时候,无比anti的石川梨華,现在却是大爱的“儿媳妇”

(不过时至今日,还是对少奶奶那微妙的始终在走音的边缘的白开水的演唱鸡皮疙瘩 = =)
话说,阿吉那个家伙,貌似对美勇最有感情的一首也是「愛すクリ~ムとMyプリン」 = =
果然啊,大家都是ero大叔。

切回正体。
想说之前突然心情低落到了一个极点以后,坐在电脑吃冰激凌却依然很快乐。
我其实并未失去过什么,反而是因为有了过去不曾有的经验而变得抑郁。

可能只是因为,对于未知,小时候怀着的是雀跃与新奇,长大了却变成了不安和焦虑。

有很多事,是意想不到;但有更多的事,则是心知肚明却又不愿意面对。
对于我这么个无论精神还是肉体骨子里都洁癖的人来说,要坦率地承认一些事情是很难的。

现实都很难把握,何况未知的未来。
想得太多,消耗的能量也太多,真浪费钱啊~

在别人的身上看到自己的未来

一直都很明白,自己的未来,自己的命运并非我可以把握的。
一直就很明白,如果不依靠别人,什么事情都做不成。
尽管我一直在默默地试图否认,试图反抗,但是越是否认,越是反抗就越是清楚地看清这一点。

今天看到H!P的公告,除了唏嘘感慨之外,再一次的看到和她们一样的,自己的命运,终究会被那些站在食物链顶端的人物翻弄。

我不知道别人是怎么看待我的,但是比起自我评价,我在意的却一直是别人怎么看待我。
对于这一点的执着,我自己都觉得绝望。

我试图扮演的,只是别人心目中的我而已。

最近不伦是和母亲在MSN上聊天也好,和家人通电话也好,我总是扮演被撒娇的一方,总是要扮演不擅长的安慰人的角色。
其实,我很想说,我觉得很累,我感觉到巨大的压力,我还是一如既往地无望。
可是我能做的,还是在扮演父母所希望的那个角色。
父母所希望的那个,脑袋瓜好使,抗得住压力,明白自己的目标,终于变成了可以依靠的大人的那个角色。

站在阳台上抽烟,四周安静到可以听到烟草燃烧的声音,我觉得身心疲惫,可是居然连眼泪都流不出来。
流不出眼泪的自己,让我觉得越发变得讨厌起来。

我真的很讨厌,那个告白了之后被人拒绝,却还要白痴一样地担心对方会不会受到伤害,会不会感到压力的自己。
很讨厌不断地重复相同的实验,不断地失败,不断地放弃每周唯一一天休假时间,还要担心讨论会上拿不出实验数据时教授的表情的自己。

突然间有些体会到当时那些笑眯眯地对我说:“若いって良いな”的大叔们的心情。
原来,绝大多数的人,所拥有的唯一资本,都只是年轻而已。
而这资本,却毫无例外地,分分秒秒飞速地消逝。


想起来以前上日语口语课,谈论日本的终身雇佣以及年功序列。
惟一一个觉得好的人,就是我。
然而,即使在日本,这些也将成为过去式了。
憧憬着这样的制度的我,原因只是因为,我对未来充满了不安和恐惧。
而这不安和恐惧,终将变得越来越强烈。

我不知道为了别人而活着的我,如果没有了父母,要继续扮演怎么样的角色。
没有了对我来说重要的人,我要怎么继续走下去呢?

终于,听着ZARD的歌,能够痛快地留下眼泪来。
对于我,ZARD已经是一块永远柔软的记忆了

也许,我所想做的,也只是变成某一个人心中永远柔软的那一块记忆罢了。

如果没有明天,要怎么说再见?

很早之前就看到2ch在传,明年初的老人con之后,整个老人组会从H!P毕业。
然后,今天这个消息被证实了。

其实,早在8月底的时候,我就有预感。
当时听Gatas的台场活动音源,吉泽有说过,这是在台场最初也是最后的活动。
心里“咯噔”了一下,但想想可能是说今年的情况吧。

结果,有时候,不够前向き的想法,未必是坏事。

那么,早先的美勇伝的解散,也不过是过度的一环而已。


联想到石吉Duet这个所谓的最终兵器的出台,一切其实是那么的顺理成章。
最终兵器噢,真的是走到了终点。

想到年初的全员con,中泽和安倍说道10周年痛哭的场面。
回忆起来,非常心碎。
我不知道当时这两个人是不是已经得到了暗示,如果不是,那就更让人觉得残酷。

虽然,偶像是商品,音乐人,歌手也都是商品。
只要不是在食物链的顶端,谁都摆脱不了被操纵的命运。但做得漂亮与否,实在是差得太多。
接下来UFA打算拿这些女生怎么办呢?
其实,大部分还只是20多岁,花一般的年龄(我不是想另外强调自己也还正当青春 = = )。
即使在外人看来,也是很残酷的做法。
相较对比,J家也好,Being也好都实在是厚道得让我感动了。

回过头来说说石吉,尤其是吉泽。
对她来说,很重要的Gatas也许就要这样消失了。
表面大条,内心纤细又别扭的吉泽,会怎么想呢?
真的很遗憾,对于我来说,如果没有Gatas的存在,我也许根本发现不了吉泽的魅力吧。虽然我很少提起Gatas。
至于,石川,更加的令人担心。
那么认真,敬业,牺牲,结果却还是这样的结果。

只能说,希望那个hANGRY & ANGRY的组合可以走的长远一点。
我还是最想看到,作为歌手出线的石吉啊。


原本还在犹豫要不要去看老人con,这下彻底不犹豫了。
就是有些担心,看到中泽和安倍,我会不会想要流眼泪。

Rock!Rock!!Rock!!!

最近热衷的歌曲,除了某神秘团体>0<的Kill me, Kiss me之外(只要回到宿舍,就是无限循环这首,mini album还要等好久呢~~),就是Kate Perry的专辑“One of the Boys”。
起因其实还是因为某OPV用了她的冠军单曲“I Kissed A Girl”,结果就发现此人的风格超合我的胃口。


某两人的OPV


真难以想象,Kate同学出生于一个基督徒家庭,父母都是牧师,她的第一张专辑居然还是福音专辑 = =

另外会和“One of The Boys”一道播放的是上木彩矢的“Are You Happy Now?”
作为Being现在唯一走正统Girl-Rock路线的孩子,对她的新专辑始终有些抵抗的情绪,原因是她Cover了ZARD的「愛は暗闇の中で」。
之前的08版本,就有很多ZARD的歌迷对于重新mix之后的版本中,坂井泉水的声音表现不清颇有微辞,这次倒是蛮好,干脆整个覆盖掉。
当然,撇去这个因素,上木的专辑,我还是很喜欢的。

只能说,我还是最喜欢ROCK,或者说,我其实喜欢的就是Rock。
之前还在不停地复习WANDS的专辑 = =

另外,最后还是要无条件推一下hANGRY & ANGRY的
这两个人的声音原来可以那么合~~既然力量上不足,那就在速度感上补足吧。效果不错。
http://jp.youtube.com/watch?v=Glb1AMFJmNg



爆弹投下!石吉Duet出道!!

komo754.jpg
就是这样,不用怀疑
石吉两人被之前石川参加的Tokyo Collection的品牌设计师看中,组了同名品牌的indies组合。
走摇滚路线。
官网:
http://www.myspace.com/hangryandangry
事务所也默默地出了个title flash:
http://www.up-front-works.jp/hangryangry/images/header.swf

热到像做梦 = =

话说歌本身很不错,是我很中意的rock,而且虽然加了电子元素,但本身仍然相当punk,真是爽翻。
之前吉泽说想做Bandol(band idol),她和石川的私服也一直是punk rock风格地到处晃悠。真不知道和这个indies团哪个是因,哪个是果。
另外,强烈地怀疑,之前音ガ之所以会有那么莫名的kiss scene就是事务所的test!

废话少说,石吉的Duet对我来说实在太梦幻,加上曲风又是出人意料地和我胃口,实在是兴奋到发抖。

丢音频,wota真是动作神速!


顺便丢石吉其它几次duet合作,意外地感觉tone根本不是一个音域的两人,真的一起唱,声音协调到令人感动 = =
最早在歌ドキッ!上唱チェーリ~
已经变成石吉神曲了 = =


然后是Get Wild,某人说这是她去karaoke必唱曲目──虽然原先是她老婆一直说很喜欢的歌


然后在FC的夏威夷活动上再次演唱チェーリ,闪的要死啊,请自备墨镜~



好了,11月19日要发mini album了,我会准备好钞票的 = =

好吧,公认了



请注意4分15秒的部分。
いしよしキタッ!~
但这不是最妙的,更妙的能登瞬间的表情,很搞笑地解释:石川さんと吉澤さん(结果就是证明自己是wota = =),还有我爱死能登同学之后那unfufufufu的笑声了。

是说,ドガドガ本来就是H!P进攻动漫wota界的节目──主动出击和AKB抢地盘啊。
但是还是很难想象,要怎么Cosplay H!P呢?而且都是CP啊CP!!

老了,实在是缺乏想象力。

可这个是已经能够公开宣传的内容了么?
虽然两个人的互动从06夏con的「Special Generation」开始解禁,07少爷毕业以后更有全面升温的感觉。
不过,这么大鸣大放,还是让人有点不适应。

年初少爷已经发表过「いしよしコンビ」宣言了,所以,我就当你们是公认了 = =

完全燃烧的人生

此篇文章只限博客好友,或者知道密码的用户才可阅览
输入密码
博客好友申请

人間関係に、疲れた~

今年の研究室一気に6人のM1に入っちゃった。
その中に女の子が一人しかいない。

その女の子は、見た目凄く慎重ながんばり屋さんだけど、実はおっちょこちょな子なんだ。
ほぼ毎日一番早い来ると、一番遅い帰る。
けど、最後の片付けのが常にめちゃくちゃだ。
水流の圧力利用して液体取り装置の蛇口の取り閉めを忘れたことも多い。

中学校、高校、大学は全部女子校らしいので、男との付き合うのは非常に苦手そう。
だから、同じM1の人とあんまり話がない。いつもM2のある女の子先輩と共同行動みたい。
多分、彼氏なんかも存在しないと思う。
結構、照れ屋さんそうだけど、人の要求などお断り出来るわけでもない。

いわゆる、いじめられキャラだと思う。

夕べは、何とほかのM1と大けんかしちゃったそう。
洗うべきな瓶とか、ピッペトとか放置したまま帰っちゃった。
今日、うち研究室から帰ったとき、M1の中に一番年上の男の子は洗浄室に彼女にかわり洗った。

中国同士にも彼女のこと説教できないと共感した。
「なんか、説教したら、彼女をいじめるな感じ。すごく落ち込むそうから、ヤバいかな。Uさんでさ、自分でも辛くない?」っと先輩が言った。
確かに、うちもそう思う。

ほかのM1と違う,就職活動も全然してなかった。
正直、彼女がそんなに研究に向いてるわけではないけど、他の仕事より、やはり研究に続けられば良いかしら。

ぶっちゃけ、そのような人に交際はしんどういよ。
M体質と関係ないと思うけど、人に不愉快にさせたくない。
けど、はっきり言い出さなきゃ時もあるし、自分でもいつもガンマンなのも無理。

ああ、賢い方がやっぱりいいな。

さてと、人間関係につかれちゃった時、肉を食べろうか?

KUSO元祖

侧边留言栏的某位同志曾经问我,为什么萌H!P呢,AKB48明明更漂亮啊。

其实当时我自己也不明白 = =
但,有一点可以确定的,如果要萌颜的话,AKB48是根本如不了我的眼的。和80年代那一批偶像比比,光是颜这块,真的没什么好比的。
随便甩两张斉藤由貴和南野陽子的图,就已经不需要任何说明了

曾经被称为“綺麗のなんの”的南野


因为某些原因,曾经在手机里藏了很久的她的图片的斉藤。

顺便,如果要做颜放的话,那我大概会是这个孩子的放

很80年代的藤井美菜小朋友,又一个Miss庆应,喜欢她的hotmilk广告 = =


话题转会H!P的身上。
为什么我会萌H!P呢?一个偶然的机会,我看到了後藤真希的「やる気!It's easy」的现场演出。

好吧,说说,你想到了什么?

没错,就是这个──森高千里的首本名曲“17才”!还让我发现,两首歌的编曲居然是同一个人这样华丽丽的奸情。

特地丢一个演唱会版本,是因为那个写了M的内裤版本的服装不如这套更有说服力。
顺便膜拜一下曾经的'长腿姐姐“的一双美腿 >.<

H!P和森高都属于Zetima这个唱片公司,H!P的成员说到森高都立刻贡到大前辈的位置。森高作为偶像,不论是服装,舞蹈,歌词,都开创了kuso的先河。H!P的kuso风格不能不说没有受到她的影响。而我个人最中意的80年代偶像除了中森明菜就是森高千里了。

好,接着来看飼小姐的。

继续是超短蓬蓬裙(更短 = =),长手套,还有整个H!P最一脉相承无人能出其右的演唱风格──一样的高辨识度嗓音,一样的弱气,一样的飘忽不定 = =

如果说,H!P是森高的延续和纵深发展的话,我觉得实在是没什么不妥。
而至于AKB48光从推广路线和方式,以及最最主要的那个制作人秋原康来看,就应该可以认为,其参照元祖是おニャン子クラブ。但,我对小猫俱乐部实在是兴趣缺缺,唯有solo后的工藤静香令人映像深刻──此人变态的吐词风格还有微妙的眉形,真是令人过耳过目都难忘 = =


个人观点,80年代的偶像,最后发展最好的便是森高。
虽然也是先上车后买票,但嫁给江口洋介以后却给人婚姻美满,生活幸福的感觉。尤其是夫妇两一起拍的广告,真的很让人羡慕。

森高本人也是极为努力的偶像,在音乐方面真的是没少下功夫。
虽然「17才」本身就是翻唱70年代的南沙織,但让人记住的却是森高的版本。而森高自己的歌曲同样被人频频翻唱。kuso的作词风格更是一绝。
比如这首「ロックンロール県庁所在地」

同样是live版本,秀了一把吉它功力,之前还收藏过一个打鼓的live版本,不只是否还健在 = =

啊,真希望H!P的后辈们能够像这位大前辈多多学习,无论是专业技能,还是挑男人的眼光。

10月了,秋天了,半年了

这几天神户一直在下雨。
所谓的一场秋雨一场寒,气温也就顺理成章地直线下降。

今天午间终于放晴了,穿着衬衫,卷了袖子出去吃饭(其实是带自己的便当去学生食堂吃罢了 = =)。阳光下,凉风吹来,很舒服的秋日。
10月了呢,的确该是秋天了。
过了半年,气温于是回到差不多来日本的时候的水平。
属于我的有限轮回的季节,又这么转过半圈。

据说每过一个夏天,人就会老去一些,今年这体会似乎特别明显。
想到小乐乐对我说的:“你以为你几岁,25岁啦!”
“まだまだ若いよ”这样的话大概也听不了几次了。

原本以为会很有干头的点突变项目,其实早被强大的某实验室覆盖了。
副教授丢给我看了一片论文,实在是令人沮丧,同时忍不住怀疑一下教授他老人家是不是没看过这文章啊?
博士后安慰我说,以后发论文,这可是第一篇参考啊。
拜托,这还能发论文吗?

于是继续不咸不淡地做着实验,讨厌的RNA合成,讨厌的细胞电转染。
一周的时间里,我居然做了三次了。
一次要做5个,真是麻烦的任务。何况还要想到其实不过是重复别人的实验结果,非常的无用功便觉得沮丧。
当然,表面上是不能表现出来的。

京大院考的准考证终于来了。
整理了下考试范围,忍不住崇拜一下wiki这样东西。
于是继续不紧不慢地看我的基础书。
晚上洗澡前靠在阳台的栏杆上一边抽烟一边看着雨幕下的点点人影,有点莫名自己干嘛这么喜欢给自己找罪受?

于是想到我妈说的事情。
婴儿时期,爷爷推着童车带我出门“兜风”,非要推在高低不平的石子路上我才会停止哭闹。所以说,这种愚蠢的行事风格是一早就定了的?

LION的牙膏快要用完了,深深地觉得实在是太好用了。包括它家的牙刷也是顺手的不得了。
口腔清洁这一块,LION太无敌了。

11月开始,丢垃圾的规则又要变更,需要另外支出一笔钱来买垃圾袋!
于是寝室宣布,为了适应该变化,撤销厨房的生ゴミ桶 = =
靠,这是要我把菜皮残渣之类的东西暂时丢在哪里呢?想不通日本人怎么会忍得住这种招惹苍蝇蟑螂的东西在家里一堆就是两三天啊~~
然后台湾的舍友告诉我,她家那个县是台湾的垃圾分类第一,一共分10类。所以她很习惯
= =
好吧,我家丢垃圾就是从来不分类,我到现在还是很不习惯!


嗯,总之就是这样,一晃半年就那么过去了。
没什么不适应。
只是了解自己原来是一个很害怕寂寞的人罢了。不过以后的日子只会越来越寂寞,所以薰紧适应吧。


下半年的计划,10月复习应考
11月考试,去看宝冢
12月,看少爷少奶奶,看ZARD展
1月,USJ? H!P老人con? 回上海
2月3月看京大院考的情况,总之就是要找房子,搬家
以上

Live Traffic Feed
月別アーカイブ
リンク
ブロとも一覧

Artemis' Palace

WiiちゃんのHAPPY部屋

Sleeping Child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この人とブロともにな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