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の中のキス

今日、三宮で乗換の時、慌てて歩いていた。
フッと、あるカップルを見ちゃった。

背がちょっと高くておしゃれな二人だった。手を繋いで歩いてた。
タチの方は本当に綺麗で凄く清潔的な顔を持つ。ベーリショットの髪型、あんまり無表情のまま、クールでかっこ良かった。
ネコの方は相手と比べたら普通だと思てる。見た瞬間で、ペコって、相手の肩に頭を寄って、淡くて微笑んだ。

その時、自分の胸に、なんか微妙な感情を浮かべいた。
ちょこっと驚いた。
だって、日本人のスキンシップで中国人より少ない。普通のカプルでも手をあんまり繋いでない。

そして、ちょこっと羨ましさ、ちょこっと痛み。
胸に。


今まで、時々その夢を頭の中に浮かべ出した。
アモイのそのホテルで、うちと彼女は床に座って窓の外の火事を見ていた。
まるで「ノルウェイの森」のエピソドの中に、ワタナベとミドリのように座っていた。
ちょっと後ろの彼女の視線を感じて、頭を振り返れば、すぐキスをしちゃった。
ただの唇を触れたキスだった。

キスした経験がなかった。
だから、その感触は夢の中にも分るわけにはなかった。

しかし、その時、彼女の潤うんだ瞳がかなり印象的だった。
自分のトキメキさもどうしでも忘れられなかった。

こんなドキドキのは初めてだった。
心臓が壊れるそうな怖くて、夢の中に目覚めちゃった。
ただの一度もしたなかったキスなのに。
悔しかった。

うちは、彼女が好きになったのをその時初めて気づいてった。
23年以来、一生懸命逃げるつもりなのに、結局逃げられなかった。

悲しい事実、認めたくない事実。

好きと言う気持ちが、初めて感じるのは夢のキスだった。
一度もしてなかったキスだった。

所谓的别扭

考虑再三还是决定把这张图给贴出来──虽然这图早就被CP wota们广泛展示了。


音楽ガッタス3rd Single V里,making的截图。
加上之前两人面红耳赤发出各种奇怪的声音加以掩饰的片段,赤裸裸地“cut”声之后别扭的少爷娇羞地轻推少奶奶,小声说着“バカ”的部分。
你叫我怎么相信少奶奶在公开场合表示这些不过是你们「勝手に」「いつも通り」「好きにしても」的随性玩笑呢?
还有,一开始我真的是真心认为你们不过就是借借角度而已,可你干啥要再三再四强调“没有碰到!”连“看上去像碰到”都要支支吾吾呢。

于是真相是,这组镜头你们拍了很多遍,而且还不单纯只是借角度 >0<


老实说,对于石吉这两个人的关系,我的内心是很矛盾的。
我相信“いしよしはガチだ!”(这当然包含了个人的投射问题),也喜欢看到美型的两人出入成双(没办法,我就是该死的外貌协会成员 = =);但同时,我也深深地明白CP这种东西wota们的妄想占的比例太大。同样一件事,在CP和非CP的wota眼里意义就完全不同,即使同样是CP wota萌不同的CP也会有不同的看法。

低调,暧昧,总是试图隐藏的石吉,才是我喜欢的石吉。

总是在镜头前吐槽石川“恶心”,但却奇迹般的凭着每月3000日元的零花钱送出限定版粉红超大维尼熊生日礼物的吉泽;总是在镜头前用闪亮的眼神望着吉泽,再无聊的广播节目中只要一提起对方立刻就变得超high tension的石川;每次三文字作文都会狠狠攻击石川,但奖赏游戏中,身后熟悉的声音说出“我要吃虾”的时候,却在轻轻地抱怨后立刻将筷子伸向自家小组锅里的吉泽;面对镜头总是那么专业努力,笑得花枝乱颤,唯有在听到吉泽和同伴间过于亲密的互动传闻时会控制不住地越来越面飼,越来越僵硬,让人担心下一刻会掉下泪来的石川。
这样的石吉才是我喜欢的石吉,这样的いしよし才是让我坚信的いしよし……

现在这样三天两头被拿出来晒,总给我一种作秀的感觉。或者,石吉是存在的,但已经不是现在进行时了。于是公司可以大大方方地用这种感情当商品来使用。
当然,要积极正面的理解,可以说多年的斗争终于有了成果,这两只于是又在一个团里,甚至还共用一个经纪人。但这样的理解,是不是太同人小说了──虽然很符合逻辑。

我曾经坚信石吉永远不会变成下一个GAM,也完全没有必要变成下一个GAM。
但,谁知道呢?
在这样一个连“腐男塾”(有兴趣的人自行google)都可以拿出来卖的世界里,H!P用石吉来迎合CP wota的口味,做出一些更夸张的事情来也没必要大惊小怪吧。

很可耻的,我就是那么一个会被骗到的CP wota。

虽然,比起限制级的kiss scene和那些有的没的解释,我更愿意看到的是这样的画面。

やばい。 かなり、ヤバい!

为了薰上京都大学的出愿时间,今天二度远征京都。
而且,比第一次起得更早,薰得更急,当我在11点重返神户,踏入研究室大门的时候,发自肺腑地崇拜了一下自己。
接着就瘫在椅子上再也不想起来做实验了 = =

然后写邮件告诉教授我已经交了申请书,于是立刻收到回信,问我要不要历年考题用于复习。
555,教授我很感动啊,你这么积极地想收我为徒。
不过我比您老人家更积极,已经从学姐那里拿到考古题资料了。顺便,感慨一下,自己真是善于勾搭年上女性>.<|||

于是说说这个考古题,第一眼瞄过去就差点昏倒。
哪怕是考中文,医学,生物学的20选3问答题我都不一定有把握何况用日语活英语作答。然后再扫一边,发现似乎用功读完手头几本基础的生化,微生物的书还是有点可能的。
于是今天一个下午,都在努力从零开始,温故知新。
这么认真的学习,估计要真正持续40天了。

回到家里,总结归纳了一下历年考题的基础部分,果然,特别是感染,免疫学以及基础的这一块重复的概率不但相当大,而且几乎都局限在一个范围之内。
个么好好复习,希望还是很大的。

顺便看了下英语部分,难度不高,题量不小,比较恶心的是有英语翻译日语。
好吧,你就折腾我吧。
反正可以带字典,我编也编出来了。
读了那么多年书,最大的成就就是对待应试,还是有一套的──全中国学生都有这方面才能啊~

为了这个有心血来潮嫌疑的考试,我居然在短时间内花了那么多精力财力,累得免疫功能下降,嘴上都长疱疹了!如果考不出来,如何对得起自己!!
而且,除了大学英语六级考的第一次之外,我还从来没有浪费过考试费──算小小自傲?

于是,重新把从手机上小Wii送的考试必胜护身符挂到钥匙圈上。
然后发现,身边两个学业方面的护身符都是从京都求来的,冥冥中是缘份么?

好吧,我承认,这是心理暗示,但我需要心理暗示!


最后扯个无关的话题,三得利的金麦啤酒换了代言人,从中年主妇换乘青年美女。
来回两次坐阪急,都坐在同一个位置,看着这张招贴画。

深深的,被这双眼睛迷住了。

花痴 = =

新的征途

这一切只是源于阳台上的一支烟。

中秋节的晚上,看着被层层阴云下的月亮被自己吐出的烟雾遮得更深的时候,突然陷入一种强烈的自我厌恶中。
于是回到房间里,打开电脑看着东大,京大,阪大的院生募集消息。最后发现除了京大,已经别无选择了。
结果抱着随便试试的心态给教授发了一份邮件。

结果在隔了三天音讯全无,我正在暗自感叹到底是京大的教授,就是拽的时候,突然收到了回信。
回答了几个他提出的问题(纯粹是看着微生物分野介绍随便对付了一下)之后居然就约定了周六见面的时间。回头再去看这个研究室的论文,发现我真是RP大爆发,完全都打在要穴上。换而言之,这个研究室做的正是我最想学的。

很彪悍的要求老师改换了见面时间之后,在一种亢奋的状态下,周六上午6点半就爬了起来(来日本之后只有去ZARD追悼live那次是在8点半之前起得床)。靠着手机GPS的指引花了两个多小时终于摸到了京都。

想说,原来没有很明显的感觉的神户是个おしゃれ的城市,但睡得嘴巴张开口干舌燥的醒过来一看到周围坐着的京都民众的打扮后,立刻觉得神户真是Fashion啊。
京都人的穿着基本都是单色系,式样也简单到不行,未免朴素过头了吧?

顺着鸭川走了一段,便立刻体会到盆地气候的特色,闷热的感觉不是盖的。大概是神户海风吹得太习惯,好日子过得太舒服的关系。

京都街道一景,一座平坦的不可思议的城市,古都啊~
另外这次照片都是手机拍的,我又太激动,太兴奋,手抖的厉害,画质见谅了 = =

顺着近衛通り一路走去,终于看到了几座红色砖墙建筑,虽然只不过5层楼,居然已经很显眼了。寻死着这应该就是京大医学院了,往前走几步一看果然不错。
kyoudai sodo

kyoudai gate
朴素的一塌糊涂的大门,和国内某些名校的排场相比简直不足一题。但,这可是京都大学啊!

kyoudai title
光这几个字,就觉得憧憬的一塌糊涂了!


kyoudai michi
走进去之后,感觉非常不错,安静整洁,很有做学问的地方的味道。

kyoudai sora
树木也很繁茂,公园一样。

按照教授指点,没两下就摸到了微生物所在的教学大楼门口。
kyoudai building

和教授约了10点,我大约9点50出头站在了大楼下面。
寻思着,过了55分在打电话给教授办公室,让他来接我(进楼需要IC门卡),免得让人觉得我怎么来得太早,却看见一个貌似教授的大叔,跨着皮包西装,一路走来,停在一丛花花草草前面开始扒拉起枯枝杂草来。 = =
第一反应,这个人肯定就是我要见的人,第二反应,我应该和此人投缘。
后来事实证明,女人的直觉果然是很靠谱的。

教授看到我之后立刻就问:“しゅさん ですよね。”
啊呀,好感动啊,居然知道我这个姓念しゅ,教授一定做了功课 = =
于是寒暄几句就跟着教授上楼了。

一进研究大楼,立刻就被环境吸引到,很不客气地说,神大的硬件条件完全不能和京大相比──这大概算是屁话 = =
教授换了两次鞋子,才进了教授室,之前还抱怨说研究室里居然只有他一个人来了。
汗一下,想想我那个研究室周六的10点应该已经不止一个学生在干活了 = =

进了房间,教授转悠了一圈,摸出冰过的乌龙茶和两个塑料杯,到完之后,还比较了一下,说着:这杯比较多。把那个杯子赛给了我 = =

然后就围绕我的学历问题开始研究对策──因为我已经错过了必须的外国人事前审查时间,所以根本是在勉强教授帮我动用私人关系搞定。
一边讨论我的受教育年限,一边还和教授闲聊中国大学的排名,交通大学的含义。在大学学了些什么,实验的操作,花王的经历,神大的研究项目。
知道我是上海土生土长的人之后,教授还拿了地图叫我指给他看交大的位置,对上海也是赞不绝口。识货的大叔。

教授还夸奖了一下我的日语不错,当然这天我是完全的超水平发挥啊。自己都在纳闷,什么时候口语变得嘎流利的,明明平时说得机会也不多啊。

对于事前审查的事情,教授表示尽量帮忙,但也不能打包票,叫我做好心理准备。
顺便说了一大通我现在神大这个教授的好话,夸奖对方是他认识的最认真的人,很欣赏,很喜欢。说跟着现在的教授也会学到东西的。
那么我就只好一边附和,一边继续表决心了 = =

期间教授还问我当初怎么就没直接报京大的研究生,我说那还不是京大太牛,我担心自己能力不够 = =
结果,教授居然说,这些年大学院博士生源减少,146个的定额,一般只有160人不到来参考,除非实在太差,不然一定没问题。
噢,好吧,我理解成,只要我来考试表太离谱就一定能过可以吗?

后来还说道很关键的生活来源问题,听教授的口气,似乎京大的RA津贴相当不俗,可以勉强支撑生活费了。
果然是有钱的学校,有钱的研究室啊~

前前后后,教授打了三次电话给教务科,无奈当天是周六,没有办法接通。于是和我商量好,周一一早他再同教务联系,然后和我互相交换了手机号码,我就起身告辞了。
结果,抬头一看居然已经东拉西扯了一个小时。
快11点了,这个研究室依然只有教授一个人 = =
果然啊,我现在的教授真是认真到一定的程度,以至于我们一起跟他苦干 = =

出门前,教授又塞给我一瓶茶,说是天气太热,留着路上喝。
感动一记。事前不知道,这个教授居然是京大医学院的副院长,而且下个月开始就是院长了。平易近人到了一定境界了。

kyoudai ocha
从京大医学院院长手里接过的茶 = =

于是又是长途跋涉,一路回到神大,打开邮箱就看到教授发给教务处顺手抄送我的邮件。
感觉态度相当坚定地希望教务处通融,还狠狠夸奖了我一下,说是无论如何想要收的学生。
呵呵,内心得意一阵~收到京大医学院院长的赏识,超自慢!!~~
个么继续做我的实验,从下午一点干到晚上7点半,累得半死。

偏偏精神兴奋的不得了,真的很久很久没有体会到这么紧张兴奋的心情了。
当天晚上当然是没有睡好,周一也是早早就醒了过来。大半天就一直处在刷新邮箱的烦闷紧张混乱的心情中。

终于到了下午3点多,捷报传来。教授又另外嘱咐我去办一下神大研究生的在学证明。
之前教授介绍我勾搭的两个中国学姐也说替我把历年考试试卷给寄出来了。嘿嘿~

好吧,接下来就是等报名书寄过来,踩着截止日期邮寄出去,认真复习,准备11月5日的入学考试了!!
新的征途开始了!!

没用的老爸

院生合格的那天晚上,接到家里打来的电话。
一反常态地电话很快就转到了老爸那边。兴奋异常,在一旁转来转去的老爸。

来日本之后,每次和家里打电话,总是没什么话好说的样子,总是老大不情愿似的三言两语就结束的老爸,像喝了酒一样唠唠叨叨,杂七杂八地和我扯了一大通。
院生合格的事,神户的天气,股票,大学排名,等等。

一直以来,就觉得没有比「不器用」这个词更适合用来形容我爸的了。
虽然,这么说自己的爸爸真的很失礼啊。但事实啊 = =

基本我身上的缺点都遗传自他,比如三分钟热度,顽固,冲动,极度怕麻烦,莫名其妙的正义感,爱喝酒且一喝多就罗唆得收不住嘴,不擅长处理人际关系,根本就不知道怎么正确表达自己的感情,得过且过(虽然被老妈的基因中和了一下)等等。
家里的电器从来都是我看完说明书讲解给他听,电器坏掉不是我就是老妈出手,遇到需要和人交涉的事情躲得比谁都快,宁愿在家里做家务也不愿低头出去找份更赚钱的工作。
有时候简直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

完全没办法抬头挺胸在外面吹嘘的老爸,这就是我家的事实。

对我的教育,也基本处在半放流的状态,还美曰其名,女孩子的教育就应该是妈妈管,男孩子的话当然他出手──简直是屁话。
甚至公开叫嚷:少年靠父母,中年靠老婆,老年靠女儿!

まったく!

但,经常被人称赞走姿坐姿端正也是因为老爸总在一些小事上没完没了的唠叨的结果。

笨手笨脚,冥顽不灵,吝啬小气的老爸,让我妈住院3个月期间的我吃了一整个夏天的冬瓜毛豆汤,但对于每天都会准时去医院看老妈,甚至到了需要严词拒绝护士长勾引的地步的老爸,虽然有怨言,但还在看在他温柔又忠诚的份上原谅他了。

是啊,温柔又忠诚,是这个乱没用的家伙唯一的优点吧。
所以,知道我是那样的情况之后,一直嚷嚷不结婚不生孩子的人生是不完整的老爸,突然再也不提那个话题了。

想到这一点,突然觉得这家伙真是温柔地让人想哭。

有时候甚至会觉得,可能,在这个世界上,对我寄予厚望(虽然我一有风吹草动,他会沮丧地比我还快还厉害),视为最大的骄傲的人,只有他一个吧。

ねぇ~お互いに、もう少し素直になればいいじゃない。
親父~

合格!~

平成20年度(10月入学)神戸大学大学院医学研究科医科学専攻(博士課程)入学試験合格者は次のとおりとする
我就是那个370003

原来以为自己会很淡定,结果打开结果发布的网页的时候,心跳得像在打鼓。
手指都在抖。

我总是以为自己不在乎的事情,其实对我来说都是那么的重要。

回家买了一个蛋包饭便当,一罐梅酒,一个布丁。
算是小小的庆祝吧。

真正的征途开始了。

We'll be alright ! ~B'z 20th Anniversary GYM LIVE Report ~

B'z的二老一直被称为“雨男”,很多场经典的LIVE都是在狂风暴雨中进行的。
昨天出发前,神户突然下起了倾盆大雨,虽然天气预报一直就说周日会下雨,心里也有准备,但是真的下雨了,还是不由得觉得扫兴。
好在,雨势虽然惊人,倒也是收得爽快。出门前犹豫了一下,终究没有带伞。

自从来日本以后,除了去看ZARD那次,我完全没有激动的心情,甚至来日本的当天,也是平静的要命。
这次还是这样,心里在想的完全就是毫不相关的要不要买饮料进去,回家以后要不要做点东西吃之类的无聊至极的事情。

乘上ポートライナー来到三宫换地铁。一进站就傻眼了。
之前的“Action GYM”的时候就见识过在ポートライナー售票处的人龙,以及挂出的单程票暂时售空的牌子。
于是,很显然的,工作人员吸取了经验教训,专门辟出一块地方用来卖去会场的来回票,甚至还有专门的引导牌


去到综合公园需要坐10站,老实说感觉比去一趟大阪都远 = =
好在已经临近演唱会开演,人流已经不是那么密集了。
下了车,完全不用担心找不到场馆,迎面就是一大块指示牌。


此时虽然离开演只有不到45分钟的时间,但因为冲con这种事情已经老吃劳做,所以反而一点也不着急地慢吞吞晃去找Goods的队伍。
队伍很壮观,一边排队,一边欣赏周围Fans买东西,和立牌合影,转扭蛋,整个外场根本就是一个巨大的B'z主题乐园。
队伍行进的速度很快,采用的是分批放人的方式,和之前看ZARD的时候情况一样,不愧是一家公司的。接近购买柜台的时候,看到很多T shirts已经完全断货的牌子的时候不由心里一紧,仔细看去,我要的Brotherhood复刻版T的S还健在,总算稍稍送了一口气。
买好摩季要的手机链,卡贴,我自己要的场刊和T之后立刻撤退。

场刊做的不错,但是因为2004年ZARD的那本场刊的缘故,已经完全不能用“价廉物美”这个词来形容其它的场刊了。

走在路上,到处都是穿着goods T的fans,尤其是我买的这件复刻版T,实在是太经典了。


从Goods贩卖场去到主会场,要穿过一道长长的天桥,回头望去,人流如织。


远远可以看见巨大的体育场,“山顶”上已经坐了相当数量的fans了。


引导欢迎门幅~


走进会场区,去确认自己的座位,悲哀的发现,虽然写着是27block,让我误认为会是arena,但很明显的B'z的con是不会有这种好事情让非会员买到内场票的。

爬上山顶(真的是用爬的,入口建在一片坡道上,上坡的过程像在爬山 = =),眼瞅着没什么staff出没迅速用手机来了一张。事后证明,我这人果然胆子太小,有的是机会大拍特拍的。


好在,虽然距离遥远,但还算正对中心,而且,还有我最爱的大屏幕──对于连film concert都去过的人来说,大屏幕最高。
每个人的座位上都放了一条毛巾,一开始伪饭的我还以为是用来擦汗的,内心还感慨了一下Being的组织工作怎么这么体贴,然后就抓过来用来把椅子上的水迹擦掉 = =

可能是因为除了美勇伝那次准时开演之外,每次看演唱会开演时间过了大段才回迟迟开始的缘故,所以昨天仅迟了5分钟变开场照实让我吃了一惊。

开场的影片,由一个婴儿的诞生开始,在征“子宫”?“羊水”?的液体里浮浮沉沉,记忆中B'z的live画面包裹在一个个水泡中翻腾。终于,婴儿成长为一个妙龄少女,从液体中爬了出来。
这时候,镜头在会场和影片中来回切换,终于,我看到了影片中的欧美系美少女拾阶而上,站到了舞台中央,镜头中她慢慢张开双唇,说道:“I really don't how to say, but I guess I love you.”
没错,演唱会由「Bad Communication」拉开序幕。

虽然这个从水底升起,现实与影片结合的套路去年koda就用过(这场live的编排和现场效果灵到吐血啊),但听到那句经典的台词出现时,我深刻的体会到了,那种想说脏话来表示赞叹的心情。

下面来贴曲目list
01.BAD COMMUNICATION -ULTRA Pleasure Style-
02.ultra soul

LIVE-GYMへようこそ

03.裸足の女神
04.BLOWIN' -ULTRA Treasure Style-
05.ねがい
06.今夜月の見える丘に
07.もう一度キスしたかった

MC

08.恋心(KOI-GOKORO)
09.孤独のRunaway
10.Don't Leave Me
11.OCEAN
12.NATIVE DANCE

MC

13.Oh! Darling(ビートルズ;The Beatles)
14.だからその手を離して
15.いつかまたここで
16.ONE
17.LOVE PHANTOM
18.ZERO
19.juice
20.愛のバクダン
21.BANZAI
22.Brotherhood
23.ギリギリchop

アンコール

24.グローリーデイズ
25.RUN
26.Pleasure 2008~人生の快楽~

エンディングSE いつかまたここで+α

想说,这场LIVE实在太经典了,178当天的声音状态好到不可思议,比之前Action的时候不知理想几倍。带动会场气氛的能力也强悍到不行。「Juice」中和观众比赛喊“yeah”,这个人的肺活量啊,不愧是过了6000的奥运金牌选手能力。
如果说世界上有完美到无可挑剔的男人,那么,在我的心目中,这个男人就是178。
而且,也只有178。

有动作的三首歌曲「恋心(KOI-GOKORO)」、「NATIVE DANCE 」、「BANZAI 」,我跟着全场观众“不知羞耻”地大做特做(178特地关照大家不要害羞嘛,我很给他面子)。「ギリギリchop」的时候挥毛巾挥到肌肉酸痛(没错,那毛巾就是派这个用场的 = =),会场从前至后每个方阵的毛巾颜色不同,从山顶望去,就是一条巨大的彩虹。
(不过,我在挥动毛巾的时候,想到的却是美勇伝,一边看着被自己挥的像油条一样的小毛巾,一边寻思原来挥毛巾是个很有技术含量的动作。)

最有趣的MC出现在「NATIVE DANCE」之后,屏幕上倒数着B'z出道最初期的电视表演映像。看到青葱的178和老大的时候,全场的观众都在爆笑。
之后,舞台重现了出道时使用的“Sound Jorker”录音室。穿着墨绿色T,白西装的178(话说,这次con,178换服装换得那叫一个勤快啊~)和校服系短袖白衬衫领带的老大登场(很不厚道地说,这造型和「悲しみトワイライト」里的藤本美贵如出一辙 = =)。
两个人坐在那里闲话家常,讲到当年出道时被松本挑选(拣来,>.<)的178,讲到178回家和双亲严肃讨论出道的问题,讲到只有2、30人的可能连live也谈不上的首次演出,讲到东奔西跑到处去做吉它弹奏讲座的老大,讲到用karaoke技术作现场演出的创业阶段。
于是换上当年用的live,唱了178 audition时唱的The Beatels的「Oh! Darling」,唱了出道单曲「だからその手を離して」。

之后进行到「LOVE PHANTOM」的时候,会场的气氛说是瞬间沸腾。
女孩子的尖叫声此起彼伏(当然,全场只要是没有唱歌的时候,必然满耳朵都是“稲葉さん”的“黄色い歓声”),看着缠绕着绿色的激光束烟雾向我扑过来的时候,我突然有种时空错位感。
第一次听到的B'z的歌就是「LOVE PHANTOM」,让我喜欢上B'z的歌也是「LOVE PHANTOM」,最爱的B'z的歌还是「LOVE PHANTOM」。
那一年是1998年,B'z最风光的那一年,金银精选称霸全日本的一年。我躺在房间的地板上,听着广播节目的介绍。在小提琴独奏响起来的那一刹那,我觉得自己的心脏在颤抖。然后是那段悲伤的英语独白,然后是178的声音,毫不犹豫地撕破我的耳膜,窜入我的大脑。
那种感觉是如此的强烈,以至于隔了整整10年,仍然鲜明地完好地被保留在我的记忆中。

当时基本不懂日语,除了50音,几乎一无所知,于是我反复听着这首歌,一句句将歌词发音抄写下来,包括前面那段英语独白──现在听来更是让我忍不住想要流泪。
时至今日,我能够完整地背出歌词的歌曲几乎都是那一时期用这种方法记住的。

我跟着178怒吼般地唱着「LOVE PHANTOM」,完全无法感知自己的情绪,在类似一种放空的状态下,这个5分钟像不存在一般就滑过去了。
一直以来就一直梦想,在LIVE上和178一起高唱这首「LOVE PHANTOM」,如今,愿望实现,我却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样的情绪。
只能说,我人生最美好的10年里,B'z为我涂抹了非常靓丽的一页。

之后的「Brotherhood」,全场跟着178一边又一边的高唱“We'll be alright!”。
那一刻我流泪了,虽然来日本之后,冲con我几乎没有不哭的(美勇伝那个不算= =),但这次的泪水,并非因为ZARD而来的一连串触景生情;而是强烈地让我感受到了希望。远比之前「Juice」的超大火球以及「愛のバクダン」的煦丽焔火让我感到热烈和震撼。

Encore的时候,唱“Let's Run, run for your life”的时候,我又再一次的感受到了所谓的激励,前进的勇气。

老实说,某人去世以后,我虽然做了很多积极地尝试和努力,但内心其实有一种万念俱灰的挫折感。
所以,才会无论如何都兴奋不起来,激动不起来吧。

然而,B'z的live,B'z的歌曲,这十年来对于他们的记忆,也许会把我拯救出来。

来看LIVE真好,We'll be alright.
必ず、きっと!

well副本

PIANISSIMO peche & Marlboro LIGHTS MENTHOL

最近タバコを吸うことになってきます。
PIANISSIMO peche と Marlboro LIGHTS METHNOL二種類だ。
噂によって梨華ちゃんとよっすい~が吸っていたブランドみたい。
所詮吸いたいなら、この二人の愛用品を試しましょう、っという気持ちがあるし、小説の中に設定されたタバコをよく吸うよっすぃ~の気持ちを実感したいという考えもある。

まぁ、言い訳というものだろう、これは、実に。


梨華ちゃんらしいのタバコ、すっごく淡いだ。初心者にたいしても全然OKな種類?
若しくは、タバコと言えないぐらいアッサリすぎ。メタノールがあって、それで桃の味も感じます。妙な不思議な女性向のイメージが強い。


どこでも買えるやつだ。PIANISSIMO pecheより明らかに強いけど、中国のタバコより全然駄目だろう。メタノールもスッゲ~いい感じ。女性の中に結構人気あるそうだ。うちもこちの方が好きーー比べったら。

勿論、良くない話っと存分分かってます。
吸う気もあんまり良くないより生理的な快感を全然感じられないこと。
なら、どうしてタバコを吸うの?

確かに、良い匂りがする。火をつけて前も、燃えてる最中も。
しかし、一旦冷めちゃたら、すぐ酷い臭いがする。
だから、吸うあとすぐ歯磨きに行って、手を洗って、シャワー浴びていた。本当に面倒くさいけど、どうしてもその臭いを体に付きたくないから。

けど、吸う時で心理的な快感がある。
ベランダーも含めて寝室全体に禁煙することが分かってくせに、わざわざベランダーで吸うことが先ずやばい。
時々、規則を破りたい、潰れたい。
いつも真面目に記帳目なうちは、時々こんな自分が飽きたい気持ちがくる。
めちゃくちゃことをしたい。
悪いこともいい。

だから、燃えるタバコの先端の明かりを見て、自分の鼻穴から煙を逸らして、結構リラックス。
そんなにいちいち守れなくても良いじゃないっと感じる。

三週間の間に、やっと二箱を消滅した。
これからはまだタバコを吸うかな?

わっかない~

健康に対して絶対悪い、けど、うちは長い時間に生き続けるつもりもなし。
親に知られるなら絶対悲しくさせる。
でも、これは本当の話だよ。
50歳ぐらいなら、一番良いっと思ってる。

本当の自分を漸く分っかて、認めて、受け取りつもりこそ、そう思ってる。

だから、今の時間をより大切にしたい。精一杯頑張りたい。
自分のために生きたい。
そして、パット、まだ輝いて内に人生をサッパリ終わられるなら、最高だと思ってる。

まぁ、ちょっと悲しいけど、宝物のような記憶とか思い出とか存在してない人生が、ただ余計に辛さになるだろう。
そんな人生、うちは要らない。

Live Traffic Feed
月別アーカイブ
リンク
ブロとも一覧

Artemis' Palace

WiiちゃんのHAPPY部屋

Sleeping Child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この人とブロともにな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