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逢い、そして別れ、そして…



美勇传昨天正式谢幕,完成了她的历史使命。
WOTA的盗摄真的强大到了相当的程度 = =

贴日网的报道很彪悍的Infoseek用的总标题“さよなら…活動終了に石川涙”
为什么是!!
是说,大家都看得出来,某人在那里兼营类似于皮肉生意的营生并非她所愿。
大家都知道,飼小姐你是个很具有职业精神的人(请不要擅自想歪),所以,嗯,辛苦了。真的。

然后关于三人未来的动向
今後、石川は音楽ガッタスのメンバーとして歌手活動に専念し、三好は舞台の道へ。岡田は持ち前の巨乳と関西弁のほんわかキャラをいかして、グラビアやバラエティー番組に本格進出する。

「明日から3人それぞれの道に進んでいきます!」(石川)。リーダーは当面、ハロプロの別ユニット「音楽ガッタス」の活動に専念。三好は舞台を中心に演技に挑む。岡田はバラエティー番組に進出する。

虽然之前就看到光男的blog上面说了某人「この先音楽ガッタスに集中だな」,但看到正式报道感觉还是不一样的。

淳君,让我拥抱你一下!!

这也就是说,音ガ绝对不会很快解散,绝对会有新单曲新专辑,绝对会有演唱会!!
很早之前就有人传音ガ是少爷竭力争取来的福利团,少奶奶硬要解散美勇也是为了和某人厮守在福利团里。
没想到,居然是真的!!


那个,啥啥啥之前的绯闻,果然是有影无踪。
浮云啊浮云,除了石吉,一切都是浮云~~

算是季度小结

不知道是不是某句歌词里说得,生活它总是给你一些,又不给你一些。
于是我们那一颗脆弱的小心肝,就在生活给我们的这些大大小小的跌宕起伏中飘摇着,变得越来越坚强,或者说越来越麻木?

实验不顺利的时候,被打击到要崩溃;有进展了,又要因为不得不每天来研究室做试验咬牙切齿。
出来理想的结果了,兴奋地一边向教授汇报,一边准备重复试验验证;教授一句话就让我瞎忙活了,把之前养得细胞统统丢掉。但是也因此终于有了一个空闲的周日。


最近身边狗血的事情层出不穷。家里的亲戚再一次地迫不及待地向我证明婚姻的不可靠。
老妈卖得电话卡似乎有问题,硬催我打回去的结果就是抱怨她和老爸再次冷战的原因就是以上与我家其实无关的纷争。

末了,再一次表面上赞同我不结婚,实际上明示暗示我趁早找个对象。
我真的不是不想结婚,但是我打心眼里认为结婚是一定要和真心喜欢,喜欢到想要和那个人生孩子,然后一起把这个孩子好好养大,才能考虑做的事。所以,老妈,你看这辈子我是真的没办法结婚了。

想说,现阶段我对未来的规划很清晰明确。
无非就是:考上博士──顺利毕业──在日本找到工作──拿到永住。
但,我都活到25这个岁数了,考虑问题不可能像5岁的时候那么一直线的拍拍脑瓜就万事具备了。
万一没考上呢?(虽然此概率很小)
万一没拿到奖学金呢?(你说某些人怎么就那么天真地觉得我一定拿得到,还一点不和我商量地就把阔亲戚资助我的5w给退回去了!怒啊!!)
万一课题不顺利不能按时毕业呢?(研究室里到处都是血淋淋的例子在提醒我,学位论文这东西绝对是要靠一点运气的。)
万一没能在日本找到工作呢?(在日本博士就业的形式向来就不如修士)
至于永住,那就更加是充满不确定因素的东西。

这些大的问题悬而未决的当口(尤其是未来的奖学金,真的是很关键的问题),我每天都要被实验结果折磨,都要被专业英日单词折磨,,都要被半生不熟的相关知识折磨,都要被时不时听不懂的关西话折磨,都要被不到4点就开始叫的鸟折磨。
这就是我处的环境,主观也好客观也罢,不得不进步,不得不努力提高自身修为。
我其实很辛苦的,虽然我觉得还是很快乐。
我其实很压力很大的,虽然我还是没有变痩。

当然,在日本读书,除了那些拿了国费的家伙,大家都和我一样辛苦,一样感受到压力。忙着读书,忙着报告,忙着打工或做试验。

老妈说,如果拿不到奖学金就把房子卖了供我读完博士。在电话里,我没有表示反对,但是,这个问题我考虑了成百上千遍了。
没有奖学金的话,我一定就放弃了,回国。只能是回国。

不想变成半吊子才决心去日本念书,如果那样的话的确会不甘心。
但是,如果用家里卖了房子的钱念书,我做不到,也念不下去。做人不可以自私到这种程度。那样的话已经触犯到了我做人的道匇底线。
但,能够来日本一次,我一点也不后悔。我真实的接触到了一个发达国家。这绝对不是旅游冲con之类可以做得到的。
生活便利,富有人情,福利完善,环境舒适,言论自由,这些和点缀了多少灯火通明的摩天大厦的某些样板完全无关。



说道人情,觉得在日本,得到的尊重和收到的关爱远比在中国多。

最近的一件,寄了钱去生协要求复印历年入学考试题。然后随考卷一同来得,是用毛笔写在和纸上的说明以及祝愿。
在那个瞬间这正宗的素昧平生,让我感动到想要流泪。






好了,牢骚发完结束。
8月6日就要考试了,也差不多要进入受験モード了~

Go!Fight!!Win!!!

大家都在想啥捏?

这几天在前辈的提携下,我制造的点突变病毒终于成功感染了细胞并表达。实验总算可以进入了下一个阶段。

于是,面临崩溃边缘的我,在激动之余,把自己的MSN签名改成了“终于表达了!~~~~迈向新阶段!”

好吧,我承认是我语焉不详,引起大家误会了。可是也不用那么多人来问我是不是表白啦 = =
感情进展到什么阶段啦 = =
以及等等~~

甚至连某个人也来问。表达=表白吗?
见鬼~~

拜托,在下我现在异国他乡夹紧尾巴做人中,哪有闲工夫去想那些 = =

更何况,表白这件事,我这辈子也不会再做了。
有些话,说过一次,就再也没办法说第二次。害人害己啊。


但不管怎么说,实验有进展真是谢天谢地。
大家如此的关心我,也是要感谢的 >.<

ねぇ~ねぇ~ひ~ちゃん

石吉六格漫画 >.<(先声明,马赛克效果不是我弄的)



( ^▽^):ねぇ~ねぇ!ひ~ちゃん~~
(^~^0):な~によ?




( ^▽^):後ろのバレブーで、すっごく良いと思わない?
(^~^0):え~そう?




( ^▽^):口が持つってないよ、可笑しいけど。
(^~^0):っていうか、無口?




( ^▽^):そうしたら、応援などできないじゃん。無意味ですね。
(^~^0):うん。




( ^▽^):でも、隣のジャー二で似合うね。
(^~^0):ほう~~




(^~^0):うん!確かにね。
( ^▽^):でしょ!

以上纯属妄想,いしよし末期だから~~
不过和卖力应援的小两口相比Hey Say Jump的孩子实在是太没激情了 = =

相关视频


完全就是两人世界,怎么可以这么萌!
如果还在早安,这两个人绝对不可能在公开场合这么讲话的。所以,毕业万岁?
少奶奶真是一如既往地积极啊,在她面前的少爷会变的比平时更加男前。要不要这么明显?

总之,我爱排球,我爱偷拍的wota!



美勇伝説ーFinal

不知道为什么,从决定要去看美勇的live起,就一直有点莫名的兴奋感。
原因是,我根本就不是美勇的fan = = 虽然我喜欢黒小姐,囧~
加上看con的肯定都是wota(这点不用想都知道啦~)始终让我有些怯场。怀抱着一种去看儿媳妇的家长心情(喂!你这是什么比喻)以及担心看不到石吉同台至少分拆开来要都看一下生人的觉悟还有少少的背匇感(那又是什么?),我踏上了去向大阪的电车。

结果,我的急性子的本能发挥的淋漓尽致,到梅田的时候才刚过5点(演唱会是6点半开场)。于是和被我拐骗过去的台湾舍友商量了一下,决定从本町走到心斎橋的H!P公式店去看看,弥补一下我上次过而不入的遗憾。
不过,乱没用的我看到店里比上次多一倍的人又打算溜过算数,好在舍友激了我一下,最终鼓起勇气踏了进去。结果,在开了冷气的店里我照样不停地出汗。(干什么呢?我没有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啊~)然后粗略地看了一下,几乎所有Elder Club的人的公式照都没货,我对旁边的舍友说,少爷的照片好少,而且居然都没货。结果被她吐槽:“有的话你会买吗?” >.<
临走前,看到了少奶奶「なんにも言わずに I LOVE YOU」造型的等身大小布帘,瞬间被震撼加敢动到,等身大果然是很有魄力的东西。想要啊啊~


接着就在手机GPS的指引下往厚生年金会馆走(路上继续路过J-shop = =)。
结果,还没有看到厚生年金会馆就已经听到超high的喧哗声了。嗯,根本就是音声导向系统。
到处看到穿着印着梨華主義、石川梨華或之类的黒小姐应援服装的wota。数量绝对是压倒性多数。
另外,会馆外的空地,还有三个女生在跳美勇的舞蹈,一群wota围观。于是,我忍不住拍了一段wota的视频。


进了场之后,果然有开包检查的部分,有看到被没收的Pantax单反(怀念一下我的K100D)不过轮到我的时候,就只有问我带的饮料是不是含酒精 = = 小DC根本就被人看不起吗?
接着入场,散发资料,一张Goods,一张H!P会员,再就是一张DS的宣传单,看到美美的少爷,顿时兴奋一下。不过,我带去的包有问题,所以带回来的时候全部变成菜皮 = =



进入内场后,我基本就是在找有多少女生,然后,非常用力地发现大概加起来不超过50个(舍友一开始认为不会大于10 = =||| ),而且不知道为什么女wota都有肥满倾向(不过我这一排一共4个女生keep fit都做的很好)。我后面两个男生,其中一个穿了氣志團那样的特攻服,另一个头上绑了毛巾(?)整个超high,一直在大叫“美勇伝最高!”、“梨華ちゃん好き!”、“梨華ちゃん愛してる”害的我间中忍不住吐槽他“好きでも愛しても無駄だろう。”,说完开始担心被人家揍。舍友还说,我那个时候声音很大 = = 好,我记住下次吐槽要说中文。
另外舍友隔壁的一位大叔,很镇定的拿出手机用mic开始盗录活动,真没想到还有如此装备~~汗~~

正式表演前,会场的气氛就high到不行,特别是前面10排的人,一直在跟着会场的音乐喊call和鼓掌。
之前看的三场live,大黒摩季,今井美樹以及ZARD的统统都有晚了几乎15分钟才开场。所以今天居然准时开始实在让我小小吃惊。

因为我不是(合格的)美勇fan,叫的出名字的就只有单曲而已,虽然只前恶补过,但也只是知道,那首是专辑哪首是c/w的程度。所以,多谢niki提供曲目list m(_ _)m

恋のヌケガラ
愛~スイートルーム~
MC
一切合切 あなたにあ・げ・る
內心キャーキャーだわ
ひとりじめ

MC
じゃじゃ馬パラダイス
青春 THE NIPPON
銀杏~秋の空と私の心~
まごころの道

石川MC
最後の夏休み
あの夏の夜
三好岡田MC
思い出は彼方
唇から愛をちょうだい
曖昧ミーMIND
カッチョイイゼ!JAPAN

人形劇
愛すクリ~ムとMyプリン
クレナイの季節
紫陽花アイ愛物語

MC
美~Hit Parade~
恋する♡エンジェル♡ハート

なんにも言わずにI LOVE YOU
LET'S LIVE

MC
終わらない夜と夢
FANTASY

这个舞台的布置比较简单,后方有高台,两旁是扶梯,正前方主舞台的样子。高台下方和两侧都有出入口。主要的背景基本都是玫瑰图案。
一开场的服装真的超赞,不对称的大滚边裙子,加上手持纱布蒙脸上台,立刻就觉得“好漂亮!!”。加上照明比较朦胧,颇有东方情调。
而且,一上来就是出道单曲有点没有想到。

基本上我只有在看梨華ちゃん~但是还是有注意到三好,因为她身材实在太好了,特别是居然有腹肌有腹肌啊啊!然后梨華ちゃん已经有三段腹的倾向了(黒小姐:已经是三段腹的人没资格说我!)
话说,那个裙子实在太适合转圈,扭腰了,可以非常漂亮的在那里翻飞,看得我眼睛发直(后来和舍友讨论,也一直觉得这套服装太正了!)这个时候会觉得,美勇就这么解散很可惜──喂,一套裙子就可以决定一个组合的存在价值──我只是真心觉得这套裙子配和美勇的舞蹈视觉效果实在一流啦~

另外,站在我前前排的一个胖子一直都保持非常不可思议的大运动量在那里表演ヲタ芸,害我很多时间都把注意力转移到他身上 = =

第一次的MC基本就是套话,实在无甚可写之处,只不过现场听到Anime音,会觉得好萌好萌。

唱完「ひとりじめ」后便是第二次MC。三好和少奶奶在讨论练舞蹈对身材的好处,结果冈田就说自己年轻,没有这方面的体会 = = 于是石川很“恶毒”地说那要看你三年以后的情况了。
接着快速换装,其实也就是冲到高台下把外面的那套衣服拉掉。
结果,我一看到那个超短热裤,和两层的Bra设计就知道后面肯定要唱「じゃじゃ馬パラダイス」。话说,蓝绿色搭红色会好看吗?不过,衣服短就有人买账,后面的「梨華ちゃん好き」男就在那里大叫SEXY~~

唱完「まごころの道」是个人的MC部分。
首先是梨華ちゃん。这次MC说得比较长,特别是还说到了前段时间的排球应援以及在她家里的美勇三人聚餐活动。
聚餐活动感觉就是某人在自夸一年间自己料理精进的程度。大家也都听得很欢乐。
但是之前说排球应援就出现了很微妙的一幕。很自然的少奶奶有说到和少爷一起去应援的内容。结果,她说出よっすぃ~这个词的时候,很喧闹的会场突然间鸦雀无声,令人不可思议地出现了1秒钟的空白。少奶奶自己似乎也有楞住一样(或者她就是在等期待这样的效果?)在那个瞬间没有说话,只有我这个不识时务的家伙在那里很high的说了句“いしよしきた!” (真是个讨揍的家伙 = =)
总之,我和舍友一致认为,这个瞬间真是太妙了。

接着就是分别的solo。唱的都是「なんにも言わずにI LOVE YOU」中各自的c/w。
冈田是黄色泡泡裙,三好则是蓝色波斯风长纱裙加bra(?真不知该怎么形容),个人对三好这套服装很有好感。
两个人的MC部分说的也是去黒小姐家聚餐的内容,说她的房间不愧是梨華ちゃんの部屋,都是粉红色和白色(等一下,粉红色是某人代表色没错,那白色呢,我分明记得少爷的毕业con上面wota准备的荧光棒是白色 = =)。顺便还狠狠地拍了一下leader的马匹。不过三好说,自己不喜欢小豆,但是黒小姐做了抹茶,小豆,蓝莓等口味的白玉(那个已经不能叫做白玉了吧?),还是都吃了,结果被冈田吐槽。后台的黒小姐还忍不住撒娇,那个声音,萌え!!

然后梨華ちゃん登场,一上来是白色牛仔帽,白色短西装,下面是粉红短裙,粉红长靴的造型,配合「思い出は彼方」的电子摇滚风格颇为帅气。只是那个白色的长筒丝袜,非常诡异的让我错觉是吊带袜,相当邪恶的设计~~
接着就是三人合流,少奶奶脱掉帽子和外套,穿白色薄纱衬衫,结果背景升起来之后居然露出一个大屏幕来。
没有大屏幕还好,一有大屏幕我就被少奶奶的发型惊到。
这是搞什么鬼啊,好好的小卷发干嘛要把刘海正中扎起来,搞一个莫名其妙的秃额头来 = =
不过有点想不通的是,怎么没有wota去买毛巾来和三位美女一起挥舞,虽然跟着挥荧光棒也不错,但是还是感觉欠缺。
然后唱完「カッチョイイゼ!JAPAN」便下台换服装。

期间是三人之前录好的布偶短剧,超搞笑。石川的强势,三好的认真,冈田的天然都表现的淋漓尽致(我已经发现了,冈田就是下克上的典型 = =)。
全场当然看的很欢乐。

这个时候我正在和舍友嘀咕说想要看看兔女郎造型,结果没想到三个人真的戴了兔耳朵上台演唱「愛すクリ~ムとMyプリン」。我的恶趣味此时暴露无遗,大呼:“最高!”──彻底被少爷传染~~
不过,唱完这去,就把兔耳朵给除掉了。
这套服装很自然的又引来后面那位一片狼吼,但老实说,我觉得胸部垫得太多了啦,有点假。
而且,我也很想看银座公关风格的「クレナイの季節」,所以有点遗憾(太贪心 = =)

临近尾声唱「なんにも言わずにI LOVE YOU」的时候,三个人都露出快要哭出来的表情。会场气氛也一下有些沉重起来。不过,那套绿色长裙我很喜欢。想说,美勇的初衷所谓日本女性的美和勇气不是应该用这样的情调表现出来才对吗?

Encore的部分几乎是全场都在喊ゆいゆい,心想不愧是冈田的家乡,本土作战占尽主场优势啊~

Encore登场后三人穿Wink风格的白色蓬蓬裙,石川斜带白色小礼帽,遮住一部分额头,顿时感觉就是超漂亮!
MC的部分石川说开演前想要像两位团员道歉,接着就流泪了。从大屏幕可以非常清楚地看到她内眼角流下一行泪水,那一刻突然感到很揪心。但她这句话,让我很介意,为什么要道歉呢?(不过,舍友说,她听到的版本是如果自己在演唱会上哭,要向两人道歉。)
当然,此时wota们当然是立刻沸腾,结果搞得石川哭得更加伤心,大囧~~

原先说「終わらない夜と夢」是最后一首的,没想到居然又加上「FANTASY」,顿时整个会场爆炸般的沸腾起来。

终场之后,看到会馆外有人在看音ガ的LIVE DVD(一开始以为是在check自己的盗摄,但想想也不会那么夸张),不远处有人在卖盗摄的照片和海报,生意超好,广场上则是一如来时那样,超多wota在分拆海报等goods(虽然我觉得这次如果要买goods的话完全没有必要分拆~)很意外地还看到一个阿姨级别的歌迷还有一个老外(场内大片的50+大叔已经完全不会惊到我了)

回去的路上,舍友对我说,终于明白为什么会有人那么迷恋idol,因为真的会给人鼓励,让人变得有活力。
虽然我整场有大约1/3的时间都忍不住在看周围的群众表演,但是还是很认真但很不得要领和大家喊call,非常混地试图一起做动作。这个夜晚真的很high。

另外,想说,少奶奶,你跳舞真的很认真,很好看,很妩媚。
还有,歌艺大进步噢,我知道你是一个认真的好孩子。

还是希望能够看到你和少爷一起出现在音ガ或者Elder Club的舞台上。
加油!!

不顺~很不顺~~

自从实验重开之后,我的的实验就和顺利两个字无缘了。

从质粒转入感受态细胞开始,几乎就没有一个部分是一次性成功的。
先是带我的教官给了我一块失效的LB平板,结果转了质粒后的大肠杆菌一个都没有长出来。
于是重新浇了平板,重新换了高级的感受态细胞,终于解决了。
之后从质粒里抽提模板,之前做了三、四次类似的实验,总算是一次过关。

然后PCR扩№,拿去测序列。
第一次就读得不好,可信度不高,于是换了引物重新测序,正链那条很好,很完美,负链的那条,用了两种引物,就愣是没有一个找得到匹配的序列的。
于是只好姑且相信正链的结果,开始切DNA,用来得到纯化的直链DNA。
酶切的部分没有问题,纯化的时候,没有作好,结果不好。

硬着头皮继续转录RNA,然后噩梦就开始了。连续3次的RNA转录,全部失败。看着电泳结果乌漆墨飼的部分,头脑变成空白一片。
当中还因为直链DNA用完,重复了一遍之前的部分。

从东京回来之后,接着继续RNA的实验。因为担心纯化DNA的过程中,RNA其实已经被污染了,特地从纯化开始准备,加大样本量。总算,苍天不负有心人,终于看到了不怎么密集的RNA的条带。
说实话,如果再不成功,我真要精神崩溃了。

于是进入电转染细胞的过程,很简单的实验,一上来细胞计数的部分,因为我用胰岛酶消化时间过短的低级失误,把两盘细胞统统浪费掉。浪费细胞也就算了,还浪费了一天时间等传代细胞张好。
第二次电转染很顺利,48小时后换培养基的时候,看细胞的状态也很好。
结果今天检查转染的效率,忙活了一个下午,却发现没有一个细胞被感染。

好了,这下子因为要重新转染,不但细胞存货不够要复苏一株储备的细胞,还要再做一次RNA转录防止再次失败。


真是,除了不顺利,我想不出什么语言来描述我现在的心情。
光罗列一下失败的条目就可以写这么一长串。

教授今天有关心过这个实验的进度了,7月4日就要轮到我发表实验进度,照这个趋势下去,我很可能拿不出数据来。
一瞬间,觉得很脱力啊。

当然,我不是个用功的人,向来不是。
但对于实验,我绝对可以说我做的很认真。
真是shock啊,隔三岔五就要这么shock我一下,我的心脏不强劲的。

写这篇抱怨文前,和我一样最近忙着做实验但是实验结果不甚理想的同一个研究员带的日本女生,低着头默默地哭了。
她的研究室因为不当操作被人告发,不但造成整个神户大学的相关实验中止一个月,还最终摧毁了她们的研究室,她也只能被迫插班到我们这里。
虽然是个很外向的女生,但也听到她经常性的担心无法按时毕业的烦恼。

研究室靠论文撑门面,论文要靠数据,数据要靠实验。一旦实验不顺利,拿不出数据来的话,真是急死也没用。

在想我是不是要努力一点,多做点实验,把所有的样本量都放大。实验量翻倍,做多一份备份,免得没结果的时候,连哭都没力气。


嗯,就这样。
写出来爽快很多。

周日的美勇传live还是要照常去看的。

快要20年了

照理说,我不应该写这样的东西在这个基调花痴的blog上面的 = =
但,可能就是因为出国了,可以看到以前看不到的东西,使我最终决定要写一写。

在19年前的今天,有一个一度被某党定性为反革命暴乱的事件在北京上演。
这两天实验的进度放的比较缓,正好带我做实验的博士后提起了当年的事情,一直很有兴趣的我就上网看了些内容。所有的网站,包括wiki都是在国内无法正常登陆的。

看了很多,煽情的,叙述的,指责的,同情的,最终沦为互相叫骂的。
觉得wiki还不错,因为可以自由修改,显得较为公正客观,有兴趣的可以下载来看(我做了个PDF,地址:http://www.mediafire.com/?gq5eyjy7zyj)
国内刻意的隐瞒和淡化,就好像对待持续了十年之久的那场集体歇斯底里的疯狂内乱一样。

要说到忘记历史,有谁比我们更在行?或者有谁比某党跟迫切地希望我们在行?

对那场运动,无甚记忆,能够确定的是,关于1988年的通货膨胀,我家连草纸臭肥﨓都需要抢购囤积;关于官倒,一台1000多人民币的进口彩电需要另花1000多元在华侨商场门口另外找途径购入彩电券;关于武装镇压,电视报道有5名士兵被烧死(当时还特地强调5人的名字中都有“国”字),反过来也可推想军队对老百姓做了什么。

当国内的媒体对灾后的救援开始新一轮的歌功颂匇之时,请不要忘记那些基本完好的民房中刺眼的倒塌得干脆利落的校舍。

曾经“反腐败”就是那场运动的主要诉求。

有时,也会想做个甘え坊


上周和老妈通电话,老妈在那一头长吁短叹,我则不断地安慰她。
工作时间在网上遇到聊天,即便一开始她会关心一下我的情况,但结果往往是我叮嘱她调整心态好好休息。

是应该感慨自己真的已经是大人了才对的。

但是,其实,我有时候也想要甘え一下啊。可能无论是谁,都会有想要撒一下娇的情况吧。
当然个人性格的关系,我一直都不太喜欢冲人撒娇,渐渐的甚至于连选择一条变通的较为轻松的道路都做不太到。

倒也不是说我完全不会向人撒娇,但是,每次发生这样的情况,就会变成吐槽的对象。
难道,对与别人的撒娇经常无可奈何的烂好人似的“好好好”的我,不知不觉中和撒娇这个行为就变的这么不合衬么。连老妈也会对我偶而为之的甘え的举动做出不可思议,太阳从西边出来的反映。

不管怎么的ボーイッシュ,怎么的男前キャラー,我毕竟是女生啊,撒娇就那么突兀吗?何况,男生也可以撒娇,甘え坊的男生也大有人在吧。

偶尔的,我会很想选一条捷径,耍一下性子,撒一下娇的。
只是,以后这样的机会恐怕只会越来越少了。

年だよ、年!
なんか、いきなり時間の流れさを感じて、ちょっと寂しいな~

Live Traffic Feed
月別アーカイブ
リンク
ブロとも一覧

Artemis' Palace

WiiちゃんのHAPPY部屋

Sleeping Child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この人とブロともにな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