涙、止まらないで--ZARD 2008 What a Beautiful Memory Live Report 后记篇

走出代代木国立竞技场的大门,手里提着的周边袋子里那只蓝色的荧光棒依然亮着。
路旁买关东煮的小摊很应景地播放着ZARD的歌曲,穿过天桥,还看到卖唱的小伙子旁边有一个卖翻版海报和盗摄照片的摊子。其中2004年的live部分被挂在引人注目的位置上。
生意很好,很多人都停下脚步来买。

我只是低着头快速地冲入JR原宿站,我不知道自己沾满泪痕的脸到底是怎么样的状态,头发也很久没有修剪过了,所以不太想和路边那群玩cos的原宿女混在一起。

比预计的时间结束的晚,在新宿开往武藏浦和的电车上就接到了小Wii打来的电话。
因为电车上通话违反日本的规矩,又因为电车上真的很吵,也因为我的大脑还处于放空的状态,所以我匆匆向小Wii说明的情况便挂断了电话。
途中有个喝醉了的中年男人突然倒地趴在我面前,被周围的人无情的鄙视了一把。

东京的人真的好多,原本以为这个时间去崎玉方向应该会很空的车,也出乎意料的完全没有座位。
觉得很累,大脑也好身体也好,都空落落的。

到了武藏浦和,我给小Wii打了电话确定到站时间,好让她来接我。开口讲话的时候,我自己都吃了一惊,原来刚才我有那么用力唱过,以至于开口讲话都有些困难,声音又闷又哑。

好不容易终于到了她住的吉川站,好在我还有心情看着这个站名很有爱的笑了一下(吉川=吉澤+石川),所以我应该还没有坏掉。
用精算机补了票便出站了,看见痩痩的小Wii靠在站门口等我,习惯性地摆出微笑的表情和她打招呼。

好久没有用上海话讲话了,相当奇妙的感觉。

进了小Wii的宿舍,不由感谈一下原来日本的宿舍布局都是一个匇行。于是又乱折腾了一把,还让大好人小Wii出去帮我买了牙刷。接着吃了不二家好吃的草莓蛋糕,洗完澡,开始给这次买的一大堆goods拍照。
以下就是成果。

































和去年一样,有小小的惊喜,送了有泉水手写体印刷的明信片。很巧合的,这张现在是我的手机桌面。
门票是ryan帮我抽的,所以上面的名字不是我的,小小的遗憾~




等睡下去的时候已经快要2点了,床太小,或者心情难以平复?
总之不知不觉中手机设定的闹钟就响了,坑了小Wii的UFO炒面,我踏上了会神户的路。
结果买新干线的车票发现我决定坐的那一班已经没有普通指定席了,硬着头皮选了GREEN车厢,大大的奢侈了一把,在空荡荡的是有少数精英模样大叔的豪华车厢里睡得颠三倒四,终于顺利地回到寝室。

不到24小时的时间里,我在神户和东京间居然来回奔波了一番。损失了一个月的生活费,但是,我要说,我得偿所愿,了无遗憾!

涙、止まらないで--ZARD 2008 What a Beautiful Memory Live Report 本番篇

开始了!
我的内心跟着看台席上一群特别High的歌迷一起狂喊。
接着效果好到难以置信的中央大屏幕上出现了93年时的坂井泉水,开场曲是「揺れる想い」。
一直以来,这首大hit的作品在我心目中都没有站上很重要的位置,然而作为1999年的游轮演唱会以及2004年的首次巡回演唱会中同时使用的开场曲,听到它的瞬间,我的眼泪就无法克制的流了下来。我对自己说“不要哭,不然就没办法看屏幕,会错过很多泉水姐的镜头”,但事实上这完全没有作用,一年多来的悔恨和伤痛在泉水姐的歌声闯入我的耳膜的那一刻化成泪水决堤而出。
我掏出预先准备好的大手帕狠狠地擦着眼泪,和大家一起站起来鼓掌,跟着萤幕上的歌词唱着。身后传来日本人的讨论声「早い!」。
的确,我也没有想到会从一开始就站起来,毕竟ZARD的歌迷给人的映像就是比较含蓄和低调的。

当天的曲目顺序我已经背不出来了,即使看着网上贴出的list,写出来的可能也只能是我在哪一首歌哭成什么样而已。
而这并不是这场live能够成为我的美好回忆的东西。

老实说,去之前,我根本没有打算能够在这场live里体会到“快乐”这种心情。不只一次的对死党说,去看这场live就是想要在那个空间里和喜欢ZARD的人一起度过,痛哭一场。

大屏幕上WEZARD的staff精心编排重新制作成高清晰版本的未公开视频(清晰的程度令人吃惊,连头发丝都可以看得很清楚。),与视频密切配合的舞台灯光,豪华的演出嘉宾阵容,之前所说的荧光棒计划,一切的一切都让人体会到整个Being的诚意。不得不说,经常数落Being骗钱,靠死人发财的我在那一刻,除了感谢的心情之外,没有别的可说的。

屏幕上的泉水千变万化。
早期的歌曲中Rock的装扮的时候故意摆出耍酷的表情,但是一个回头,就忍不住偷笑;「眠り」的视频中穿着无袖水色连衫裙,梳着公主头,左耳后一束头发垂在胸前,强光下根本就是一个公主;海外旅行中快乐又爱耍宝,让我想起staff说的其实有些男孩子气的评价,但一旦意识到镜头的存在,仍然会露出羞涩的表情。
看着这样的泉水,听着这些配伴我走过青春岁月的熟悉的旋律和那个让我无论如何都割舍不下的声音,很奇妙的,居然感到心情慢慢愉快起来。

我从来没有哪一次这么认真地看过ZARD的歌词,没有这么深刻地体会到泉水的心情。所以,当大野爱果弹奏起「少女の頃に戻ってみたいに」时,我再一次感觉到无比的心痛,那一刻突然觉得自己快要崩溃一样。

你说过想要有一天开一个和管弦乐队合作的Dinner Show呢,所以今天WEZARD的工作人员给你安排了弦乐四重奏噢。可是这样反而让我强烈地意识到你已经不在了的事实,飼暗的舞台上,没有追光灯照射的主音的那个位置,你爱用的话筒后方的那一片空白,突然变得那么的刺眼。
我用手帕捂住脸,狠狠地无声地哭泣着,身旁传来一个日本女孩子抽泣的声音让我自己的肩膀都在忍不住颤抖。一抬头,又看到2004年的live中,空心吉他伴奏的「もっと近くて君の横顔見ていたい」的画面,如此忠实的重现,却又让我陷入深深的悲哀中。

到了事先通知过的「あなたに帰りたい」的部分,屏幕上穿了一袭飼色连衫裙的泉水公主站在飼色背景下的点点烛光中开始演唱,我身旁的大叔花了九牛二虎之力都没有搞定那只荧光棒,于是他无奈地看向我,我立刻接过来替他折开,于是蓝色的海洋里有多了一点亮光。
泉水姐喜欢的蓝色噢。
你有没有看到呢?
在这一刻,我真的很希望人是有灵魂,哪怕就是那短短的时间也好,请让她看见这片有9000多枝荧光棒组成的海洋吧。

「My Baby Grand ~ぬくもりが欲しくて~」没有演唱,使用的是MC的东京FM的播音员小姐(抱歉名字我忘记了)朗诵歌词,加上羽田裕美的钢琴独奏的形式。虽然略有些遗憾的感觉,然而看着一直以来就非常中意的歌词被这么郑重的表现,心中还是会有别样的共鸣。
之后开始介绍「止まった時計が今動き出して」这首歌曲,演唱前还播放了泉水身前在广播节目中的专辑介绍音频。听得到这再熟悉不过的声音在如此安静而又巨大的空间中回响,整个人就被一种寂寞的感觉所笼罩。要不要这么催泪呢?

之后由「きっと忘れない」开始了快板歌曲大连唱,由于歌词的关系,还有一度我最不能忍受的就是「君がいない」。然而,当我大声地跟着屏幕上的歌词唱出来时,瞬间心情就开始走高。是的,这才是ZARD的王道啊。我用力地跟着唱那些我最喜欢的歌曲,「Today is another day」、「愛が見えない」、「Don't you see!」。全场再一次全体起立,大家挥舞着蓝色的荧光棒,情绪都变的很高涨,到处可以看到随着节奏扭动身体的歌迷。这一刻,我的心情绝对可以用兴奋和快乐来形容。

所以说,ZARD的歌曲是有魔力的,能够治愈你,鼓励你。
即使是悲伤到难以自制,她依然在心底给你最大的支持。

只是为什么呢,突然间我意识到,泪水再次滑出我的眼眶,流下我的脸颊。


Encore的最后果然是以「負けないで」收尾。
担任MC的东京FM的播音员小姐说,希望大家跟着一起大声地合唱,让在天堂的泉水也可以听见。
于是我更加用力地大声唱起来。临到末尾一句,我意识到离别就在眼前,不舍的情绪弥漫了我的整个心腔。

这首用的是2004年的live版本音源,所以最后的时候听到她在那里说:“今日はありがとうごあいます。また合いましょう。”

事实上,我已经再也无法与她相逢,但这个演唱会的夜晚,我愿意认为在代代木国立竞技场的一号体育馆内,我与她共同度过了美好的3个小时。

演唱结束后,便有人开始退场。诚然这个时候走人归途会轻松很多,但对于我这么个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跑来看到这场演唱会的人来说,这些轻松完全算不了什么。
乐队的全体组成人员出来致谢。大屏幕上出现了巨大的泉水的美丽面孔。
“坂井泉さん ありがとう。”
会场里爆发出久久的掌声,不断地有人高呼“ありがとう!”,我只是定定地注视着好像印刷品般令人诧异的屏幕上泉水的双眼,轻声的一边又一边地用日语和汉语重复着“感谢”的心情。
Member们又抬出那张照片的看板,高举过头,大声欢呼,然后背对观众,与泉水、歌迷一同合影。


演唱会结束了,尽管Stand席上还有歌迷在执着地呼喊着encore,但体育馆内已经开始了“今天的演出已经全部结束”的广播。
能够在这样的情况下还被呼唤出来的大概只有明菜酱那个超级话痨吧。

默默地走出会场,接过在门口分发的Poccari Sweet,再一次体会到了只属于的ZARD贴心和温暖。

我没有回头去看会馆,因为整座代代木竞技场第一体育馆已经连同这场演唱会,成为我最珍贵和美丽的回忆留在我的心里。


===========================================================

虽然之后还有后记篇,但这里想先说,真的很抱歉,写得超乱的。
我只能说,我在这场演唱会里,我痛快地哭过,愉快地唱过,爽快的舞动过。无论如何,我的心情很复杂。
但有一点,我可以肯定,无论何时,无论何地,ZARD的歌声都回治愈我,鼓励我,伴随我继续走完这只有一次的人生。
而且,确实的,100%的,2008年5月27日晚上的这段经历会成为我无可替代的宝贵回忆。

涙、止まらないで--ZARD 2008 What a Beautiful Memory Live Report 进军篇

早在去年知道要开追悼演唱会起,就义无反顾地早早订好了东京最终场的门票。
一方面是当时不确定自己到时会身在何处,选东京至少较为便利,另一方面毕竟那是一周年追悼的当天,意义非凡。

结果,还应该是算巧的,我能够在4月来日本留学。只是学校在神户,要去趟东京绝对是大动干戈,经济方面也消耗巨大。
但是,好不容易走到这一步所谓的问题早就已经不是问题了。

很早就在网上查好了路线,提前4天向研究室请假,说去东京拿行李(拿行李也是事实 = =),当天中午啃了两个自己做的很恶心的饭团,就从研究室出发了。最近试验很不顺利,一样的内容重复了3次还是失败。照理说我应该乖乖地留在试验室里,哪怕是表表决心做做样子。然而,教授能和ZARD比吗?


其实,当天的心情其实很平静,平静到有些不安,就好像来日本的那天,完全没有兴奋的感觉。前一天晚上也理所当然的睡得很踏实。就好像说,这么多年的努力,水到渠成一般,是一件自然的事情。
只不过,一路上我都没有听ZARD的歌,下意识地躲避去听,一如一年前的那些日子。

路程很顺利,甚至JR新干线的车票是可以刷信用卡购买的 = =
躺在新干线舒适干净宽敞的椅子上,我昏昏欲睡了近3个小时,终于到了东京。

一下车,就有些小小的不适应。
东京的人好多!
很久没有看到那么多的人了,明年回上海,会不会也不适应?
换了山手线到原宿下车,先去J-shop买东西(赚零花钱是很重要的),靠着GPS很容易的找到了躲在小巷子里的原宿店。规模比大阪的那件略大,可能因为是工作日的关系,人很少。本来以为马上就可以交钱拿东西走人,结果某扇子非常热门,小姐还跑到别处的仓库才帮我找出来。
不知是因为这个小小的插曲,还是临近开演的时间,等待的时候,我觉得异常的不安。

走出J-shop,再次打开GPS,一抬头才发现,其实代々木竞技馆就在我的眼前。
快步爬上人行天桥,就发现竞技馆的外面大大的ZARD字样。
那一刻,我感觉到浑身在颤抖,连忙从包里掏出相机,却无法克制住双手抖动,于是就拍到了以下几张模糊的照片。








天桥上有很多人都在拍照留念,到处可以看到提着白色的ZARD字样纸袋的歌迷。(其实WEZARD这点做得真的很厚道,其他演唱会袋子都是需要另外出钱买的。)

摇摇晃晃地跑进竞技馆外场,就看到两个穿着自制ZARD彩印T shirts的男人。很想举相机拍下,但还是有些不好意思,所以放弃了。更何况,我发现了长长的买周边的队伍。
天啊,第一反应是,开场前不知道轮不轮的到。
于是连忙冲进去排队,结果,在长长的队伍里站了10分钟都没有移动过。期间看到好几个手持鲜花的歌迷,有一个30代的女生,甚至提着一个装得满满白色百合的大包。远处就是献花台,排队的时候一样很没水平的拍了一张很模糊的。




正在我绝望地挣扎之时,突然前方的队伍开使移动,而且速度很快,我连忙快步跟上去,终于进入了购买区。

进入之后仍然要分几个摊位排队,很不幸的可以刷卡的只有一个位子,队伍特别长,于是我就放弃了。
有些人似乎是买了之后又心动再次排队的,看到好几个人手里已经提了大包小包了。
等待时,我一边确认存在手机里的购买清单,一边盘算我自己要买些啥。结果,本来只打算买Music Freack的杂志的我,最后又买了徽章和明信片的套装。
其实那个海报套装真的很诱人,很华丽,但是,现在我花的每块钱都不是我自己的,所以还是悠着点吧。而且,在我排队的时候,已经听到staff在说,5号海报没有了 = =(后来看了送的小册子,才知道那张是負けないで的封面。)

买完周边再去对面的WEZARD会员区买Don't You See!的模型。问了一下Arina席的入口,就准备入场了。结果一转身看到了高高飘扬演唱会会旗,很漂亮,显得气势十足,于是拍下。
当天的天气很好,又是傍晚的所谓魔法十分。没能拍出应有的效果真的很可惜。







入场的时候照例每人发了一袋资料。
这次因为是会员的抽选票,所以很愉快的可以坐在内场,虽然位置偏右,但已经很满足了。
坐下来第一件事情就是天人搏斗,要不要偷拍 = =
结果看到前面有两个日本女生掏出手机拍照,胆子瞬间变大,也用手机拍了一张。结果,刚刚把手机收进口袋就听见广播里在播放观看须知,严禁摄影摄像~




四下张望了一下,很惊讶的看到身后有一个特地位残疾人设立的专用看台,很多坐轮椅的歌迷都在那里观看演唱会。
顿时感受到了泉水公主的善意啊。

我旁边一个农民样的中年男子很认真的添着问卷表,填完塞进塑料文件袋隔了一会儿有拿出来再添几笔。过程中手始终在颤抖。
我不忍心再看,实在不想在演唱会以前就哭出来。于是就拿出那个文件袋。除了周边邮购的广告和申请单之外,还有一只荧光棒和一张使用说明。要求大家在唱「あなたに帰りたい」的时候再拿出来使用。
临近7点的开演时间,人进来的越来越多,很快就把整个会场给填满了。左顾右盼了一下发现ZARD的歌迷男女比例并没有那么悬殊,基本在3:2的样子(当然是男歌迷较多)。

整个演唱会的过程中,禁止饮食,所以我在7点之前又偷偷摸摸喝了一大口水。

终于,比预定时间晚了将近15分钟的时候,场内的灯光一下子暗了下来。

石吉Unit?

自从奥运女排的选拔赛说少爷少奶奶两个人要做应援嘉宾开始,2ch的いしよし讨论串就处在亢奋的状态中。
毕竟,原先就被选进过日本女排国少队的少爷,上这种节目是在正常不过的,但是为虾米要附带上正在如火如荼地参与美勇伝解散前的各类活动的少奶奶实在是令人感到莫名其妙。

事实上,当天的直播节目里,少爷早早进入状态,少奶奶则一直处于尴尬的点缀作用中。(最近Youtube在严打,相关视频已经被无情地删除了)

但,只要两个人在一起,就不愁看不到闪亮的的CP之光。
比如

你们倒是说说,别人都好好地跳应援操呢,你俩在旁别乐啥呢?

还有,以前就发现了,这两只如果一起参加活动,负责推门的一定是少爷!


之后的新闻节目里,终于补上了参观合宿的报道。
运动万能的少爷噢!真的哈帅~~
这两个人明明是去声援男排训练,怎么搞的像站在那里谈恋爱一样 = =

(请注意右下角少爷的口形,居然把自己条件反射垫球以后的话又说了一边 = =)


于是乎,2ch乡民们一致认为这是公司为了推销石吉这个コンビ所做的投石问路的举动。
毕竟少奶奶那个组合要解散了。

不过,这件事情,我觉得想想可以,实际操作性太低。
首先,小两口都在音楽ガッタス里,美勇传解散也是明确说明其后成员会单飞,不太可能在把石川塞进组合。
之前走CPwota向道路的GAM销量惨淡──当然和个ayaya本身的人气走低也有分不开的关系,和ayaya还有藤本美貴相比少爷少奶奶这个组合在购买力上完全不占优势。单靠CPwota,能有多少销量?
更何况,小两口是有前科的,被八卦杂志堂而皇之地怀疑过,实在是一件了不得的事情。作为偶像,小心驶得万年船,H!P整体都不妙的今天,实在容不得这样的冒险。

两个人各自发展其实也不错,毕竟少爷和少奶奶的不论是线路还是受众体,实在差得太远了。

话说,最近少爷貌似知名度上升,在非H!Pwota的普通人眼里,俨然是新早安之颜?

可是,孩子啊,你这个样子怎么做新早安之颜啊!~



大阪半日游(?)

周日去了趟大阪。
主要目的是买J家公式照以及Arashi演唱会周边,用来贩卖赚点零花钱。
次要目的是试验手机的GPS导航功能,为下周东京的急行军做准备。

为了买B'z Action GYM-Tour的票子,早上9点45分我就起床了。但结果却是无论如何都打不通订票电话。悻悻然的决定先小眯一会儿,然后就起来薰赴大阪。
可是最近实在太累,睡得太少,躺下之后,根本就是死去活来,做梦都做到自己已经爬起来的镜头 = =
梦是愿望的达成,原来我的梦想就是可以灵魂出窍么?

好不容易终于在12点过后从床上挣扎起来,啃了片面包,带了瓶Gokuri(仍然处在迷恋该果汁的阶段中~~)就出门了。

打开手机的地图导航程序,先用GPS把自己定位了,然后copy昨天发的手机邮件里的J-shop地址,于是线路图,换乘方案,电车时刻表,价格等通通出来了~
一边往车站走,一边就看到地图上的箭头在移动~~

“おお!本当に動いちゃった!”虽然应该是理所当然的,不过我还是忍不住惊叹起来。

GPS导航真的很强大,除了在地下这种传统的信号超差的区域内(想说,日本的基站建设,其实不如中国移动),分分钟即时反映我的位置,一路平安的将我送到大阪心斎橋。
然后问题就来了。

心斎橋不愧是大阪的闹市区之一,周日的话绝对算得上人流如织──然后按照导航显示,我要穿过一个人行地道5分钟内就可以抵达目的地。
好了,于是问题就出来了。在地道里,GPS完全无能,我于是彻头彻尾的在心斎橋逛了一圈还没有找到J-shop的影子。一怒之下,决定光看地图,不看线路指示。好不容易终于在3点以前到达第一个目的地


大阪J-shop!

可能是临近演唱会开幕,门口没有出现想象中的人龙,不过在一个口吃严重不清楚的小男生的指导下,连着拐了两个弯才得以进入店内。
一踏进大门,我就倒吸一口冷气 = =
好多人!!!
幸亏之前看过repo知道店面狭小的程度和买东西的程序,不然我一定顿时头要变大~~

不过,我和这地方还真是毫无契合感。
周围都是些满眼星星认真欣赏公式照样品挑的花痴的女孩子,只有我苦着个脸,站在NEWS区前面反复确认手机里的订单图片和公式照的编号有无搞错。
不过还是要惊叹一下日本人的效率,开始排队时我前面已经有40多号人了。但居然不到15分钟我就拿着东西跨出店门了 = =
走到马路对面,再留一张店面的照片作纪念,虽然以后这地方,我大概要常常来 = =



此时还不到3点半,于是我决定去附近的H!P-shop看看,说不定以后也可以发展生意 >.<
这次继续使用手机导航,由于是在地面上,这次可谓是顺风顺水,很快我就找到了比J-shop位置更隐蔽的H!P公式店~~



居然还在二楼,真不好找~



因为没有打算买东西,所以走上去的时候就觉得自己不怎么正大光明,然后一眼望进去只有稀稀拉拉几个宅男,更有加大我显眼程度的概率,于是探头探脑,犹豫了半分钟以后,决定拍一张照片就闪人。


拍完了之后,才发现,店外也是摄影禁止的──是因为贴了很多海报的关系吗?(二姨太这张真美丽@-@)


有些后悔自己没有勇气跨进大门接受四面环绕的美少女包围的我,接下来就直奔大阪ドーム而去。
这次基本没有难度,特别是出站之后,只要顺着在地铁门口就开始夹道欢迎要求让票的女生的队列就能够顺利进入会场,Goods贩卖也有很明显的标示~~
于是我一副很没有诚意的样子,低着头看着手机屏幕把要买的东西报给贩售小姐之后就交钱走人了。
然后,有些后悔的发现,接待我的小姐是美女~~
我应该对人家态度好点,有点礼貌的,最起码应该看着人家的眼睛说话啊~(HC被抽飞)

个么也意思意思,照张相留念咯



回程就是波澜不惊了。
本来还想顺带去大阪的yodobashi(就在换乘阪神线梅田站)看看的,一方面怕自己一冲动买了奢侈品,一方面又实在是太累了(总算体会到连日睡眠不足对体力是多么大的消耗),最后还是放弃了。

回到寝室还不到六点,果然我是一个很有效率的人~~

总结一下大阪之行的感想。
1、GPS很好用,完全不用担心 去陌生的地方。但,实在是耗电啊,出门开了4个小时,一块电池就用光了。另外要注意灵活运用地图,不能傻乎乎地只跟着路线走。GPS本身也会根据你走的方向修正路线的。
2、大阪给我的感觉很热闹,但是不繁华,至少心斎橋一带的商业街比较缺乏整体规划性,显得有点陈旧和杂乱,特别是两旁的小马路,让我想起了四川路和乍浦路一带~晕~
这一点还不如神户的三宫和ハーバーランド。不知道堀江和難波是怎么样的感觉。
3、J家真的很强大,非常强大!群众基础太好了,妈妈和女儿这样的组合在shop和live会场比比皆是~至于H!P,真的让人有点担心会不会做不下去了──其实还好啦,不到10平方的店面里有4~5个客人不算糟糕的客流吧,只是和J家茶具太太太明显。

最后贴一下劳动成果






还有,怒吼一声,交通费实在是太贵了!!!



今井美樹=上品

昨天(已经是前天了 = =)去看了美树阿姨的Concert Tour 2008的神户场。
说起来,向来觉得她的演唱会被称作concert的确是要比称作live来得合适得多。

演唱会下午五点半开场,我到三宫的时候已经5点10分了,从电车站飞身出来,穿过神户最繁华的十字路口的时候发现留学生的四川赈灾捐款和法轮功信徒宣传居然同时出现在那里 = =
一方面实在是来不及了,另一方面很怕发生不必要的纠缠,于是就放弃了捐款的打算,左突右闪窜进了神戸国際会館。

这个地方已经是第二次来了,一下子有错觉自己已经熟门熟路了 = =
只不过验票进场的时候多了一道象征性的开包检查的动作~~

上到二楼入口处,除了看到演唱会周边的贩卖之外,两旁居然各有一个立食的餐点供应角。“看美树阿姨的人果然比较有钱啊~”此时离开场只有5分钟了,我于是放弃了购买手机链的打算。先进场再说咯。

入场后发现我的座位就在FC会员区后面一排,虽然正好隔了走道,但还是很靠前的座位。
舞台的布置使用高雅的紫色灯光,十分美妙,偷偷用手机拍了一枚,觉得没能很好的表现出其中精髓 = =



来看演唱会的人年龄层比起之前的大黒摩季的有提高了5岁的样子,带了孩子来看的特别多,而且基本都是学龄前儿童,不少是夫妇两人一同出动,拖家带口,我边上就是这么一家四口。这直接导致了很多不必要的“噪音”产生。要说这场演唱会有什么不完美的地方,也就是这些小朋友了~


正式开场的时候已经是接近5点45分,开场曲便是“Pride”。
半透明纱幕升上去的时候,我就被惊到──哈!向来很有女人味的美树阿姨居然搞了个Very Short的发型。在加上此人痩到完全没有赘肉,胳膊上肌肉的线条清晰可见的体型,实在是太正太了!
(形容一个有着天籁级声音的45岁的阿姨像正太,大概也只有我想得出来 = =,附一张场刊里的彩排照,以证明我的观点~~)



再看看band构成,除了鼓手之外我居然一个都不认识,但是当那个和声兼打击乐手的女生开口之后我又被惊到。
哇!这个声音好赞!!

目前为止,看过听过的美树阿姨的live中,这个声音是和她最搭最有得一拼的。

“Pride”之后除了“微笑みの人”之外主要围绕这之前的出道20周年专精中的歌曲比如“年下の水夫”、“雨のあと”、“真夏の幻”等展开,当然因为去年没有发表过新专辑,所以过去的名曲也唱了不少。
美树阿姨演唱会的灯光我一直超喜欢,华丽,梦幻又高贵,这次自然也不例外,特别是“真夏の幻”的时候就好像坐在夏日的星空下,耳旁有围绕着美树阿姨完美的声音,一瞬间觉得能够听到这样的演唱会真的好感动。

第一次的MC时,果然有人对她的新发型表示出了兴趣,还有一个女歌迷说她也要去剪个短发= =
于是美树阿姨就很开心的聊起自己的发型来。说她去年的live之后便一直想去剪头发,但是因为先是出演电影中家庭主妇的角色被要求不要剪短,之后又要参加电影的宣传为了保持形象一致还是没办法剪。拖拖拉拉了好一阵子最后剪完回家由于形象的反差实在太巨大,把她的女儿吓到躲在柜子旁边哭了十多分钟 = =
好吧,我承认虽然她不是没有短发的造型,也觉得这个发型和阿姨还是很相称的,但的确很惊!
接着,又说到因为剪短了头发一下子觉得头上少了很多负担,很轻松,连带着心态都发生了变化(嗯,这一点我深有体会~),但是早上起来因为睡姿问题头发会弄得一团糟,糟到已经像个大叔一样的乱七八糟。可是要送女儿去幼儿园,不能不顾形象的出现在妈妈中间,于是一开始还会用整发材料弄得好好的,但渐渐的就变成直接用水涂上去随便搞平就好。说着这些的美树阿姨,还配上夸张的动作,真的超级好笑。然后不得不承认,自己的确就是个大叔了 = =
(不会啦,哪有这么有气质的大叔 = =)
说道女儿的事,她便满面笑容,语气自然,幸福感满溢。真好~~

MC的后半部分隆重介绍了这次的和声──川江美奈子小姐。
美树阿姨说她不但拥有极为美妙的声音(这点我已经感受到了),还拥有极高的音乐才能(MillStone这张专辑中的绝大部分歌曲就出自她的手笔),照理说人家已经出道了,不可能来做自己的和声,但美树阿姨实在太看中她,硬是勉强她来参加(我就知道演唱会送的介绍资料里有这位小姐的专辑单曲推荐是有内幕的 = =)。
不过,说实话,这位和声小姐的声音的确让人影响深刻,非常非常美妙。除了辨识度之外没有地方输给美树阿姨的。

于是接下来演唱的就是川江小姐提供给阿姨的第一首作品“愛の歌”。
然后就是我的最爱“Pieces of my wish”。
正在我有些纳闷,怎么这么快就轮到这首结束Encour曲级别的大Hit出现时,某人居然就下去了!

啊啊~这就结束了?

正在我莫名的看着提着包冲出去的观众时,广播悠悠地传出现在是休息时间,15分钟后开始下半场的告知来。

嗯,还真是搞得像Concert噢~

个么我就趁机出去买周边了,原先只想要手机链的,但是看到有人在看场刊后决定这个也要入手(灾区的同胞很对不起你们,我把捐款的预算用在毫不相关的阿姨身上了 = =)
以下是这次的收获,手机链和F905i感觉还是比较搭的,不过还是觉得之前没有买到但是超想要的Ivory Concert的那一款高雅又美丽。













下半场开场后是快歌连唱,包括“Drive連れていて”和“幸せになりたい”。
对于美树阿姨的观众来说,这种节奏在演唱会中出现的几率大概不高,一直到最后也没有达到100%起立伴着节奏鼓掌。
不过阿姨本人看到不少人起身似乎就已经很满足了。

其实,上半场快要结束的时候,我因为连日来的睡眠不足,有好几个瞬间都差点睡过去(阿姨的声音太美妙具有一定的催眠效果?),站起来拍拍手之后到时彻底清醒了 = =
对阿姨的晚礼服非常满意,好好看!为什么一样很痩,就不会觉得美树阿姨让人担心身体出问题,反而有很精神的感觉。可能以前做过模特,身体姿势保持的不一样吧?

下半场的MC主要是介绍本次的Band Member,没有固定程式般的solo show觉得有点可惜。阿姨站在29岁的高个吉他手旁边问大家看上去般配否,台下一片“唉~~”的声音,真是不给她面子~~
接着又说到那个Bass原先是J家的偶像,还有出演某80年代电视剧。
个么台下又是一片“唉~~”阿姨说大家不可以这样,太不给人家面子了。(难道是借题发挥?)

上了年纪的歌手的MC总是很有趣,这一点事先写好的HP的MC和她们是没法比的。

最后果然唱了“Goodbye Yesterday”,灯光打到观众席上,整个会场都被笼罩在华丽的气氛中。灯光由暗沉的蓝色调渐渐转为明亮的红色调,有种慢慢天明,豁然开朗的感觉,配合歌词,我于是再次感动。



美树阿姨的演唱会向来素质很高,闭着眼睛听已经是足够的享受,何况还有自然的肢体表演和华丽高贵的舞台效果。

总之,演唱会让我非常非常满足,美树阿姨果然上品的代名词。

在日本体验做上帝的感觉 = =

昨天终于拿到了心心念念的外国人登陆证。于是就接着去开银行户头,买手机。

先来说说银行开户的事情。
在上海受够了工行,中行之类国有大银行的鸟气,攥着写有前面还有1XX号人等待的纸条,看着面前办理业务的窗口从5个变成3个,2个……所以在踏进三井住友神户最大的支店,三宫支店前,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心理准备。

岂料!
走进银行大门,只看到零星分布着几张沙发椅和小茶几,稀稀拉拉没几号人。旁边的引导人员比顾客还多 = =
在我探头探脑张望的时候,貌似大堂经理的男人已经笑得花痴乱颤(我绝对没有夸张,那个笑容,很强大ORZ)地鞠躬点头冲到我面前。确认我带齐各类证件(特别还说明外国人登陆证是有照片的原件),印章之后立刻指派了一个气质狂好的阿姨带我去一张桌前填写开户申请表。

阿姨服务也很地道,柔声细雨地蹲在小茶几旁边跟我说话,询问了我来日本的时间之后解释了暂时不能使用的某些银行服务内容。正当我要开始填写的时候,阿姨突然发现,窗口前面已经有了空位,就把我带去窗口。

话说,三井住友的窗口真是令人身心愉快,大家都坐在高度适宜的沙发椅上,和柜员小姐直接对话,哪像国内,窗口装个厚的要死防弹玻璃,还没开口对方就居高临下在气势上就藐视死你,难道国内的储户数量不及银行抢匪吗?
接待我的柜员小姐,长得很漂亮,妆画的也很精致(虽然被我看出来用了双眼皮胶),声音其实有点沙哑,但讲话还是很温柔,而且还不做作。银行方面的日语,我能力极欠缺,和她纠缠了半天,这个姓小鹤的女生还一副很乐呵呵的样子。加上三井住友的制服也很好看,整个开帐户的过程中,我始终处于ドキドキ的状态下。(众:啧啧,这个变态终于暴露了! )

填完表格约需要等10分钟才能拿到存折,我就坐在一旁东看西看,结果发现我之后来了5个人开帐户,居然个个携带登陆证,换而言之,全部都是外国人 = =除了一个看似拉美地方的女孩子之外,大家都拖家带口,难怪小鹤说我日语很好 >.<
最后把存折交给我出门的时候,整个银行的人都在说:“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した!”搞得我的脚步异常轻快起来~~

其实,三井住友的效率感觉并不高(或者是为了严格审查核对身份?)比如国内开帐户的话,5分钟大概硬卡软卡都可以搞定,三井住友要花十多分钟才可以搞定软卡,硬卡则需要再等一个星期。但,她就是让你觉得贴心,周到,所以难以产生抱怨的情绪。
比如,我现在所担心的是下周去拿银行卡的时候,可不可以再见到小鹤呢?
(众:你是花痴,不能做为正常案例 = =)

年纪大了,更懂得伤痛?

地震之后,一直不太想去主动找震区的照片看,但还是免不了看到。

很难受,尤其是看到那些穿这制服的学生的尸体以及一旁悲痛欲绝的父母。眼泪就在眼眶里打转。
之前我曾对母亲感叹,这几年越来越心软,对于生离死别,天灾人祸,特别无力。老妈说,那是因为长大了,经历得多了,能够了解这样的情形下当事人的心情,感同身受。
也许是这样的,要不怎么说少年不知愁滋味呢?

可怜这些握着笔死去的不识愁滋味的孩子啊。
5层楼的建筑,如此的不堪一击……

有些话,不想说,也不便说。
特别是在最宝贵的生命面前。


合掌,为死难者祈福。

生いしよし最高!!だが。。。

大前天看到今天下午TBS的日本排球奥运预选应援节目中少爷少奶奶会同时登场就兴奋了半天。因为我自己没有电视机,所以还早早的和隔壁寝室的台湾女生商量好,去她那里蹭看~

结果,下午屁颠屁颠跑过去看,发现关西的TBS居然不播这个节目 = =
是日本的直播能力有问题到居然不能覆盖全国呢?还是关西人不关心排球的奥运预选赛呢?觉得哪一个都不合情理啊~
总之很郁闷的回到寝室,去看2ch乡民提供的在线电视 = =
顺便也就翻翻2ch実況贴。

生いしよし最高だ!!
充分地体会到了石吉wota们说只要看见小两口在一起就觉得幸福的心情(慢着,难道你自己不是石吉wota >.<)。今天这两只,真是太美丽了~~造型也很顺眼,最无敌的就是少奶奶侧着头说话的镜头~
果然是只有那个人在的时候,才会有这样的笑脸啊~(终于把图补上了)






不过,少爷少奶奶应援的是可怜的日本男排,时间短就不说了,连石吉二人探班和宿的部分也没有播出。尽看到hey say jump那群小朋友领着J家的wota们跳莫名的应援操 = =

想说,今天在场的那一大堆人里,少爷是最帅气的!





字也写得不错噢──隔壁少奶奶的字,好孩子气~~

最后赞谈一下wota的效率,居然开场那一段的comment已经上传Youtube了~~


然后最后应援操的部分,很妙的对视一笑


誰のためじゃなく、ただ君のため!

今天终于知道了小Wii在东京的公司宿舍的地址,于是google之后,发现第二天我要这么着才能在第一时间回到神户 = =
#22270;片 2


加上走到车站的那段路,我需要在一大早4点半就起床。

加上前一天演唱会结束估计就是9点半了,薰到这个破地方估计是11点之后的事情,交接东西洗洗刷刷睡下去,好了,于是最多睡4.5个小时。

来回车费,加上演唱会的票子估计要超过3万5千,还有个这么艰难的时间安排。我在想,我是不是疯了?

不过我要是现在承认,我拼死拼活一定要薰上今年的4月生惟一的原因就是为了这场演唱会,只是为了ZARD,其它的理由,统统都只是点缀呢?

没错,我的确很想拿到最高学位,的确很想在日本生活,的确很想能够坚强到一个人也能过的下去。但这一切,从来没有能够驱使我痛下决心,作出一个任性的决定。
直到那一天,我突然发现我已经再也见不到她,甚至因为工作的原因连最后一程都无法送她,我才知道,原来很多事情并非我们所认为的那样,会有理所当然的下一次机会。

其实,不论我现在怎么做,将来怎么做,这一切都已经无法挽回。
可是,我就是希望能够尽我所能的做一些,尽我所能的多做一些。即使是忍心的,疯狂的,也无所谓。


今天偶然间发现,在Goolge搜索“ZARD 2008”,第一条结果是一个Youtube视频,来自于我的上传……
#22270;片 1


確かに、この一年間に、私がしたすべては誰のためじゃなく、ただ君のためです。

留指甲的好处

今天做菜的时候,切菠菜,前几刀都没有问题,刚要开始吹口哨,就觉得左手拇指有点异常的感觉,一瞟──很好,一块手指甲已经被我切下来了。
很紧张的举起来细瞅,嗯,很好,皮肉安然无事。

看来留一点手指甲还是很有用处的,关键时刻还能保护一下手指!
不过,其实我的指甲等于没有留,因为一直习惯剪得很短,所以现在留到和指头齐平就有一大段白白的部分 = =

于是,和台湾来的女生一边聊天,一边继续做菜,洗碗。
临到最后,擦最后一个碗的时候,手一滑,碗落在桌山,条件反射地去档一下,木有想到,碗已经碎了,然后左手拇指根部结结实实的一道血口横在我面前 >."<

不知道为什么,每次看到自己受伤流血我永远是在场人群中最镇定的一个,台湾女生大呼小叫的时候,我轻描淡写地跑进自己的寝室拿了纸,创口贴,然后在水龙头下冲。
刚才在我旁边告诉我她17岁开始献血已经献了22次的台湾女生立刻称赞我不愧是学医的。我汗一下~~

不过,人家还是很体贴的拿了胶带帮我缠紧止血──伤口很深,很大,一时半刻中看不出小小一块创口贴可以搞定的迹象。

好吧,我承认,如果真有某日某人必有血光之灾这一说的话,那是肯定逃不掉的。
你看,做个饭,开头一道坎,临到收尾还摆你一道,而且还偏巧不巧的一个是左手大拇指指头,一个是左手大拇指指跟 = =

不过,我还是要感谢我的手指甲的,毕竟要是开始就砍在指头上,那可是会痛死的,那还有后面人家赞叹我学医镇定一说~~


25歳の私

2003年的8月,安倍なつみ以一首「22歳の私」真是ソロデビュー。当时,她是我唯一一个叫得出名字的早安少女组的成员。
一晃5年过去了,我在一年间迅速成长为H!P的wota,也在25岁之际开始了我的人生ソロデビュー。

不知道这个年纪开始完全的要照顾料理自己的生活(虽然在经济上仍然再依赖父母,悔しいな~)算早还是算晚。
在过去的整整25年的岁月里,我不只一次的考虑过,计划过,憧憬过自己的人生。但想与做之间,所需要的代价究竟有多少,我也不清楚。

但人生,终究必须要有自己来负责的。


稍稍的有些寂寞吧,这个生日。
不过煮了乌东面,泡在浴缸里喝冰冻过的我最爱的果汁,然后以一个超美味的布丁作为蛋糕,这个生日还是过得很快乐。(有的吃就快乐吗?──容易满足不好么?)


25岁的我,所要迎接的是5年的研究生活,不但是为了一个学位,也是为了变得更强,无论是学识,能力,还是心灵。
没有退路,只有Go!Fight!Win!!


| NEXT>>

Live Traffic Feed
月別アーカイブ
リンク
ブロとも一覧

Artemis' Palace

WiiちゃんのHAPPY部屋

Sleeping Child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この人とブロともにな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