やはり、甘い人間だ

先週の日曜日に姫路でお菓子博を見に行って姫路城も見学した。
今の研究室の卒業した修士のお父様からのご招待だった。
「親中派」って言う人みたい。

その修士さんは研究室の中国人先輩たちは「阿呆」って呼ばれた。
見た目がそんな鈍い人じゃなかったそう、然し確かにどこか微妙な感じを気がした。
あややのファンだから、楽しく会話が出来だった。
「須さんが、男の子みたいね。」指導され先輩がそう言われた時に、その修士は「ボーイッシュですね。」ってすぐ反応しちゃった。
(やはり、ハロプロヲタだね。ボーイッシュって)そのときで、あんまり気がつけなかった。

昨日その修士があややが好きだよって話をした時で先輩はものすごく驚いた様子で私から聞いた。
「あいつは女の子をアイドルにする?」
「そうですよ。」そう答えながら、あややの写真を探して先輩を見せた。
(何だよ、あやや位好きなど、ごく普通などう~~)ちょっと不思議だなっと思っていた、先輩は「あいつ、男の歌ばかり聞いたもん。だって男の子が好きだ。」
「えぇぇぇ~」ってなんかわからなくなっちゃった表情にした。
「前、研究室に野々村っと言う男の子がいった、その子が大好きだった。自分は乙女心をもつって言ったよ。」

ショック!
さすが「阿呆」だ!
同じ研究室の人而も外国人とこんな話を出来る!

でも、今考えと、やはり,私の方が甘かった。
外国人こそ話せるだろう?ずっと一緒に付き合う訳がないからさ、知っても大丈夫だ。


所谓爱屋及乌?

很久没有更新有关少爷少奶奶小两口的东西了。请千万不要误会是我对她们没有爱了~~
事实上,我现在正在听少奶奶那个「美勇伝」的最后一张单曲,话说少奶奶的唱功不论是录音还是现场都进步了很多──虽然按照我的标准来看仍然属于不灵光的一类 = =

话说,最近真的很萌少奶奶
比如今天(应该是昨天了,汗~)作了个H!P全员的喜爱程度排名,少奶奶已经堂堂荣登亚军宝座了。
其の疾きこと亀の如く:ハロプロ・ソート


当然15后面已经没啥意义了,对我来说~~

看了2006年的H!P少年组的冬con,觉得飼小姐真是正点到爆啊,无论是脸,身材,还有眼神表情都绝对的满分!为什么少奶奶可以一下那么エロ,一下又那么凛々,但只要试镜头扫到就没有一个不到位的表情!至于少爷那个孩子就时不时会有很呆很莫名的表情。

那个时候的「美勇伝」的歌和服装也都相当的靠谱啊,怎么会论落到变成穿成兔女郎的样子跳大腿舞的程度了呢?


话说其实石吉这一对从我开始办签证起就粉红得不得了,搞得2ch上面三天两头兴奋异常,自从上次夏威夷被不同的人目击一起去逛街开始,就没太平过。
昨天又因为アヤカ那个阿呆在广播里说道之前给少爷庆生的事情,把少爷单独留宿在少奶奶家的事情给暴露出来了。
阿呆不愧是阿呆 = =


好吧,其实我是想说,就是现在这么高调,那么火热反而让我真的担心起来,6月份「美勇伝」解散之后,少奶奶真的要和某伪三好青年结婚了。

喂!你之前不是说希望两只有好归宿的吗?怎么突然口径就变了?
那是因为我老早么喜欢上少奶奶呀~~现在情况不同了,不可以吗?!


无聊,搜人家的blog看到居然有个大陆的少爷男放,还是个CP放,不过人家担吉藤罢了。

他说,担CP是对于自己感情的一种投影。他想要一个二姨太这样的女朋友,而本人有希望能像少爷那样有很多男生都没有的优点。

少爷,你太强大了!

个么,我承认,我担石吉,也是相同的原因。
虽说是爱屋及乌 = =, 但,大家明白我的意思就可以了~~


看你做菜比看电视剧还有趣

如题,我今天第一次真正意义的下厨做饭烧菜,第二天带便当去研究室。
至于题目,是一层楼的台湾同学看完我做菜的全过程之后的评价。

的确,整个过程都充满了我“好烫!”,“啊呀!”,“忘记买锅铲了”之类的惊呼,和毫无必要的东奔西跑转来转去 = =

不过,总算,在上海和台湾两位同学的协助──借给我忘记买的炊具──和指导下──提醒我炒菜时倒点水,终于平安无事的把便当做好了。

一上来的肉肠煎过了头,卷心菜抄香菇便淡,蕃茄炒蛋偏咸,中午和晚上居然要吃一模一样的菜色~。但,总体而言,味道都还可以啦。加上日本的大米真的好好吃,电饭锅上还有体贴的加水加米提示超好用。所以一切顺利。
明天就可以带着便当去研究室了。
碎碎念:让日本人知道一下,花王在中国的工资给的很低,以至于我不自己做饭日子就过不下去= =

当然了,自己做真的很省钱,尤其是我回来的晚,还可以蹭别人的煤气用(今天抄了两个菜,煎了两根肉肠,真好把两个灶头省下的煤气全部蹭完。太完美了~~~!)
算了算今天的食物,加上调味料,油,米,煤气(= =|||)两顿饭都花不过400日元,节约了一半!!
嗯,很好,我要继续发扬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的精神!

话说,今天买了很多食材,打算把一个星期都解决了。明天预定中午蛋炒饭,晚上咖喱饭~~
后天挑战茄汁鸡片和卷心菜抄土豆丝。后天番茄豆腐羹,香菇肉羹,再后天,卷心菜炒肉片和蒸南瓜。嗯,卷心菜是主力,因为卷心菜最便宜~~~

欢迎大家提供适合一个人的菜谱。谢谢!!

最后,怒吼一下,日本的米太好吃了!!!


一人のオール電化生活

日本似乎向来讲究环保,现在造个公寓都号称オール電化(All electric)不用燃料,节约能源──日本基本全部核发电 = =

然后我发现,除了洗澡之外,我已经开始了全电化生活,而且那个寝室淋浴器我觉得可能也是电热水器。

早上起床,面包+黄油/炼乳+乳品饮料
中午,晚上一般在外面解决
周六周日,泡面之后往汤里丢些鸡蛋,蔬菜,微波炉一转
完全用不到煤气和锅子这类东西。
但是,自己不做的话,真的很费钱。所以我现在面包从两块改成一块,纯牛奶改成乳品饮料。这样一来,每天大概可以节约50日元。一个月就是1500了。
总之,一天在食物上的开销要尽可能的低于800日元!!

貌似明天DOCOMO要公布906i系列了,希望早点放出来,带动905i的降价 = =
而且,现在我也在考虑,到底要不要入docomo的网,即使加入,还要不要用上网放题~~
一个月7000的手机费实在是太奢侈了。或者,我就SB吧 = = 便宜是王道。

话说,昨天凌晨2点左右,地震了一下。
房子摇晃了十几秒之后,我才确认,噢,原来地震了。真是钝感到一塌糊涂,如果真是大地震的话,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大概已经结束了,正宗的生死按天命了~~

永遠の夢に向かって

终于看到了大黒摩季的演唱会。
非常偶然的看到LAWSON的免费演唱会订票杂志上有今井美樹的演唱会。跑到神戸国際会館去买票的时候,又发现了大黒摩季的居然就在最近。
生活很窘困,但还是在挣扎犹豫了一番以后,决定买下票子。

这样一来的话,B'z九月的live可能就不会去了,毕竟跑到横滨去一趟代价是在太高,而对于现在的我来说,B'z的价值已经早已不能和ZARD相提并论了。

真好这几天神大出了些事情,我的实验暂时不能开展,于是周六3点我就早早离开了研究室,冲到三宫的国際会館排队替maki买周边。很顺利的把她交代要买的所有东西包括场刊统统入手后,又去紀伊国屋和ジュンク堂晃了一圈。

开演订在六点整,不过还是稍微完了5分钟才开始。
穿着飼色贵妇装登场的大黒让我颇有些不适应,这套衣服也只出现了短短一曲的时间,然后就换上白色无袖皮装,和白色紧身皮短裤,外加派色披风登场,从「あなただけ見つめてる」开始连着唱了9?10?首Being时代的歌,甚至包括很多Album中的名曲,顿时会场的气氛变得非常的热烈。

大家果然都是怀旧的人,后来大黒问大家有没有买新专辑的时候,的确也没有几个人响应。
曾经的美好不是吗?

第二部分,某人换了花花绿绿的夏威夷风吊带裙,坐在舞台开始当中舒缓地演唱。
她说,出道15周年了,发生了很多事,到现在还会来参加自己的演唱会的各位,也已经变成了姐姐,阿姨,所以不要勉强自己一直站着,坐下来就可以。
大家笑着坐下来,但是听到她开始唱bosa nova version的「虹を超えて」的我,却觉得无限的伤感,眼泪忍不住划出眼眶。

会场坐得很满,前排的气氛很high,很热烈,我的周围都是中年人,于是除了我在那里“wow wow yeah yeah”之外都很平静的阳子。更又一个究竟是阿姨还是叔叔的人一直表现的很痛苦,似乎对会场的音响效果无法忍受,一直捂着耳朵,最后中途退场了 = =

看到生大黒还是很高兴的,虽然我已经不似高中时那般热爱她,但Being时代大黒的歌曲,却仍然在鼓励现在的我。比如我Blog分类中“Power of Dream”便是出自她的歌名,比如昨天听到她唱「永遠の夢に向かって」时内心就会充满积极的情绪。

大黒さん!心から、ありがとう!
私、永遠に夢に向かって頑張ります。

简单报告

简单汇报我目前的生活状态。

每天早上8点45起床,20分钟内穿衣服,刷牙洗脸,吃早饭,然后出发去研究室。
先走5分钟坐ポーターライナー到三宫(240日元),再坐阪神线到高速神户(120日元),步行10分钟去研究院。要在10点之前跨入研究室大门。
稍微收拾一下就开始跟着一个中国的博士后做试验,前两天主要是看,今天开始慢慢地要开始做了。貌似教授和中国前辈们对我寄望很高都希望我尽快上手,压力啊。
12点左右去食堂吃午饭,一般400+-50日元,吃得就可以了,味道有点便甜,好在我很适应,觉得味道不错。然后晃一会儿,回研究室,1点多开始继续干活,晚饭一般6点以后,有个前辈带我出去吃晚饭。昨天是7-11的热狗,肉包(都朝好吃)今天是拉面套餐(面汤好吃到爆),价格不定。回来继续干活,教授一般10点才走,所以不好很早溜掉,一般都是10点左右才走。当然实验内容也很多,很花时间。基本没有混呛水的可能。昨天过了10点半才结束。回到家里已经11点多了。在lawson买好第二天的早饭,一般就是牛奶一盒,面包一只,250日元左右。日本的牛奶味道不错。

然后就是整理东西,洗澡准备睡觉了。

这几天觉得挺累的,基本没看书,过了这个周日,打算要调整一下状态,开始看书了。

按照前辈的说法,似乎是实验好好做,教授顺眼了,考试无论如何都过得了。最好不要打工,可是不打工,大家也看到了,基础生活花销就不小了。所以路再远,秘书再怎么担心,还是要骑车过来的。
5月份要硬着头皮请假去一次东京,又是一大笔开销。

今天还买了几本书,于是两张万元大钞也就这么去了。


实验室里中国人很多,和日本人微妙的分为两个阵营。但总体来说,没什么好在意的。
每天试验都安排的很慢,博士后向我解释了她目前的研究,相当的有趣,似乎我前半年的主要任务就是围绕她的论文结果,作重复验证准备传代细胞和制备质粒。

教授看上去很温和,但据说怒了会骂人,特别是对高年级。俄~~关西人骂人啊,肯定很有魄力的 = =

虽然实验和学习很紧张,也很辛苦,经济方面倍感压力;几乎不会有时间和精力开展业余活动,但是,研究的内容果然很有意思,做试验本身我也觉得很有趣味,所以过得很充实,一点也不后悔自己的选择。
唯一地不满,现在几乎没有机会说日语啊~~やばいすね~~

另外寝室虽然小,倒也五脏俱全,洗衣服也不用另外花钱,只要自备洗衣粉,安心。
只是,目前看来,没什么时间自己做菜(实验室周一到周五的工作时间是10:00~22:00,周六是11:00~17:00),休息天也只想泡面凑合下算了。

同个楼层的还有个台湾来的留学生,于是决定三个人合用网络,可以继续再便宜一点。oh yeah!

有一点很想不通,为啥这里的研究员,学生居然都没有穿白大褂戴橡胶手套的习惯?我不管,我要穿好戴好的。都是致病菌,癌细胞和肝炎病毒啊啊啊。有没有搞错!

Live Traffic Feed
月別アーカイブ
リンク
ブロとも一覧

Artemis' Palace

WiiちゃんのHAPPY部屋

Sleeping Child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この人とブロともにな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