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がいない

我知道,总有一天,所有关于我年少时期的美好记忆的人或物都会离我远去。而我,也将在这一次次的告别中变成一个彻头彻尾的无趣的大人。

然而,我从来没有想到我会这么快的就这么和你永别。即使我一直会担心,某一天喜欢耍小性子的你会突然告别歌坛,但我从来不曾想过你会如此突然的戏剧性的告别我们。

你已经不在了。

从昨天8点知道这个消息开始,我努力的说服自己接受这个事实,虽然打电话给我的亲友时,有落泪,但我仍然不愿意相信,你真的已经不在了。

直到晚上喝完酒回家,说服同样不相信你已经去世的我妈时,我才痛感,要承认你真的已经不在了,对我来说是多么的痛苦。

不论过去的十多年中,外界对你有多少非难和质疑,对于我来说,你永远是我人生的坐标。永远是那个闪亮,潇洒,优雅,美丽的泉水姐姐,永远是那个鼓励我保持信仰,保持微笑,保持斗志的泉水姐姐。
不论是在我失落的时候,需要勇气的时候,还是意气风发的时候,我总会想起你的歌声,听到你的歌声。甚至于,你的歌会自然而然的萦绕在我的脑海里,根本不用借助任何的机械来再生。

你是我少年时代的一个梦想,一种憧憬,直到现在依然如此。
然而,你真的离开了。

真的已经不在了。

你说过,如果长大意味着抛弃所有的梦想,那你宁愿不要成为大人。
所以我决定,要做一个怀抱着梦想也能够走下去的大人。即使今后那些光鲜的Teenage Dream中所有的人和事都离我远去,我都会在我的心里为他们留下一块柔软的位置。我绝对不会变成一个彻头彻尾的无趣的大人。
而你,我会把最柔软的一块地方为你永久地保留。


泉水姐姐,希望你在天堂一路走好。


吃吃喝喝又一周

从上个礼拜四开始到今天为止,正好是一周的时间。
上了五天班,回家吃饭的只有一次。除了第一天和锅子去唱歌,其他三天都是在饭局中度过的。虽然都很好吃,酒也喝得很开心,但是,有鉴于我其实是个喜欢独处的人的事实,连续的晚归,让我有种无法解脱的疲劳感。

难道是我老了?实际上主要是因为心情不好。
所以无论怎样都会觉得累。

突然对工作没了热情,觉得前途渺茫。在实验室里的日子是多么的开心啊~
一边做实验,一边深刻的感受到内心的呼喊——对啊!这才是我想做的事!!

下周实验研修就结束了,又要回去捣鼓那些讨厌的TCM。想到这一点,顿时觉得很绝望。这近一年来,除了日语大概略有进步,我既没能做自己喜欢的事,也没有累积到什么经验,简直是浪费了人生。


好了,牢骚发完了。

最近开始念叨要入手入门级单反,我总要找点乐子的,不然日子过不下去啊。

也许只是我不得不去追寻这个梦想

今天在中山的实验室里和同事聊天的时候,无意中谈起了今年新人的薪酬。
之前就有听到那些新人一进来职位就比我们那个时候高,但想想反正硕士半年以后就要升值的,基本也没什么变化,心里就平衡了。
但是,居然又发现他们的薪水也等于升值以后的行情,联想到新进来的本科生估计也比我们进来的时候多,就觉得非常的不愉快。
虽然,今年毕业生的起薪普遍提高了;虽然传说中7月份要加薪,但是事实和可能毕竟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

感觉我的忍耐一下子就到了极限。

3月份听到一句:“須さんなど日本に行くチャンスが珍しい…”
4月份公司班车说要改道,于是我每天早上又要早起来10分钟
5月份,关系不错的同事跳槽了,那个导致我们一群人每天要浪费10分钟睡眠的贱人又一次提出跳槽,却又继续留下来了。
今天,又听到这么个消息。

我这个人向来很能自我安慰,但是一旦不满不知不觉积累到了一个程度,我就会毫无预警的翻红灯,或者干脆爆发。
很明显,昨天为止还想着好好工作,还在未如果去读研究生要放弃这份工作感到犹豫,对公司非常忠诚的模范员工,今天下午5点已经彻底失望了。


我必须去读研究生,没什么好多考虑的。
这个破地方不值得我留恋,也不值得我那么兢兢业业。



僕にとして、音楽は?

最近一直觉得,自己已经没有10年前或者3年前的热情去追排行榜,去积极地了解日本流行乐坛,甚至会整理多多资料来写乐评。
我清楚地感觉到这样的倦怠感,一度有些惊慌。这是不是说明我的心理年龄也老了?不再有那样的Pasion能够热爱音乐?

但是,昨天去掏了趟水货,来回的路上一边起着老爷车一边听着MD,那种畅快的心情却并没有减弱。

也许我的确是不在有那个精力去牢牢的追着流行,我所感兴趣的是牢牢的追着已经把我吃得死死的几个歌手组合乐队。
但是,J-pop对我的日常生活来说,依然是那么的不可或缺。

甚至已经不再是背景音乐般的存在,而是空气般必不可少的必需品。

所以无论是季节交替还是气候变化,都会有应时应景的歌曲跳入脑海;无论是情绪起伏心绪不定,总会有特别想听的歌来激励自己鼓励自己。

真的不知道,没有J-pop我会怎么过得下去。

如果的事

昨天去UGA唱歌,临到结尾处,锅子点了“如果的事”。
看着那些画面,听着那些歌词,眼泪便不自觉地流下来。因为喜欢一个人,我耐着性子听了她喜欢听的歌,看了她喜欢看的电影,即使那个时候我觉得自己和它完全是两个世界的人,我还是选择了勇敢地说出来。但,一切终究只是如果罢了。

如果,这个词,可以说是我的爱用词汇。然而,细想起来,这两个词是多么的沉重。因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某种既代表着与你所期望的事实相反。

最近,新的一轮自我厌恶的感觉随着某些人对我的冷淡的似乎减弱反而变得强烈起来。觉得自己的言行越来越不受到控制,我必须不时地提醒自己非礼勿视非礼勿听,祥林嫂的毛病也严重起来了。

直到现在,我还是不能坦然地接受自己的性向,怀抱着令人窒息的罪恶感在人生的道路上摇摆不定。我不知道这种矛盾的感觉会不会将我分裂。
我宁愿相信,这一切只是因为我不善表达,宁愿相信如果我不说,如果我说得好些,如果……


虽然,我比任何人都清楚,如果就是不可能。

多事之春

季节交换,人心思动~~

有的人千辛万苦换去做配方,如今极有可能因为化学品过敏造成血小板降到7……住院中~~
眼看这位这个月合约要到期了,当初从原先的部门出来搞得鸡飞狗跳。这以后的路要怎么走呢?

sc部门两个关系恶劣的核心先后提出辞职。而且很明显的,下家都已经找好了,一两个月里是肯定要走人的样子。

早上新来的总经理还在暗示一定会给我们加薪的,这样一来,难道加薪就近在眼前了?


另外,硕士姐姐果然去面试了别家公司,然后又因为她很清楚自己不要什么的特点,拒绝了那个offer。
我告诉我妈这件事情的时候,再次领教了老妈的敏锐。她居然问我:“侬是勿是很难过?哪能声音都在抖?”
而我也发现,我连别人都骗不了,何况我自己!

我是这么的喜欢她,根本不想和她分开。

周四培训,周日加班,今天继续培训,某人对我的态度似乎缓和了些。
我是不是应该继续祈祷自己的RP继续升高呢?


须可为

可为(后一个字第四声),是我爸我妈在我正式坠地前筹划给我取的名字。
据说是希望这个男孩子可以能屈能伸,无论什么都做得下来。换做我大概给这个男孩子起名叫有度(耀乾这种名字当然只能是玩笑来这)。张弛得到,胸襟开阔。

不知道是那时B超技术不发达或是他们没顾上和医生搞好关系,还是过于有自信。在我妈怀孕期间,这两口子就楞是没有寻思个女孩子用的名字。结果我妈羊水破掉早产生下我之后,两个人就傻眼了。随便捡了我堂姐的名字换了个更加柔美的字眼便匆匆给我按上了。

我有时会想,如果我妈当时的那个卵子让一个带了Y染色体的精子通过了,那个叫须可为的男孩子会是一个怎么样的人。

按照我目前的身高和青春期热爱运动的性格推算的话,大概会是177cm左右,估计会被我那个号称是男孩子一定要由他来教育的粗线条爸爸监督长期锻炼肌肉,所以应该体重在68~70kg,挺结实的样子。
我爸我妈皮肤都很白,毛发也不多。如果按男生长得像妈妈的理论,和我正相反,眼睛像我爸的话,那应该轮廓比我还清秀,眼睛又抠下去,鼻子估计会受到我爸那边强烈的遗传基因的影响继续维持我现在驼峰鼻的样子。头发大概会像我爸了,变成油性的。由我妈那种被人视为洁癖的母亲管着清洁卫生肯定会做得不错。
性格应该比我还倔,更加直来直去,不拘小节。脑袋瓜应该还是比较好使的,数学大概会好一点,语言可能比一般的男生好,毕竟我爸妈都是话痨~~
比现在更有成为Otaku的潜力。而且可能空手道已经是绿带棕带级别的了。

性向的话,根据我目前的情况来看,我妈怀孕的时候睾丸酮的水平应该相当高,所以是Gay的可能基本是0.口味参考我和我爸的话,应该还是喜欢长相干净,脑袋好使,笑容灿烂,性格开朗的女孩子。
很有可能还是会读医科,也不排除读法律的可能。

估计不会愿意留在医院或者公检法系统,很可能已经在国外读硕士了。
当然了,也可能更难管教,以三校生的身份踏上社会。

不过,我爸我妈骨子里都那么保守,所以生下来的小孩不太会真的变坏吧?

要是长成我推算的样子的话,岂不是很受欢迎?
俄~~大概已经有固定的女朋友了。难说已经初体验过了……
啊!我太邪恶了!!


总觉得这个须可为同志比我优秀的概率相当之高~~
但是作为我爸妈的孩子出生的名额只有一个,最终生下来的是我这个随便起了个名字就用了24年的女生。

须可为同志,请你放心,我会努力 享受这个某种意义上来说和你共享的人生的。


CM史上最NB的受害者诞生!

长假8天除了5/1和2两天有活动5/3家里来人以外,其余的几天,毫无例外的,我都窝在小房间的床上看电视剧——基本都是美剧。
从Heroes到The L World,以及一直在追的Criminal Minds(简称CM)。

结果,今天新出来的CM的S2E21里居然出现了CM史上最NB的受害者。
这位叫做Bobbie的女士,被两个从小由精神不正常的叔父独自带大,过着几乎与世隔绝的生活兄弟两人绑架,丢尽了一片山林中。
而兄弟两人所要进行的是,自其叔父起就持续着的活人捕猎活动。
换而言之就是将抓来的人们(基本都是25岁上下的青年人,注意这个年龄是重点)作为猎物,享受他们在陌生的山林中拼死逃生但最后被自己用复合弓杀死的快感。
之所以要选年轻力壮的人,自然是为了提高捕猎的快感。

我这个人,看东西向来习惯不按牌理思考,比如看日本的学校欺负题材的片子,从来都在纳闷那些被欺负人的不反抗。
这次也是,既然处在生理机能最鼎盛的情况下,有时候同时有几个猎物被投入山林,为什么就不能动动脑袋反抗一下。

终于,Bobbie小姐和我想到了一块去了——谢天谢地~~
她观察了逃生的地形和兄弟两人捕猎的方式后,进行了有力的伏击杀死一人,刺伤一人。并导致后者被FBI当场击毙。
最酷的是Bobbie小姐对这倒在地上奄奄一息的凶手说:“看来享受这个快感的人是我呢!”

Waoh!
真的太彪悍了~~


向Bobbie小姐学习!
Bobbie小姐最高!!!

24

在23岁的最后一天——或者等我把这篇日志发出来的时候已经是24岁的第一天了,我除了打通了PSP入手以来第一个游戏(其实也没有100%达成)以外,就是在看美剧“Heroes”。

然后在扣人心弦的剧情的中,我依然可以充分的腾出一部分思维能力来回忆一下过去的这一年我做了些什么。
这算不算也是一种Special Gift?


毫无疑问,23岁的这一年中,在我身上发生了很多事情。正如在过去22年中发生的很多事情一样,更远的将来回忆起来的话只不过人生长河中的莫名的一小朵浪花罢了。
但在今天,这个似乎值得纪念的日子里,仍然有回忆的价值。

我在23岁的这一年中,完成学位论文,毕业,入职,转正,拿到工资,缴个人所得税,社内旅游,爱上一个人,确定自己的性向,为此烦恼痛苦。表白,被拒绝,无论如何也放不下来,去看了Live,决定最后为自己的梦想努力一次……

真的是很多姿多彩的一年,在这一年里,我长大了很多。
或者确切的说,我老了很多。
无论是生理还是心理,都觉得突然经历了太多的事情,跨越式的老化了。
也许,人真的不是在点点滴滴的日常生活中慢慢成长的,而的确需要无数的第一次才能够得到激发。


想一想,我究竟成长为一个怎么样的人了呢?经过了24年的积累。

好吧,我必须要承认,我经常自我感觉良好,然而这样的良好是完全建立在他人对于我的评价上的,所以我比一般的人更加无法承受批评和挫折?
表面上我不拘小节,但事实上我总是不由自主地会去注意细节,甚至是一些别人根本不关心的细节。

我是一个感性的人,即使经过那么多年的理科教育,有足够的逻辑去思考判断,我仍然逃不脱最终依靠感性决定一切的命运。
所以我仍然是那个优柔寡断,犹豫不决的傻瓜。

我有意无意地逃避自己的性向,然而上帝所决定的事情,小小的人类如何躲的开。终于我遇到一个喜欢到无法自拔的女生,然后自我觉醒?
因为小时候碰到色狼太多,或是我对自己的性欲仍然存在厌恶的倾向,我仍然在拒绝别人的触碰,也在拒绝自己对别人的触碰。


好吧,回忆和剖析了这么多,接下来的一年想干什么呢?


首先,我希望自己的梦想可以实现。这个自私的,真正实现需要花费至少五年的梦想。
然后,我希望如果有缘分,有那个精力的话,我能找到一个自己喜欢,对方也能喜欢我的人,真正的拥有一场恋爱。禁断の恋でも~~
还有,希望止园路的房子可以拆掉,把家里的经济问题多少解决掉一部分。
最后,非常愚蠢的,我真心希望她能够得到最世俗的幸福。


貌似生日愿望太多了一点。

呵呵~~
上帝你有空的时候记得实现一个就可以了。

涙のコンサート

今日、やっと自分の部屋をゲットした!
パソコンなど引っ越した後、あゆの昨年のCountDownライブのDVDを見た。曲の順番と一分のアレンジや先月の僕が参加したの上海ツアーと似てる。
見てとき、なんどなくライブを参加した模様をつい思い出してから、突然ZARDのライブDVDを見たい、見たくてたまらないって。
だから、そのDVDを探し出す、もう一度見に始まった。

でも、そのまま見たり歌ったりつい涙が出ちゃった!
どうして!泣いてる!!

多分、ZARDのライブを参加したチャンスがあったわけですけど、逃げられた。前何回で思えば、すごく悔しいと思った。
でも、その悔しさ、心から痛感したことはこの前一度もなかった。

今夜、パソコンの前の僕は、あゆのライブを参加した実感と感動思い出した。そして、ZARDのライブを参加できなかった後悔も実感した。

だから、辛くてたまらない。涙がいっぱいでた。


僕にとして、ZARDはただアイドルじゃなくて人生の目指せというものである。
少年時代の夢、希望、光。

今でも、掛け替えない存在である。
どうして、そんな大せつな存在と出会ったチャンスを逃げられた!

分からない。

ただ、本当に悔しいです。


僕、本当にいつも繰り返して後悔なことしちゃった。
でも、このまま過ごすのは後悔しない。だって僕はその後悔に成長している。

これも、ZARDが教えたことです。

いくら辛くても悔しくても、人生は終わらない!

夢があれば、Today Is Another Day!!

五一上海动物园游记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上一次去西郊公园应该是小学五年级的秋游(记这种杂七杂八的事情,我的能力向来很强……),算算已经是差不多14年以前的事情了。进了大学之后,倒是一直想再去玩玩,但是一方面没人响应我的号召,另一方面这个愿望也不是那么强烈,于是一拖再拖,愣是把这个时间差拉大到了10年以上~~
这次主要也是大学的寝室室友要去,我就干脆凑了上去。


话说,长假这种时间段,其实是不应该到这种地方去的。这一点我走到门口就有点后悔了。那个人山人海啊,丝毫不比南京路淮海路逊色。

好在发起人——小新到的早已经排队买好了票,可以少收一次苦。

进去以后照例就是一个笼子一个笼子的兜转,然后就是拍照片。
说道拍照片,小小的得意一下。幸亏我带了个长焦相机,不然那些深居简出,好吃懒做,注重保养的动物用小小的卡片机是根本拍不下来的。就算拍到了也不过是雾里看花水中望月。
不过,用了长焦端,快门速度哈慢。很久没拿相机了,手的稳定能力也变差了。于是很多本来值得一看的照片都糊掉了。而且由于那些铁丝铁杠的关系,自动对焦也对不清楚。
唉~~想到这里真想要一台单反啊~~

不过,还是排到一些有趣的照片的~


不知道是不是我长大了的缘故,小时候看到的长颈鹿貌似脖子变短了,养河马的池子变浅了……
不变的只有熊猫馆前的人山人海……
当年印象深刻的是我和同学们往河马的嘴里丢爆米花,河马毫无知觉,最后老师丢了个足球面包才让河马闭上了嘴;现在只记得小朋友指着河马说:“妈妈我要看那头猪!”,小朋友的妈妈说:“你再看看清楚,哪有那么大的猪?”。

是想说,我似乎已经不能很尽兴的玩了,那种能力真的只局限在童年吗?
小时候的记忆总是比较美好的。
有时候想要去追寻这种记忆,最终的结果,往往是又一次的失落而已。

Live Traffic Feed
月別アーカイブ
リンク
ブロとも一覧

Artemis' Palace

WiiちゃんのHAPPY部屋

Sleeping Child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この人とブロともにな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