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去享受服务的话一定要去海底捞

昨天在风雨交加中去了趟海底捞~~

话说,这个地方不但远而且偏。下班之后坐了班车到吴中东路中山南路下车。正好是下班高峰加大风大雨,三个小姑娘站在瑟瑟冷风中等了大约15分钟,一辆空车都没有看到,在挪动了两次等车的位置之后,急性子的我煽动大家边走边看有没有空车。
于是从吴中路1号开始走到136号的时候,看到了一辆空车。小乐乐兴奋得冲出雨伞跑向驶入加油站的那辆杂牌出租车,结果……
人家居然说要交接班不带人了~~~

我晕倒,这么青春靓丽的小乐乐说要坐你的车啊!大叔,你有没有搞错啊?真是太没担待了!
于是我们三个继续往前走,走了不到15米,来到一个红绿灯前,居然突然看见有人从一辆大众出租车上下来了!
于是三个人像疯子一样准备冲过去,忽然有一辆大众的空车出现了!
汗水,于是连忙不顾形象的钻进去……


到了海底捞的弄堂口,就看到传说中的一群服务生迎上来,最显眼的事成了把海尔的广告沙滩遮阳伞的小弟弟……
俄~~服务到家的!我这个时候只能感叹了~~
到了店门口,一群小姑娘包围我给我的伞加塑料套不算还硬要帮我提。者就不必了,被吓倒了……
上了二楼,在服务生的带领下找县来的小三,愣是转了一圈也没看到。
终于就坐了之后,上来一位负责我们这几座的姐姐,基本不用我们开口,端茶递水不亦乐乎。就是他介绍的特色蘸料,觉得比较的一般。其间由于锅子去上厕所没有拿到毛巾,结果向他们提了一次之后变成了20分钟就来换一次毛巾——太强悍了~~

火锅店么,不能指望迟到怎么很好的东西——个人是这么觉得的。不过,因为服务员是那么的拎得清,完全不用浪费精力与其胡搅蛮缠,传说中的橡皮筋和擦镜布也粉墨登场,所以吃的是很开心的。那里的牛滑,墨鱼滑,美国肥牛,豆花和虾球个人觉得老好吃的。羊肉也比较有羊肉的味道!
吃到最后是肯定要看功夫面的表演的。虽然之前邻桌那里已经跳过两次了,不过我特地带了相机去拍,不当场表演,觉得受到了损失……
之所以说是“跳”,因为实在是太强悍了,如果配上hiphop音乐伴奏的话肯定还要精彩。

饭后送了四片水果,和四片口香糖——另外小三等我们的时候为了不让她太寂寞居然也送了菠萝和报纸给她打发时间……

出门的时候照例有巨伞相送,连保安大伯都是一张笑面孔,真是难得啊。


回家的路上碰到一个前所未有的极品司机,真是人间奇葩~小三被他搞的话都不说了。
结果我和郭子还有小乐乐受到了惊吓,还进错了地铁站台……


不过,仍然是很满足的一天,因为那个服务实在太好了。

一瞬的感动,一生的感动 - Hamasaki Ayumi 2007 Asia Tour Shanghai Live Report -

上周日,去看了Ayu的演唱会。

我从来都不是她的歌迷,充其量也就是一个只下载不花钱的伪饭。花了600元买了正价票主要就是想要体验最眩目的舞台效果以及能够亲眼看一看日本乐坛真正的顶尖歌手。
当然,ayu是不会在这一点上让我失望的。

流水账我打算全部写在日语的live repo上面。这里只想说一点只能用母语表达的内心感受。

演唱会现场真的是个非常神奇的地方。在那里成千上万的人会一同尖叫呐喊,以近乎相同的角度挥舞荧光棒,所有人的目光都会锁定在舞台中心上的那个表演者身上。说这是一种群体性的歇斯底里也不为过吧?

正式开演前,在那里拗荧光棒的时候,我还在寻思自己会不会难以投入呢。结果,周围的灯光一暗,5号看台那里的AC包场开始有节奏的呼喊“ayu ayu”开始,我就立刻兴奋了起来。从座位上一跃而起,开始了来两个小时超High的Live体验。于是,当我看到穿着漂亮的难以复加的色紧身礼服的ayu坐在圆形钢圈上自舞台正上方缓缓降落,而她的身影被投射在背景的一轮圆月上的时候,我毫不怀疑她就是月宫里的仙子。
有人说,为什么ayu会那么走红,就是因为她的歌词可以引来同龄女性的共鸣,可以让无数和曾经的她一样除了年轻一无所有的女生拥有了一个可以实现梦想。
在看到她从天而降的那一刻,我真切的体会到了这一点。这个个子娇小的女生在接近两个小时的时间里,又唱又跳,上天入地,让人目不暇接地变换着华丽无比的各种服装造型。台上台下一片欢呼,荧光棒的光芒不断舞动,抒情曲的部分全场合唱,快节奏舞曲砸在她的带动下跳跃振臂。
一切都显得那么光鲜耀眼。

然而,在正常演唱会终了的时候,当ayu站在舞台中央,放下耳机话筒,等待全场安静之后大喊一声“ありがとう”的时候,我才那么真切的体会到能够站上这样一个舞台,接受到如此多的歌迷的用户,她所需要付出的一切又岂是常人所能够做到的。

一瞬间,我内心充满了感动,泪水顺势蒙上我的双眼。

演唱会就此结束了,但我想,那一刻感动,这一生我都不会忘记。

难道又要回到无性生殖的老路上去了?

今天瞄到公司订的申报上有一条豆腐干新闻:说是英国某科学家从男性的骨髓细胞中培养出了精子。下一个目标是用女性的干细胞诱导培养出精子……如果成功,这将可以使人类的无性繁殖成为可能。

想到前几天有和小三(大学的那位)聊到运用卵子的细胞核使另一个卵子“授精”进一步促进细胞核融合和分裂并发育成胚胎的的事情。
当然,运用现在的细胞克隆技术,我认为这并不是具有多大技术难题的事情。

至于我为什么会想到如此严肃但又无聊的问题,则是因为在看The L World的时候同性恋夫妻相要自己的孩子时遇到了一连串生理和伦理上的疑问激发的。

当然要发展一项技术,其是否具有实用价值是很关键的。但是无性繁殖的实用价值是什么呢?
怎么看都觉得除了运用于同性恋夫妻生育之外,几乎没有可取之处。
而且,即使可以从干细胞培养出精子甚至是卵子,子宫的环境却还是无法人工替代的——克隆技术也仍然脱离不了一个由造物主创造出来的子宫——当然小三认为完全可以人工制造一个……
也就是说,女性同性恋要无性生殖的话(其实还是有性的,正确的讲法是单性繁殖?汗水……)可能在技术上需要克服的难点不多,而男性同性恋依然需要代孕母亲。

不过,无论是les还是gay,即使科技再先进,生孩子再方便(不去计较成本的问题),在伦理上依然有无数的关卡需要克服。


自然界中无性生殖的生物数量之庞大完全超过了异性生殖,从进化学和遗传学上来讲,两者也并没有绝对的孰优孰劣。
只是,有没有觉得好不容易进化出了两种性别,到头来居然又挖空心思地搞无性生殖研究是对造物主的公开蔑视?

但是,造物主为什么要在让一切生物以繁衍后代为第一要任的情况下制造出同性恋呢?

人类永远不可能胜过自然,在自然面前,我们永远只是拙劣的模仿的小孩子。
我只能想,那位研究无性生殖的科学家是一个想要和自己的爱人有一个真正属于自己的孩子的LES?
如果是那样的话,我真的是太佩服和感动了。

20代前半最后的梦想?

不知道是因为受了塘さん的刺激,还是因为看了偶然爬到我这里的朋友的朋友的blog,或者是因为我想躲开某个人越远越好?
但是,有一点我很清楚。至少我还怀抱着一个梦想,尽管我曾经犹豫,要不要付出相当大的代价去追求她,为了逃避选择带来的烦恼刻意使她模糊。然而,作为一个梦想,她仍然牢牢占据着我的内心。

那天,晚饭的时候试图轻描淡写的向父母提起。结果,又一贯的演变成为严肃的不得了的谈话。
父母的全力支持让我感动的几乎落泪。
一度就是不愿意再给父母加负担才决定放弃的,然而就如我所预料的,我的成就和未来对于他们来说远必自己的生活来得重要很多。

也许,让父母为我牺牲那么多是自私的做法,但如果没有加倍努力补偿他们的牺牲应该是更大的自私吧。

只是,在20岁的前半即将结束的今天,我还是希望用最后的迫力来寻求一个突破。

悲しいほど君が好き

此篇文章只限博客好友,或者知道密码的用户才可阅览
输入密码
博客好友申请

居然,在唐爷爷的欢送会上走神

此篇文章只限博客好友,或者知道密码的用户才可阅览
输入密码
博客好友申请

看了一集 The L World

昨天在搜“犯罪心理”的时候,居然意外的搜到了“The L World”的第一季打包。

L doesn't only mean“Lesbian”,it also means "Love", "lonely" and so on...

当然了,这仍然是一部描写女性同性恋的生活的电视剧。
有结婚(貌似LA允许同性恋结婚的)七年,为了生个孩子而烦恼的Sette和Tina;有超级受欢迎女朋友遍天下一眼就看得出是个“T”的Shane;害怕失去赞助商影响美好前途,但看到喜欢的类型就两眼放光的网球选手Dana;有私底下是个超级文学迷的身材火辣的咖啡店老板Marina;还有一个貌似我想不出有什么具体特色的杂志记者Alice。
以及一位刚搬来LA和男朋友同住的小说家Jen(女)。

再一次Sette和Tina举办的聚会上,住在她们家隔壁的Jen和Tim也受到了邀请。在那里Jen命运般的遇到了Marina,相互交谈之下才发现她们对文学作品的爱好和认识惊人的一致。与此同时一种Jenny之前从未体会过的感觉渐渐滋生。

那种感觉叫Jenny害怕恐惧,她试图逃避自己对Marina的好感。可事实上每次Marina的邀请她都拉不下来。终于…………


看着Jenny和Marina我似乎看到了自己的很多问题。

为什么我到现在无法释怀呢?
也许就是因为,我认为她是!
没错,这才是最根本的原因。所以我才会受不了她的态度,认为她在说谎,所以我才会如此不愉快。


老天,我真是偏执狂啊!
而且,用CM理论来解释的话,我还是色情狂!

天啊~我真的是传说中的变态么?

明日があれば

周六和母亲去扫墓,站在外祖父么的墓前,母亲说到了外公临死前想要吃桔子,但时值文革,又是冬天,遍寻不见。
外公于是把临终遗愿改成喝一杯糖水。
母亲用汤勺喂他,好几次他都咬着汤勺不愿松口……
由于出身问题,在文革被批斗致瘫痪的外公已经卧床多年,当时因为褥疮并发症受尽折磨。然而,活得这么不堪,他仍然对人世那么留恋。

当天晚上和大学的小三去逛街,结果听说了她高中同学在睡梦中猝死的事。
一度我曾认为那是一种相当理想的死法,但那个瞬间,我突然觉得这是一种难以忍受的残酷的死。
和我同龄的那个男生,一定还在睡前计划着明天要做的事,要见的人。然而,似乎理所当然的会来临的明天,居然就这样再也不会来了。
想到这一点,真是令我悲从中来。

我向来不懂如何安慰别人,那天也是只能看着极度低落的小三无能为力。


想到这一点,觉得自己向她表白是正确的做法。对于有心脏病的我来说,猝死并不是不可能发生的事。
如果,至死我都没有让她知道,我喜欢她,岂非人生最大的遗憾。

Live Traffic Feed
月別アーカイブ
リンク
ブロとも一覧

Artemis' Palace

WiiちゃんのHAPPY部屋

Sleeping Child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この人とブロともにな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