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会,新硬盘,以及突然间感受到的情人节气氛

昨天和大学的同学在“味蔵”小聚了一番。参加的除了大学同寝室的四个人以外还

有最近刚失恋的女同学一名,以及我的两个同事。

“味蔵”是两个星期前我刚发现自己的某些问题极度痛苦时和小三开发出来的日本

餐馆。主打项目是各种焼き物特别是お好み焼き。
服务非常的优秀,小姐们个个训练有素,东西虽然小贵,但味道很不错——至少我

很喜欢。
昨天二度光顾之下,依然很满意。

昨天的聚会简直就是八卦爆料会,最劲爆的当然是橄榄同学脚踩三条船的事情(当

然了,如果哪个没口的人把我给爆了的话就更恐怖了)。不过,橄榄的初恋实在

不是适合结婚的对象。既然本着结婚为前提交往,那还是要一丝不苟的睁大眼睛本

着对未来的生活负责的现实态度挑选一个各方面条件都好点的才是啊。所以很高兴

看到橄榄有希望甩掉那个实在不能用来结婚的男人。

昨天我喝了三大杯生啤,少少有了点微醺的感觉果然非常的舒服,我依然过不了自

己这一关,可能直到永远见不到对方的那一天也过不了。于是我只能每天在咫尺天

涯的距离里浮浮沉沉。有机会喝酒,那当然要畅快的喝一下了。
这个时候反而希望自己容易醉,越容易越好。

家に帰っていった時、アノヒトと一緒に歩んだ。あんまり話しなかったけど、心

から穏やかにうれしかった気持ちを溢れてった。本当に楽しかった瞬間だ。一生

忘れられない、そうんな夜に、そんな風の中に、アノヒトの声と笑顔、そして一

緒ににみた星のような小さいライトたち。


回到家里已经快要10点了。但是既然拿到了从门房大叔那里领回来的硬盘和电源(

新蛋的快递服务质量还是令人满意的),不装上试试能不能正常的识别运行,我晚

上一定会失眠的。
拿出硬盘一看,利害!
容量已经翻了两番,但厚度居然还减小了!!科技的进步果然是令人惊叹的。
研究了一下主从盘,就换下老电源,换上新电源,加上新硬盘,然后启动。顺利开

机自检进入了XP……
但是!为什么没有看到加了新的盘符呢!!
难道真的是主板太旧认不出大容量的硬盘?但是打开设备管理器却可以找到新加上

去的那块硬盘,导入一下,容量的识别也正确无误!
于是换了N种跳线搭配方法,搜索了N多网页,结果还是老样子,正在惆怅之时,突

然灵光一闪!

难道是因为没有格式化过,所以OS才认不出来的?

于是拔掉老硬盘后用光盘启动,格式化之后再进系统——果然成功了!!
瓦卡卡卡。
开着机箱弄了半天,老妈问我:“你不是说换了个什么东西,声音会小点么?哪能

变得更吵了!”
汗水……不过等我装上两块机箱挡板以后,老妈的抱怨消失了。新电源还是很有实

用价值的!!

可惜我的机器CPU和显卡实在太弱了,本来想在那个空出来的硬盘里弄个MAC的OS玩

玩的,估计启动不了。



今天上来更新blog的时候发现出了情人节的插件,才发现原来快要情人节了。
今年情人节和春节离得太紧了,过节的气氛明显变差了呢。
不过此节日向来和我无缘,即使今年有了喜欢的人也是绝对不可能和对方一起度过

的,想想有那么一点悲哀。

不过,虽然我对结婚完全没有兴趣,但是,还是要祝愿一下有此意愿的各位有缘人

有情人可以终成眷属。

最短距离

传说——其实也不是传说啦,只是我忘记是那个美国的大学做的研究——地球上的任何两个人,最多只要通过六个中间人的环节就可以联系上。

这两天再次充分地感觉到了这一点。

先是周五在公司收到一封邮件,说到最近网上肆虐的“熊猫烧香”的木马。居然在里面看到一个知命反病毒高手使我认识的人……
汗啊~~
此人是我最早认识的ZARD的fans之一,虽然也知道他是计算机专业的,也偶尔请他帮忙解决过问题,但是因为我这个人超级的以貌取人,所以完全无视他是金山毒把论坛的管理员这一事实,单方面地把他归为很挫的那一类……
如今才知道原来自己认识这么个高手~~

另外一件更加让我下巴掉落的事情,是今天参加WANDS的版聚,不知怎么话题兜转到了常盘贵子身上。
然后女王就说,B'z论坛的Beckey的朋友是常盘的手帕交,从小学一路到高中都是同学。常盘到上海来拍戏的时候,Becky居然趁此机会和常盘一道吃了顿饭!还得到了一张签名照片!!真是彪悍啊~~~~
Becky姐姐果然不素普通人~~~
据说,唱盘本人非常的温和,皮肤超好(貌似环境问题,日本人的皮肤普遍比中国人好)~~


虽说,网络这个圈子其实真的很小,但人和人的距离或许真的也不如我们所想象的那么远吧?

あなたが恋しくて、恋しくて、これ以上どうしようもなくて…

このままじゃだめ!
これだけを最初からよく分かったけど、ますます深く堕ちた。

りかの言うとおり、人が好きになった瞬間、そのときめきさとその気持ちを一生わすれず。
その点を考えれば、私はどうしてもいい。

普通の意味の幸せをあげられでも十分です!
でも、そうんな簡単見たいことでもできない。苦しくて苦しくて堪らないが、このまま何もできずに過ごすのは一番理想な方法だと思う。

人に好きになったは悪いことじゃない、て、友人はそう言った。
しかし、悪くなくても、もし相手を傷ついたら、親を傷ついたらどうしよう!私自身でも傷つくことも怖い…
誰でも傷つけない、傷つきたくない!!

世界中のもっとも遠い距離は、あなたが側に居なくじゃない、心の中に好きな気持ちを伝えたいけど伝えない事である。

好きですから、どうしようもなくて、相手が幸せでもどうでも良いかな?

工作的品格以及飞向宇宙

本季的日剧真的是百花齐放,除了阵容剧本后台人员全部都是超级华丽丽的“华丽的家族”以外,我最期待的就是篠原涼子的“ハケンの品格”了。
看了一集更是感触很多。

每小时工资3000日元的超级外派大前春子,看似机械冷静不讲人情不懂变通。我不想深究她究竟为了什么变成这样。只是她对待工作的态度对于我这个职场菜鸟来说很有思考的价值。
我们究竟为了什么而工作,公司对我们来说意味着什么,同事之间到底是一种怎样的关系,我们是否对得起公司付出的工资和提供的的福利呢?

对于企业忠诚度很高的日本人都开始思考这样的问题。那对于基本无视忠诚度的中国人来说呢?
就像我现在的同事,无论是碰到升职加薪还是培训换岗,都会引发大大小小的不满意。然后就是离谱的主动离职率。
大家都抱怨,公司对自己不抱期待,不重视自己,没有按照个人的能力和付出给与奖励和惩罚。
我不认为这样的看法有问题,特别是在这么一个物价飞涨,贫富差距越拉越大,普遍工资待遇却停滞不前的时代,会有这样的想法当然是正常的。
但是,回过头来想一想,如果真的像欧美企业那样只讲究能力无视工作年限,挥动着胡萝卜和大棒一个不乐意就把你扫地出门的状况,你到底喜欢那个?

以前上日语班的时候,我就说我喜欢年功序列制。表面上看似不公平,但有它人性化的一面。我不希望当我最需要稳定收入的中年时期,却因为知识结构老化而被一脚踢出公司,或者虽然没有做出什么贡献,但任劳任怨了十多年仍然要被进公司没几个月的小朋友一脚踩在头上。

最主要的一点,在日企工作的各位,你真的有努力工作么?
至少我觉得我没有,常常得发呆,日语的能力也没有多大的精进,对于自己的专业相当的不感兴趣,因此有意无意的摸洋工……
看看那些日本人,那些奔60的大叔们那种工作劲头,那种求知欲!
要和人家比工资待遇,先比比两国的人均GDP先,再比比工作效率工作态度,最后说得难听点人家在一个公司这么勤勤恳恳30多年,就没得比!

ハケンの品格才看了两集,没有任何的答案,但大前用她本身的一举一动告诉你何为工作,你又拥有怎样的工作的品格呢?



接着看了Fuji的SP女之一代记的新系列,讲的是日本第一个女宇航员的故事。
这个无论做什么都不考虑先例,只相信努力和胆量的女人对于我这个无论干什么都莫名其妙的要考虑得失成败,计较结果,害怕打击的人来说触动真是太大了。


在花王的路只是刚刚开始,无论结果如何,我现在已经不再迷茫了,不论是要花10年,15年;还是我的上司会换成谁。我所需要的是脚踏实地的工作,不断的学习,不断的进步。工作不单单是为了自己,也是为了对公司负责。
谁都没有做成功的,不代表我就做不到;没有开始做,永远不知道是不是可以成功。

まだ迷っている

前段时间终于买了老大的「華」。其中的主要原因是喜欢「千夜一夢」。
当中有个台湾口音的女人,在老大华丽的音乐中悠悠地问道:“现在有什么非做不

可的事?”,“有什么一定要实现的梦想?”
每次听到这两句话都会有种说不出来的悲哀,因为我真的越来越没有迫切的感觉,

总是觉得一切都可有可无,这样不可以的话那样也未尝不可,梦想的话多多少少总

算还有几个,但所谓一定要实现的那股子劲头老实说也是没有的。

对未来的期待总是停留在物质的表面,想说用物质的满足来达成精神的满足,但实

际上那毕竟是两码事。

今天和老板继续讨论研究报告的事情。
老板突然问我大学时代有什么特别觉得可惜的科目,我愣了几秒钟,老老实实地说

“没有”,因为本来想学的是临床,因此对后来这个差了几分而无奈的学习的科目

从来就没什么兴趣。老板问我那如果学的是临床的话想当什么医生。这次我倒是毫

不犹豫地说“外科”,老板又问我:“现在还想吗?”。
“是的,还想。”
“那有没有继续学习呢?”
这句话真的是问得很好。
是啊,为什么我到现在还没有对“外科医生”这个职业完全的放弃,但又为什么我

没有对这做出任何的努力?
我说没有,说了时间和金钱的理由,但我知道那仅仅是理由。
如果我愿意,我本可以在大学期间就自己挤出更多的时间来年临床的科目然后参加

临床的研究生考试。

一切只是因为我觉得:“那样做不太可能吧。”

在做以前我就觉得没多大的可能,于是根本就没有做努力。
就像现在的工作,我也抱有一种“根本就不可能”的态度,打一开始就是那么想,

自然而然的觉得索然寡味。
老板和我是完全不同的类型,的确是很有作为一个研究型的学者(虽然不是临床医

但好歹是医学博士,说他是学者应该不足为过)和日本人比较常见的坚韧。
“正因为不知道到底可能不可能才要做。做都没做怎么就一定知道不可能呢?”
这是上次讨论时,对于我对中医的怀疑提出疑问时老板的回答。

一直觉得我不算是个怨天尤人的类型,但其是是个很会保护自己的人。
因为知道自己的信心容易被摧毁,所以干脆不做,避免受到打击。对于研究人员来

说这真是个非常要不得的个性。

老板最后对我说:“不要老是瞻前顾后,要向前看,要更积极!”

我到底在犹豫什么,踌躇什么?或者说我到底在害怕什么?
明明试都没有试过!


工作开始到现在,不是没有过打算,也不能说没有为自己的目标努力。
但和学生时代一样未曾变化的,还是我仍然处在迷茫中,用各种各样不成理由的理

由保护自己。
在精神上,我依然没有成长,经常让我自己都感到恼火,自我厌恶。

我知道自己还将继续迷茫下去,我不知道要花多少时间才能让自己真的变成一个积

极的人而不是一个看上去积极的人。
いつもいつも夢から夢へ、しかしその夢はいったい何?

又拔了一颗牙

新年第一篇文章,居然是拔牙。

不过,想拔了很久了,今天早上醒过来居然比正常时间晚了一个小时还不止……于是决定不去上班干脆把那颗时不时作祟的智齿给拔了。

话说拔牙真是贵啊,还好有医保,不然375块钱还真不是小数目——无限想念学校里拔牙只要挂号费2块钱的日子。

今天比较背,居然还碰到了实习生,我的牙又长得比较恶劣三个牙根的那种,实习生捣鼓了半天死活不肯下来,我躺在椅子上一颗心悬到嗓子眼——生怕出个差错。
还好主治医生及时出现,调整好坐椅的高度灯光,换了拔钳子终于把那颗面部狰狞的智齿给拔出来了。有经验就是不一样,不但动作到位,而且很注意保护动作,不会让我担心他失手。

忍不住再次感叹麻药是伟大的发明,打完麻药后那两个五大三粗的男人蹂躏我的口腔老半天居然没有丝毫的感觉。当然了,从医院出来的时候我已经是小半个面瘫病人了。

今天性急了点,纱布吐得太早了,还有点出血,不过没有第一次那么疼,当然现在麻药的效力还没有完全过掉。准备去睡觉了。

不能喝水太痛苦了!!

Live Traffic Feed
月別アーカイブ
リンク
ブロとも一覧

Artemis' Palace

WiiちゃんのHAPPY部屋

Sleeping Child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この人とブロともにな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