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里长征第一步

刚才投出了给佐贺大学的宫本教授的研究生申请信。
翻字典,看专业书,搜集了对方教授少少的资料捣鼓了半天,又交给WEZARDcn的那几个一级高手修改,最后又拜托日语班的口语老师修饰使语气更为恭敬谦虚。终于敲打了一下鼠标将那份承载着若隐若现的梦想的邮件发送了。

除了佐贺,还有群馬 千葉 熊本 京都四所国立大学准备申请,如果还有空的话,不排除再找几所C等国大试试。刚才查学校资料的时候,发现中国的研究生还有院生还真不少。都是廉价劳动力…………
而且,做基础研究赚不到钱,日本的学生可能没有兴趣——忘记说了,我申请的都是很多人避之不及的微生物专业。

佐贺其实是用来保底的,而京大根本就是纯粹的向日本第一的医学类及生物类大学致敬一下的举动。
从想出去开始一晃已近两年多了,在工作没有落实的情况想到申请留学,可能会被认为是逃避吧?
但如果曾经以此为目标却一直瞻前顾后,患得患失而连尝试和努力都没有的话,实在实在更为拙劣。

胆小鬼不好当一辈子的,总有一天要自己挑起自己的天空的。

新鼠标 新键盘 新单曲 以及 新规划?

日语班的同学送给我的广告鼠标这两天在我的虐待下已经彻底不行了。
卯足全身力气在一个点上摁下去,终于有反映了~~
看乱七八糟的新闻不到一小时就觉得累得要死。
原先已经坏了一个明基的光电鼠标,终于又弄残废了一个滚轮的杂牌鼠标。再看看自己那个脏得令人难以置信我居然可以一边打字一边还用手抓着苹果啃的键盘,终于我决定从我那少得可怜的资产里摸出150大洋买套新的微软键鼠套装。
本来也考虑罗技的,但一方面新蛋的价格罗技的贵了3块钱(我已经到了锱铢必较的地步了),另一方面,表哥刚开公司的时候两家的键鼠套装都采购过,微软的鼠标个头比较小,比较适合我,所以就在新蛋买了套Wired Desktop 500,加上送货费6块钱,一共152块~
晚上8点多钟定的货,今天下午6点收到了,效率高的。

拆开包装,关机插好再开机试用。
受了那么久破烂鼠标折磨的我顿时产生了一种海阔天空的感觉。
好舒服啊!!灵敏度,按键的回馈还有手感都很令我满意。
键盘也不错,以前用过微软的键盘(又是在表哥的公司蹭的),虽然觉得还是罗技好使,但敲击的感觉还有声音都还是好过明基很多。
特别是敲击键盘的声音,很轻柔,不像老早做个翻译半夜发出的声音惊天动地。

话说翻译,今天试用新的键鼠套装作了Unfair 7的翻译,已经播完了大结局的11集我的进度却还停留在7…………
可怕的是,翻到3/4的地方的时候舒展筋骨,一脚踢在电源上,慌忙重新启动,还好pop sub有隔三分钟自动保存的功能,真是贴心的功能啊!!救了我一命。
blog也有这个功能就好了闹~~


昨天晚上拜LY工作室的Hiro所赐,在第一时间听到了ZARD的新歌。
好高兴哦!大野小姐还是有进步的,勤快的love pop song,不管怎么说算流畅的,可以打到7分。
没有什么需要泉水姐彪高音的地方,但我怎么觉得她的声音听来很疲劳呢?难道受了上张单曲的打击!!心疼的…………
不过,某人还是不要太倔强,上上电视吧,那个不算妥协的。
新单曲有初回限定,特别包装和多收一首钢琴版主打,但最吸引我的是c/w会有泉水姐自己包办词曲!!大大大的期待一番了。
买完这张单曲,在没有进帐的话,我真的要去喝西北风了。


所以不规划一下接下来的人生不行啊。
但仅仅规划的话是不是就能够实现呢?
一个自毁前程的冲动的胆小鬼。

昨天居然无聊又跑去看日本大学医学院的研究生招生情况,反正闲在家里也没事做,申请个研究生也不花钱,所以就演变成了泡在小春求教医科研究生的申请几率上了。
和以前得出的结论一样,希望不小。
看看有yosan在读的佐贺大学居然看到常年招募研究生,其中有微生物专门的研究,其中耐甲氧西林金黄色葡萄球菌的杀菌法比较吸引我,在多搜集几个学校的资料打算给教授写信了。
日本的研究生其实就是无薪实验室助手,还要付学费的。
但不读一年的研究生凑不满18年的医学必须教育年限不可能考大学院生,所以这是必经之路啊。
二医大这块牌子貌似还是比较响亮滴,希望真的可以要我过去~~

找不到工作所以谋求深造,还是说找不到工作的时候才发现谋求深造才是我内心真正想做的事?
其实,嘴上说不喜欢里见喜欢财前,但实际上是因为我和里见比较像所以才会不喜欢——发现了很多次了,我喜欢的类型都是那些有很多我性格上不具备的特质的人。
比期临床,我还是喜欢研究室的工作。

那么还是努力一下吧。
即使不成功,这次也不要再逃跑了。


突然想起来,自己的毕业论文还没开始写………………

表弟梦想成真~~

昨天临睡前才发现表弟给我发了一条短消息。
很简单的几个字:有一所大学录取我了。

经过了近两年的奋斗努力,遭遇周围多少不信任的眼神,小六终于成功了!
正好,美利坚在向他招手。

说慕他么?
我大概连慕的资格都没有,我不死他那般坚持和豁出一切,所以他可以成功,而我只是个逃兵。

希望他能在心目中的圣土获得成功。

阿Q的想一下,就当他帮我实现了梦想了。

其实,我只是一个懦弱的逃跑者

今天有人发给我“白色巨塔”百度贴吧地址,接着就随手搜索了“回首又见他”的百度贴吧。
然后看到那个很熟悉的名字,那些曾经让我激动不已并决定投身医学的情节。

但结果,我不过是做了一个逃兵。

没有考入理想的专业,不可能拿起手术刀,可并不是说就无法成为对病人有用的人。
然而我,却把“不喜欢”当作了借口,用咫尺天涯来麻醉自己。
五年的大学我究竟学到了什么!

到了择业,我依然选择了逃避,靠着熟人介绍早早退出了同学们择院的大军。
到发现将来要工作的地方与自己的期望相去甚远的时候,依然只是退缩,连下定决心做到自己洁身自好都不行。

接下来该怎么做…………

不知道…………

白い巨塔与女王の教室

央视在放白色巨塔,因为已经完全没办法适应配音的声音所以看了两集以后放弃了,转而看买来的山崎丰子的小说原著。

医院,的确是个很奥妙的地方。
究竟要做一个怎么样的医生,不是你可以选择的,原作中的里见没有电视剧里的那么崇高,不过是尽其所能的做学问。
而财前那样的人,才是医院的王者。
其实他也没什么不好,名誉地位谁不喜欢呢?
何况是一个医术高明的医生。
医生不是神,但某些时候病人把它当作救命的最后一根稻草加以膜拜,于是医院成了一个复杂的地方。

中国的医疗体制,比起日本来可以说更加暗。医患关系对立矛盾也尖锐的多。要晋升除了水平,资历,人际,职称,还有政治。再加上明里暗里派系林立,要挖掘人性的暗可以说更有东西,然而中国的医院题材,却只能拍点青春偶像剧。原因?如果你智商正常且未被毒害到心肠墨墨,应该都知道。


接下来说说昨天看的女王的教室SP。
同医生并列,教师也号称是最伟大的职业,日剧中学校的题材也可谓铺天盖地。同一般的立志路线或师生恋路线不同,女王的教室也是用来挖掘人性和社会关系的。

比较连续剧,SP的深度更让人深思。
然而一直强调,不能把自己的观点强加于人,认为自己是对的就觉得是对别人好,这样的想法太天真,会给别人带来麻烦,也不会被人理解;但,SP的结局,阿久津老师还是得到了至少两个学生的理解。
这是不是还是比较天真的呢?


对于曾经以成为医生为梦想,也想过当老师的我来说,这两部片子就像两记闷棍乔在头上。

是的我太天真了。
单凭一时的热情和所谓的理想抱负,可能到头来除了伤害别人以及自己以外什么都做不到。

早恋与性教育

昨天看大话爱情,主角是个16岁的小女孩。
她和另一个女生酒后乱性,莫名其妙的被两个男生迷奸,更惨的是因此怀孕。因为在正规医院做手术要父母签名,自幼丧母的她哪敢和父亲说,于是去私人诊所。结果不幸细菌感染,还是去了大医院善后,父亲也知道了这件事。

实际上这是个什么都不知道得很单纯的小姑娘,也并非那种乱七八糟的学校里所谓的不良少女。
可能就是这种单纯和什么都不知道害了她。

现在老是说性教育的问题,归根结底有那么一个叫做“早恋”的词在这里作祟的话,永远不会有实用的性教育。

真的觉得很可笑,居然有早恋!
什么叫做早恋。居然还有时间期限来界定。
幼儿园小学的男女生之间的过家家似的好感应该还不会被当作早恋吧。
但进了初中就不一样了,家家严防死守,就怕你喜欢上一个异性(换而言之,如果是同性恋,这一期间倒是如鱼得水了。)初中时因为头发剪得很短,脸又长得比较有轮廓,不止一个女同学对我说诸如如果是男生以后要嫁给我之类的话。现在想来,其实也是因为萌动的性觉醒被压制的关系吧?
某次回家的路上和一个女生一起走,第二天那个女同学哭笑不得的跑来告诉我,她回家被父母盘问,原因是有人看到她和一个“男同学”有说有笑的回家。

某次看读者,有个台湾的作家(sorry 忘记此人的大号了)写道:“不在17岁的时候谈一次恋爱的话,就永远不会有17岁时谈恋爱的感觉了。”
我便是那个很遗憾的没有这样宝贵经历的人。
年少时的恋爱才是比较纯粹的,以后不免要想到结婚的种种现实问题,是不是真的被那个人所吸引到成了其次的问题。

家教的时候我就公开鼓励自己的学生向喜欢的人表白,还说世界上只有中国有“早恋”这个词,这是不正常的,你们不用遵循不正常的规矩。
后来其中一个男生追到了心爱的女孩子,还得意的带照片给我看。很干净瘦瘦高高的一个女孩子。后来为了这个女生,男生在中考的时候空白了全部的政治填空题,最后和女孩子进了同一所学校。
我只是对他说,以后你应该想办法的是提高她的成绩然后一起进更好的大学。


回过头来说说性教育的问题。
我们国家的性教育实在是太恐怖了。遮遮掩掩搞得见不得人似的。
可气又可笑的,连我上解剖课,一到了生殖系统就改成了自习!!医科大学都尚且如此,就不要说中小学的普及教育了。
而就是因为不知道或一知半解才会在关键的时候被骗失控或叛逆一探究竟。最后什么防护措施也没有做,女孩子因此怀孕的恐怕不在少数,在妇产科医院呆了三个月就看到好几次几个小朋友来做怀孕检查,都是瞒着父母一群同学一起杀到。实习的时候还看到13岁的女孩子来打胎。
因为有这“早恋”的估计,所以总觉得告诉学生以后会有人尝试,造成不必要的后果。
但你不告诉别人就没人尝试了吗?
反而是明明白白告诉他们是怎么回事,怎么做,怎么保护自己来得重要吧。
什么医科博士夫妻认为结婚以后男女同睡一床便会因为分子作用而致孕的愚蠢笑话希望以后再也不要出现了。


最后说说自己和身边同学的性知识知晓率。
像我这种靠着看“十万个为什么”之类的科普读物就在小学四年级的时候发现要怀孕居然是要靠男性的阴茎插入女性的阴道后射精才可以做到的动物性超强的人实在是少数中的少数。
话又说回来,当时真的是很shock啊!然后跑去向老妈汇报自己的发现免不了让她更加的shock了一下……
身边的女同学很多到了高中大学对性交概念还依然是白纸一片(近年来那些比较露骨的言情小说大概可以起一点普及性知识的作用吧,但总觉得会引起某些副作用……),我经常要扮演性教育的角色,觉得很不可思议的告诉她们一些基本的问题。
至于紧急避孕或保险套之类的,大概就更加茫然了。


最后说回那个节目,里面说现在中国的城市里30~20岁的年轻人,平均的初次性经验是17岁!!!
天啊,难道我是在尼姑院和尚庙里长大的吗?


最后的最后插一张风马牛不相及的图
40岁的周慧敏~~
保养的太太太好了!!


台灯

昨天晚上打QQ的连连看,不知不觉玩到2点(想着要把某些事情忘掉拼命玩的结果)。
下线关机拧开台灯,然后就又开始胡思乱想。

很久没开台灯了,从寝室搬回家住不久,台灯的灯泡寿终正寝以后,左拖右拖没有买新的,一直到上周日老妈看到我晚上坐在厨房里看书才当机立断买了个新的。
之所以搞得那么惨的要到厨房里看书,是因为随着我家住房条件的不断改善,我终于连一块晚上开灯看书不影响家人休息的地方也没有了。

说来很讽刺,以前住一室半户一室一厅到现在两室两厅,我的居住条件反而是节节下降。
一室半户的时候还住在那个半户里,到了一室一厅就变成在厅里拦一间算作房间给我,两室两厅就更搞笑了,只用沙发和电视机隔开,我就晚上睡在电视机后面的沙发上,更滑稽的是,虽然还身为学生,但写字台居然在搬家以后被老妈执意丢掉了。
晚上开着台灯在书桌旁温习或躺在床上看书的乐趣就这么被剥夺了。

没办法,家里有老人,我不可能霸占爷爷的房间叫他90多岁的老人家睡在客厅里。但要说心里没有不痛快那是不可能的。

有些怀念初中时在那个半室里一边听着稀里糊涂的磁带里从电台录下的日本歌曲,一边看书做功课画漫画的时光。
哪像现在一点私人空间都没有,喜怒哀乐别人一目了然。

还好还好,台灯终于修好了。
不知道我是不是还可以像以前那样,稀里糊涂吊儿郎当地挤上人生的下一班吊尾车呢?

最近很烦~~
乱~~

无论从哪一个方面看来都是。
ZARD的新单曲的销量,我是很在乎的,最后的结果,让我心痛。
真的是心痛,痛到欲哭无泪。

有亲戚来电话,我的工作问题必是被问候的备选节目。
从决定辞职的那一刻起,就知道以后是遍布荆棘。

无数的人用血泪事实告诉我,找工作不容易。
我并不是不知道。
但,谁知道我这五年的大学使用什么样的心情读下来的呢?

当初我怎么就没坚决一点地决定重考呢。


突然觉得某人居然可以在没有找到工作的情况下在家里呆了一年实在是一件不容易的事。
我才窝了一个星期就已经极端不适应了。

道行太浅啊~

关于玉米同学

下去以前决定还是来写些东西。
关于玉米同学。

玉米是我擅自给滴草由実起的昵称。由実的罗马拼音yumi,在微软的输入法里,第一选项就是玉米,所以,很偷懒地把这个当作了她的昵称。

玉米是个很会唱歌而且很花心思在唱歌上的好孩子。
其实她也不过比我小一岁,但那幅乖巧又害羞的样子总让我觉得她好小。

但是在这个世界上,光有实力是没用的,光懂得努力也是没用的。
玉米的新单曲和新专辑这次都创下了出道以来的最差记录。
换了厂牌依然没有给她换来运气。据说好像要把发展重心从关西移到东京了,毕竟ZAIN的总部在东京。

新专辑的每一首曲子单独听来都是那么的优秀。
爆发力十足的玉米开始学会控制自己的气息开始变得收放自如,真的是很棒的女声。但是,林林总总的风格拼在一起的专辑,总让人觉得歌手内心的不安。
一张不安定的专辑~~
或者因为我的内心也不安定?

玉米不希望改走rock的路线的,听她的Thursday live就知道她是个喜欢人音乐的女孩子。
然而,日本乐坛,过于西化的歌手都不讨好的。
悬在rock,soul,R&B等等之间的玉米,这样子下去只会浪费了她的好嗓子。

提心吊胆地等她的下一张作品,希望那个时候可以看到毅然决然的玉米!

Fight!!yumi!!

夢から夢へ

早上9点不到就醒过来了,对于这几点都睡到11点才爬起来的我来说,实在是件奇怪的事。
我这个人就是不能有任何的心事,小时候春秋游前的那一晚必然是睡不着的。
今天是拿日语能力考成绩和证书的日子,虽然有九成九的把握,但还是忐忑不安,所以睡不好。

自行车骑得飞快,冲到上外的考试中心,路上看到一些人拿着证书兴奋地谈论,打电话,发短信……
于是更激动了。

到了目的地一看,一张告示贴在那里:“成绩请到对面食堂取”。
穿过窄窄的马路跑到食堂,看到一溜桌子一字排开,找到自己准考证所属的区段,等了两个不看号码的小姑娘被训了一顿,终于轮到我了。
办事员漫不经心的叫我签名,他在一旁翻出一张成绩单来,然后示意另一位大叔给我证书。在他翻成绩单的三四秒时间里,我真是备受煎熬……
一直到他让人找证书给我,我才有勇气看看那个分数——324点!

hoho~比我预想的好很多!

然后再一溜烟的骑回家,汗水浸湿三件衣服。

最近为我辞职闹得鸡飞狗跳得全家,终于又充满了愉快的气氛。
想到这一点突然觉得很对不起父母,养育和支持我这么多年的父母,这个世界上唯一能为我真正欢喜的双亲,现在还不能让他们放下肩上的担子。
ごめんね!本当に,御免なさい!!


那天脱下白大褂,挂上那个衣钩的时候,不知为什么,手颤抖了一下,挂了两次才成功。
心里真的是有那么一点不舍得的。
以后再也不会穿上这曾经让我向往了整个少年时代的白衣。
高考虽然让我进了向往的学校,却与真正的梦想擦肩而过。每天每天看着那些实现我梦想的家伙总是有种奇怪的感觉。
在极端厌恶的专业里煎熬了四年半,终于鼓起勇气,从这个咫尺天涯的噩梦里走出来。
中途半端的确是我最大的毛病,然而,这次我自己也忍不下去了。
我不想在自己讨厌的地方混完自己的青春。

读日语也许是为了实现另一个梦想吧?
至于那个梦想的本体是什么,自己也觉得模糊不清。
可能那样才好,梦想太清晰太明确会不会太容易刺痛自己呢?
我仍然只能是个追逐梦想的没有长大的小孩子。

死党说自己执著于“Teenage”,我又何尝不是呢。
从一个梦进入另一个梦。


夢を捨てるのが大人なら 
大人になんかなりたくない


所以,好讨厌mai抄这句歌词~~

若是你,怎么选?

看了一套灵异日剧:SKY HIGH
台湾翻译为:心魔大审判~

片源很恶劣,长宽比例有问题,声画还不同步……
吸引我看完的自然是因为剧情了。

其实也不是怎么了不得的题材,就是说因为意外或被人杀害的人们进入冥界后会来到怨怼门,守门人泉子会给你一个选择的机会:
1、进入天国然后转世投胎
2、留在人世成为游魂
3、将一个人诅咒致死,自己遁入地狱永世不得超生

被杀死的人们,大多自动过滤自己那段惨不忍睹的回忆,泉子就帮他们一一回忆并做出选择。
老实说,无论选哪一个都是情理之中的,但无论选哪一个又似乎留有遗憾。
而守门人的泉子最终自己也必须做出选择。

看的时候我就在想,这份工作倒也颇有意思,而且演泉子的释由美子又是个不折不扣的美人,那可不可以有第四个选项,和泉子一道守门呢?

难道死了以后灵魂是没有审美观的?


我太恶劣了~~
看这么个题材严肃的片子居然想得这么恶搞…………

不过,是值得一看的片子,有机会找到好的片源,推荐一看。

Live Traffic Feed
月別アーカイブ
リンク
ブロとも一覧

Artemis' Palace

WiiちゃんのHAPPY部屋

Sleeping Child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この人とブロともにな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