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物中毒了

昨天晚上食物中毒了……
老妈去饭店吃饭,看中了那里的扮X,回来如法炮制,味道倒是蛮好,我吃了很多,但是,问题就出来了。

晚上7点多钟,被老妈叫去帮忙捡荠菜,大约过了一刻钟觉得头晕眼花,胸闷恶心。
我心里嘀咕,难道疲劳过度心脏不舒服了?
想想难得帮老妈做家务,一方面觉得过意不去,一方面怕她说我:“难般蕉侬做地事体就各的勿适意伊的勿适意~”

过了一会儿,在我家吃的晚饭的小阿姨打电话说她刚才很难受,头昏恶心,心跳加速,吃了两颗麝香包心丸外加吐了一阵终于好点了。
我想,完了,食物中毒了,和我症状一样的,只不过阿姨吃的比我还多。
稍微吃了点的老妈也说腿有点发软,没有吃的爷爷一切正常。

好不容易熬到8点半,把事情做完,我跟老妈说自己也不舒服,要睡觉了,跑到卫生间刷牙洗脸,结果不刷还好,一刷实在是倘不牢了,胃里一阵翻江倒海,把晚饭统统浪费出来了……

吐好打个电话给小阿姨,告诉她是食物中毒不要担心~~
汗一记。

早上去上班还在向最近是背啊,结果门诊组长跑来告诉我,400块钱不扣了!
昏倒,跳槽的理由米有了~~

难道开始转运了?

门诊组长是好人,貌似是她帮我到人事科去说的…………

每小时3块3毛的工作有人要做吗?

上班的医院检验科主任换人了,因为我是前一个主任放进来的,于是新官上任第一把火就烧到我这颗嫩草的头上了。

早上吭哧吭哧跑到门诊来找新来的实习生(大专生,傻瓜都知道是新主任的人)谈话,接着就跑过来告诉我说,因为我只上半天班,人事科说不能按照原先谈好的临时工待遇给我工资了只能按半价算,也就是一个月400块。
碰到这种打击很大的事情,我一般反应都会很迟钝,就是辩解了一下,强调我周六要多上一个全天班的,然后就说了声:“哦,没关系的。”

呸!
怎么可能没关系。当时和我说要去上班帮忙的时候就说好是按照周一到周五半天,周六全天的工作时间算工资的。
现在蛮好,过了一个月就要来剥削我了……
我每个月上班大约120个小时,哪怕每个月800也不过时薪6块6毛6分钱,现在好了,变成只有3块3毛3分钱每小时了。
汗一记,KFC的临时工每小时也有4块5毛钱~~

其实开始没想过可以拿到800,心里想想也不过就350上下,但是既然谈好了再变卦就让人觉得非常的不愉快。更何况摆明了是整我!
有毛病啊!钱又不是课室里拿出来的,我拿800她也要眼红的啊,各么对掉掉伐,我来做主任好了。

本来就不想在医院里混的,特别是进了这个医院,那种不规范和严重不求上进的作风,看着就让人讨厌。
以后还有5天一次的夜班,想到就头疼。扣得要死,全上海的三级医院,就他们和胸科是只给非编内员工交“三金”而不是“四金”,连私人企业都不如。
还是专门的妇产科医院,开个剖腹产都把病人弄死,可见是多么的混乱!
蛮好,本来就想要以后跳槽的,这一步也可以省略的,3月份日语二级出来马上开始找工作,我对所谓的稳定的职业没兴趣。
作什么也比这个强。

每小时3块3毛我都干了,还有比这更不如的工作的吗?

bye bye My HD5

最近,很想要一个PSP…………
可能是因为很多单位的年终抽奖都以mp4作为大奖,而老妈的单位也不例外。
而且试着用NDS转了几个MV看,实在是恐怖…………

这才发现了作为掌上多媒体中心的PSP的魅力
反正psp的游戏PS2上都有,所以破解不了以后也可以用ps2很爽的在大彩电上玩,不如买来当mp4用,那个屏幕太爽了~

昨天把发售消息放出去以后,今天就有人要买了!
北京人,吵着要把钱汇给我,好让我放心地卖给他——虽然杀掉我250块,但想到最近HD5又跌价————只卖1750了~~,才半年跌掉750,在不出手更加不值钱了。
向来对数码产品喜新厌旧的我,于是就答应了。
3分钟以后,我的工商银行帐户里多了1130块钱…………

但是刚才打包的时候,那其沉甸甸HD5(虽然在HDD MP3里是很轻巧的),突然间觉得很不舍得啊~~毕竟才用了半年,而且,还是很好用的。

又要回到用MD的日子了,最近买了很多新的碟,正好重新灌几张MD了。

拿起R909的时候才觉得还是MD更精致啊(DS5我妈在用),体积和重量也比HDD mp3控制得好。
不过,这就是时代的改变。

15周年的ZARD 20周年的今井美树 25周年的中森明菜————开篇

ZARD 出道于1991年 到今年是15周年纪念
主音坂井泉水,生于1967年2月6日,出道时24岁,今年39岁

今井美树 出道于1986年 到今年是20周年纪念
美树阿姨,生于1963年4月14日,1984年担任平面模特,23岁发表第一支单曲,今年43岁。

中森明菜 出道于1981年 到今年是25周年纪念
明菜阿姨生于1965年7月13日,1981年出道,当时才14岁,今年41岁。


说这是日本流行乐坛中我最喜欢的三个女声,我想是不为过的(可能把大摩季加进来会更加完美)。
很巧的居然可以在同一年为她们的整数出道纪念庆祝。某种意义上三个人可以算是同龄人(最大和最小的年岁差了不到5岁),但出道年份却整整差了十年。各自的音乐风格也截然不同,然而作为六十年代出生的女性,却有着让我难以抗拒的特别魅力,那种特有的眼神,无论是淡然,灿烂还是诱惑都是干净的,纯粹的自我表达;那种强烈的自我音乐风格,无论是爽朗的,清醒地,强烈的都是真实的,发自心灵的传达。

我喜欢ZARD的不以为然却又决不放弃;今井美树的洒脱明亮却又紧追不舍;中森明菜的风情万种却有一往情深。

真的很幸福可以听到这样的女声,这样的歌。

多年以来的努力辛苦了!!
多谢你们带给我的感动!!

提问之前劳驾动脑

纯粹是怨念文一片
翻Unfiar翻的耳朵抽筋了临睡前发发牢骚。

最主要是这几天上班上的要崩溃了。
每天上班以前我都要在心里提醒自己:接下来和你打交道的都是病人,将心比心,都很痛苦的,要尽量体贴别人,将心比心么。
然后,每天我都在爆发的边缘结束工作。

不知道哪一天我就受不了,劈头把病人一通臭骂然后卷铺盖走人了。

妇产科医院的提示的确做得不是很好,但是面对每天100个以上问你哪里付钱的病人而实际上收费处三个大字(直径在20厘米左右,与普通人视线基本相平)就在他们右手边一米处的时候,会有一种气不打一出来的感觉。
而且,这100个人当中80%是不服费就来化验的,其中的80%又会在你告诉他们要付钱的时候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在其中的80%会告诉你他已经付过了,但一拉磁卡,结果就是没付过。
那个医院现在还优先看病化验在收费的事情啊。
知道要挂号了才能看医生,哪能就不知道先付化验费了才能化验的啊!

这几个礼拜一直在作血常规,每天至少碰上30个人拿着B超单或防癌涂片的单子或心电图的单子要求验血————而且我还是上半天的班。
难道我国的扫盲工作做得那么差!

每次做阴道分泌物常规,发给他们告知单,白字字写着:HPV报告7天后(不包括双休日,节假日)持病历卡至门诊大厅101室领取。(报告保留6个月)。
但偏偏90%以上的人会问你:医生这是什么意思?/医生报告什么时候拿?/到哪里去拿?/要带什么东西?/你怎么把我化验单收掉了,给我这个算什么意思?
更有甚者:“啊!要六个月才能拿啊!”
我真想抽她两个嘴巴!

作尿常规,有一块告知牌,写着“尿常规杯子请去厕所取”,下表一箭头指向厕所方位。
牌子的形象不够高大,还经常要被打死也不肯去旁边走廊等报告的人挡住,于是经常有人要问我们哪里留小辫之类的问题,在告知厕所里留的时候,还会有人问杯子呢,告诉他杯子在厕所里,再问哪里留————我只觉得青筋在额头上爆~~
更可恶的是,气势汹汹的冲过来质问我们,小便的报告怎么还没发到医生那里,最后一问,她压根小便也没来化验过!
我抽死你!!
这种人的相遇概率大约一周一次。

如此种种不一而足。
至于喇叭里叫她“请您到医生处等报告”,问:“哪里拿报告”或“医生处是哪里”或我提醒以后隔了不久又晃下来问我掏报告的更是每五分钟就出现一两个。

周六那天碰到经典的母子四人。
三个儿子陪母亲来看病,我一眼就认出他们来过(因为人数众多而且上次就显得很不用脑,所以印象深刻)。
收了血常规的单子,我叫那个当妈的“伸手”,么反映。“手”么反映……如此重复了5,6次之后,终于三人中的其中一个想起来,叫那个貌似痴呆状的妈妈伸出了手。
我愤恨地说:“怎么说了那么多次都没反映”
刚才那个说:“她听不懂”
我又气又好笑,四个上海人,上海话普通话我都喊了:“普通话也听不懂?”
结果三人中的另一个居然还讽刺我:“她没你那么聪明啊”
我抬头看看他:“她没那么聪明你们三个人了 也没反映的吗”

靠,没话了!
一分钟后到旁边验白带,又似乎作了很愚蠢的事情,被门诊的负责人一通教训。
然后我告诉她,四人中昨天就来过了。
她居然说:“个么就是一家子都是智商有问题。”


这么说病人的确不好。
但提问前请先用脑好吗?
不要做出这种让人怀疑你们智商的事情来。


顺便说一件小事。
血尿常规是20分钟出报告的,窗口有贴我们也会提醒,但70%的人会在5~15分钟以后来拿,并且会在没有拿到的情况下指责我们。
某天来了一个老外,不会中文,我用英语告诉她到厕所里那个杯子留好小便过来,一次性成功,没有第二句废话。
来了以后,告诉她等20分钟,她只是很惊异地说要等20分钟,然后就走开了,20分钟后准时出现。

其实,每天和那些搞不清楚的病人搞来搞去的时间至少占到10%,特别是大排长龙的时候,看到眼前压压的一片人,就很想用那个导游用的扩声器来讲话啊。
时间和精力都被无端的浪费了。

要医疗人员的态度好,其实也是双方的。
要我们将心比心,病人能不能也稍微考虑一下我们的处境,提问以前看看周围醒目的红字,看清楚手上的化验单写的是什么内容,在医生给你开报告以前打听一下接下来自己要做些什么,不但自己不用在人潮中挤进挤去,也可以合理的安排好自己的时间更快地完成化验和其他检查的时间。
偶尔碰到几个拎得清的病人,我们都会私下夸上几句,对她的态度也会温柔的多。可见,这种人真的很少…………

屋漏偏逢连夜雨

虽然工资多发了400,但活动接二连三加上还欠了一屁股的债,在精打细算过日子的时候,居然……

今天早上上班途中,吃完了面包正在闭目养神的我,突然觉得裤脚管湿掉了!!
第一反应就是包包里的水瓶子翻掉了!
果然,打开包一看,里头已经水漫金山了~~~

天啊!!
NDS和插在上面的SONY E931摆明了已经泡在水里有些时日了……
连忙把NDS的包打开,掏出宝贝把水擦掉,结上耳机一听————555~~原本洪亮的有些嘈杂的声音此刻已经变得云里雾里的了,这还不算,左声道基本就是象征性地发出写呜哩嘛哩的响声!
完了!
本来NDS藏在专用的保护包里还好没什么损失,但耳机是直接绕在包外面的,变成这个行也是意料之中了。

中午回家,抱着侥幸的心理,再听了一下。
虽然清晰了一点,但左耳还是云山雾罩的,回到家里接上HD5————还是不行~~

虽然是有换一副铁三角的耳机的打算的,但不是那么早的事情啊!!
只好发短消息向债主求情,先去赛博买了铁三角的CK5(入耳式的耳塞)。
东西是不错,还加送了两幅套子对应大中小三个尺寸,厚道的。
但是一想到是预算外的支出就心痛不已…………


EK5的使用感受,下周汇报~~

B‘zard !!因为Conan忍不住妄想一下

纯粹YY的~~

很久很久以前,大概就是第一次看到小志志和小水水的时候就觉得他俩是天生一对————那个时候对ZARD和B'z都不是很有感情,单纯的喜欢歌曲的程度。
所以,越到后面就越坚决(固执?偏执?)地认为最配小水水的只能是小志志,反之,最配小志志的只能是小水水。
到了去年这种八卦的fans心理(可能是因为太喜欢作为女性的小水水和作为男性的小志志,只能够认可这样的异性抢走心里的偶像?从这样的角度考虑可能也是和某些同人女一样的)上升到了新的高度,终于到了收集两人共同八卦的高度…………汗一记~~

他俩的关系不管是主观还是客观的,似乎都不太纯洁,或者大家都希望他们不纯洁?
喜欢八卦和金童玉女配的人真是多啊~~

不过,两个人的关系算得上是扑朔迷离了。
在Being内部,小志志明显是最受欢迎的男人,传说中的绯闻对象囊括了宇敬子,大摩季、MANISH的两个等Being90年代出道的几乎所有女艺人,当然了,肯定却不了小水水。
小水水肯定也是人气得不得了,从传得最多的长户那个老头子,老大,栗林诚一郎到后来的永晓人,当然也包括小志志。

至于两个人的关系,小水水从来没有半点回应过的迹象,可能也没人敢问,或者没机会问;而小志志那一方就没那么单纯了,先是在7th blue里被人指出针对ZARD(也有说法是想小水水传达了信息),然后又号称志庵是写给一个他暗恋了多年一起工作的一个女性,还有说小志志曾经追求过小水水但是被拒绝了于是才出现了7th Blue事件;最让我欢呼雀跃的(我已经不正常了,大家无视我)是传说小水水陪小志志的妈妈一道去看了渚园的LIVE,状甚亲密如同婆媳!
小志志还在电台里被问到过和小水水的关系,他一口咬定两个人连照面打招呼都没有过,所以一切谣传都是子虚乌有滴,接着老大也替他打圆场,说只有在录音室隔着玻璃看到过而已~~
结果小志志还在前年(一眨眼已经是前年了)一个人跑去看了ZARD的live,而且某次老大不小心说漏了嘴,说他们在交换录音室的时候和小水水交谈过…………

不过小志志已经结婚了,小水水貌似也已经结婚了(指望这个女人自己承认是不可能的,我不相信她的男fans一个个都那么成熟那么不抱幻想),所以要拆散人家的家庭能够应把他们凑在一起的话,可能会有很恶劣的结果~~
但是,体内的第二人格在呐喊:“偶不管!!小志志和小水水在一起怎么都行!!”


终于!!终于!!!
在今年的1/9,作为ZARD的fans,可能也使众多I&I派(朝日电视台的MS导播明显也使我们这派的)之一的青山先生终于把两人凑到了一起!!

我实在忍不住YY一下,如果“衝動”里加几句小水水的female voice(就像宇在LOVE PHANTOM里的角色,“悲しいほど 貴方が好き”里小志志负责male chorus,方便的话干脆guest vocal阿可以的。
然后老大包揽两首歌的作曲,个记久梦幻了!!
相当于B'z ZARD两大Being顶级BAND的超梦幻公演啊~~

方便的话,组成一个临时project——B'zard,开一个小型的LIVE,重新演绎双方的名曲,在共同作词出张单曲,小志志拖着小水水多上几个电视节目,用播放率轰炸,不喜欢也听得你喜欢!!

大新闻,大BREAK,大HIT就是这么来的呀!!

Live Traffic Feed
月別アーカイブ
リンク
ブロとも一覧

Artemis' Palace

WiiちゃんのHAPPY部屋

Sleeping Child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この人とブロともにな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