翼を広げて

犹豫了一下到底要把这一篇放在哪个栏目里面,但今天公司欢送会上,老板说的那句:“好像嫁女儿一样,有点不放心,一定要和那个教授见一面,摸摸底把把关。”把我感动到了。何况,今天,事实上是我在KCRC的最后一天。

虽然不可避免的有这样那样的不愉快,但在KCRC的近两年时间里,我的确是成长了不少。能够遇到这么好的总经理,顶头上司,以及其他相关部门的老板,真的很幸运。
某种意义上来说,正是因为遇见了他们,所以才让我觉得即使孤身一人去日本,遇见的研究人员也一定可以好好相处。

没有什么想说的。拼命努力学习,明年院生合格之外,一切都是多余。
不想辜负关心爱护我的家人,朋友,同事,上司,更不愿意辜负自己只有一次的青春。

所以,我会加油的。
一定会加油的!!

欢送会——Private Version

昨天和公司几个私交甚好的同事以及小三摩季去八剑传吃欢送饭。
席间,大家的话题围绕着小乐乐一行去日本花王短期培训一周上。欢声笑语不断,Tension很高。锅子和大水先后提议要我说几句,都被我拒绝了。

这样开开心心地,没有固定套路的欢送会才好。无论如何,气氛都应该要欢快啊。
话题的中心不是我,也没什么关系。
反而是这样,才让我觉得这是shuhchanらしい的欢送会。

无论如何,都希望大家要“Happy”!!(做少奶奶地敞开心扉状~~)

仲良しショット!



中间白衬衫的摆出标准招财猫式笑容的,就是被大家说像全家福中的老爷爷一样的主角。
头发被站在身后的无论相貌还是身材都是我认识的人中排名前三,时常让我觉得还真是个小孩子的小乐乐弄乱了。靠在自小乐乐肩头的是一直保持神游天外的表情事实上也的确活得很脱线的狗狗;另外一边是把小队长这个绰号很巧妙的翻译成Mini Team Laeder,每次部内发表都让我觉得かっこいい的大水。——以上三人是我的同期。

前排我右手边外侧的是先于两周成为进公司,虽然经常处于游离于状况之外,但无论模仿谁都惟妙惟肖,并且喜感倍的Tuzki。

紧靠右手的是新来的总经理秘书,发嗲这件事已经深入骨髓,但做起事来稳重又可靠的温柔的大姐姐的存在的阿呆。左手边是香料研新来的小朋友,总是笑得很开心让人忍不住慕她的快乐和容易满足的Wiiちゃん。剩下的那一位是我小学以来某种意义上可以说是青梅竹马的死党的锅子。

另外还有就是照片之外掌镜的小三,和因为喜欢J-pop认识的摩季。谁说大学之后就交不到好朋友的?


马上就要和这些人分开了。说不伤感是骗人。

谢谢大家,让我在KCRC的每一天都有乐趣。漂亮的话一直说不来。我也不能肯定去了神户还会坚持每天想念大家。

事实上,说实话,每次分手,我都会觉得伤感,但我却是一个不太会主动维持旧关系网,关系随着距离会被迅速冲淡的类型的人。(这一点,倒是和少爷很像啊 = =)
但此时此刻,要和各位分开这一点,还是着实让我难过的。


希望大家此后的每一天可以过得顺利,幸福。

我会加油的!!
大家也要加油啊!!!


Last Performance @ KCRC


虽然在KCRC的工作还要持续到月底,但是实际上我已经处于完成最后的工作交接的摸鱼阶段了。
结果便是,3月19日在外滩三号参加的Asience新品发布会成了我在花王最后的一个项目。
当然了,这个项目是Hair-care的重头戏,我不过是作为翻译和支持,友情客串了一把而已。需要做的除了前期翻译了一小段资料之外就只有发表会当天在会场站上几个小时给参观媒体做些简单的技术介绍和翻译罢了。

不过,由于可以去外滩三号这种地方,还能把去年买了便一直木有机会穿的套装穿出来见见阳光,内心还是很兴奋激动了一把。

19号的下午两点,进入会场,到处都是金灿灿的一片啊。金色是Asience的代表色么,可以理解。而且一直就觉得日本人的色彩运用比我们强的多,虽然很金,但是一点也不俗气。入口长廊上有着三位女摄影师的亚洲美女性摄影展的部分作品展出,个人觉得老赞的。进入会场之后,先每人发一条金色的方巾,便于和外人区别 = =

3点半开始第一次彩排,主持人杨澜同志也就是在那个时候刚到的会场,照着刚递上来的提示卡片波澜不惊地随口念着,让我和几个看热闹的同事不满又担心——结果发现根本是瞎操心。瞿颖很没看头,还不如几个走秀扎头发的模特。咸猪手依然是咸猪手本色不改,迫不及待的和模特们合影,握手。于是我在心里乱鄙视他一把。

5点开始媒体记者入场,我们一群研究员各就各位,等着记者们来我们的摊子参观,提问。记者们么也是“个怀鬼胎”有的纯粹是走马观花,重点目标是之后提供的饮料点心;有的一本正经,问题多到排山倒海
;还有的似乎是为了来免费测试一下发质的,以至于4号展台的人流一枝独秀。

我这个展台属于纯技术性的,原本就乏人问津,在加上配备的两个HC的研究员中,有一个是明显的傻瓜,所以极度的乏味。虽然我的皮鞋不算高跟,但对于穿惯了运动鞋的我来说,仍然是受罪得不得了。如果人多的话还可以分散下注意力,站在那里待机,就无时不刻的挂念自己腰酸背痛腿发胀脚发麻。
即便如此,几个有限的客人也把那本但折腾得够呛。于是,连他家老板都看不下去,冲过来跟我说,叫我直接follow客人,有问题我来解释 = =

到了6点,发布会正式开始,我惊奇的发现,杨澜同志不但已经把一大堆台词背得滚瓜烂熟,而且还游刃有余的即兴发挥,声调阴阳顿挫,表情生动到位!!
不亏是专业人士!错,不愧是这一行的Top!!
要狠狠佩服一下!!

发表会结束后,某些媒体记者的问题变得更多了。加上PD某来支援的部长擅离职守忙着拍马,我一个人在两个展台前窜来窜去,又要翻译又要说明,忙得不亦乐乎。不过倒也蛮好,不至于站着太难受。耳边还传来日本花王的研究员夸奖我有成长性的话来。
可惜这种话我听的多了,事实上却对我的成长毫无帮助。

终于,折腾到了8点多,活动顺利结束。被拖来拖去拍了好几张合照,狼吞虎咽地吃了几块点心,8点半后一伙人杀进外滩6号2楼的SUN With AQUA的日系自助餐厅——很赞的一个地方,墙壁被超大水族箱包围了。拿了两盘子食物后迅速扫掉,便离席回家了。

这个地段太好,以至于出租车也叫不到,和阿姨留情走到河南路才招到了车。一路上,发现貌似整个KCRC都知道我对遠藤さん有好感这档子破事。阿姨还很八卦地告诉我,要不要他给我搭桥 = =
嗯,其实大家都误会我了,真的。

于是,顺利完成了在KCRC最后一个项目。
从下午2点站到8点半,很累,非常累(同情一下前一天就开始彩排的其他研究员,尤其是穿不惯高跟鞋的女生们),但是真的是开了眼界的,很有意思的经历。
想想在KCRC近两年的时间,参加的乱七八糟的活动真的不少,就这一点来说,这份工作绝对没有白做啊。



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说,都算是一个圆满的句号了。

145块钱

今天Feed Back。
想说,从客观公正理性的角度并结合上涨的百分比来看待我工资变化的话,我应该表示满意。虽然提到了诸如物价因素这样的字眼让我深切的感受到了猪肉比人肉值钱这一事实。
但是,最后关于那个所谓的特别上调的部分实在是太囧了 = =

特别上调部分,145元(当然单位是人民币),太后解释说这是花王希望你能够长期留在KCRC工作,对你抱有期待的一种表示。
换而言之,我在花王的心目中可以算是人才吗?
个么,花王心目中的人才,价值仅仅就是多出来那么145块钱~~~
于是,各位在这里看我blog的同事,请密切注意自己有没有拿到这个145块钱吧。俺们私下交流,要知道这可是人事机密啊……

总之,我对于公司的种种做法不抱希望,决定不费心思去理解,放弃自我说服的方针政策是绝对正确的,富有远见卓识的。

另外,想说,KCRC终于破花王中国之先例出了一个年末考评A的人。事实再一次教育了我,在这个世界上实力不能代表一切。勇于不要脸,勇于贴冷屁股,勇于两面派(小学生就会的把戏)才是实惠的,有钱途的。
但是,这一套东西是个人都会玩,与智商无关,与羞耻心成反比。

我是个wota,但wota往往是理想化的精神化的和平化的。wota可以充分足量的自得其乐,不需要主动丢人现眼,恶心到周围人。突然很为自己的wota身份感到骄傲 >.<


个么,还是用ishiyoshi结束今天的话题咯。
在台湾放的blog上发现了这样的图







于是我在HMV定了如下写真……
#22270;片 2

#22270;片 3


运动系美少女万岁!!石吉最高!!!

第一个离职的同期

小猪辞职了。

昨天晚上小Wii神秘兮兮地跟我说的时候有点惊讶,其实我应该有预感的,应外当天下午她的邮箱已经不能使用了。
但是,她提出辞职也就不过是昨天下午的事情,邮箱那么快就被封锁了,实在是太变态了。
破坏了花王群发告别邮件的光荣传统,真是太没劲了 >.< 不灵~~

难怪那天中午她很执着的留给我她的MSN。

不过,没有想到小猪会是第一个辞职的同期,虽然一直觉得她在她的那个部门基本已经暗无天日。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这我是知道的,但总是觉得伤感,一路上走来的同期,如果真的一个个都走了,心里会是怎么样的滋味呢?

我是个悲观的人,骨子里伤感,所以要天天看着喜欢的东西,喜欢的人,用花痴冲淡一切的不愉快。
于是决定用一张贴图来结束这个不愉快的话题。


少爷的制服照。
真的是萌え中透着气势啊!!


这八卦写的真是太贴切了~~吼吼
少爷这孩子,罪过啊~~~

| NEXT>>

Live Traffic Feed
月別アーカイブ
リンク
ブロとも一覧

Artemis' Palace

WiiちゃんのHAPPY部屋

Sleeping Child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この人とブロともになる